《生命之思》神的「沉默」,人可以理解嗎?

3960神的沉默,人能理解嗎?


◎殷穎(牧師)

電影《沈默》雖在台灣拍攝外景,但上映時票房不高;不僅觀者不多,影評的迴響也少。香港放映後,觀眾的反應與評論均遠超過台灣,極可能台灣大多數人正被鎖在某種意識型態中,無心顧及。

探索隱藏的「沉默」
而香港觀眾頗多,影評如潮,由德慧文化收集了一些書評、影評,出版了《沉默的回聲》一書。從「歷史與場景」、「影像與文本」、「信仰與神學」到「聲音與行動」,深入探討多種相關的思維與視角,反覆敲擊、破解隱藏的《沈默》,並挑選刊載港、台十八位影劇評論者及神學、哲學作者之文章。

然而如此,便能打破《沈默》的聲響、綻放光亮?似乎並無成效。讀者對文本與觀者對影片,雖發出多種迴響與反思,然沉默者恆沉默、沉潛者恆沉潛。這些深度的思索,或許個別尋獲了一些蛛絲馬跡與線索,對真正的沉默,似仍遙不可及。「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這些回聲,皆為有形之反射,真正的沉默,卻不可說。

天國隱密的啟示
「沉默」無法落入人的言詮,更難以突破人有限的思維。一個形而下的、囿於受造者之意識,怎能試圖了解那無法解說之、形而上者的不可知境界?勉強說出來,皆「為賦新詞強說愁」而已。

聖經中有兩個人,得到了一些天國隱密的啟示。一為使徒保羅。他坦言:「我自誇固然無益,但我是不得已的;如今我要說到主的顯現和啟示。我認得一個在基督裡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他被提到樂園裡,聽見隱祕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為這人,我要誇口;但是為我自己,除了我的軟弱以外,我並不誇口。我就是願意誇口,也不算狂,因為我必說實話;只是我禁止不說,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過於他在我身上所看見所聽見的。」(哥林多後書十二章1-6節)

另一位使徒約翰,也得到了許多啟示。「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神賜給他,叫他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僕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他的僕人約翰。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啟示錄一章1-2、9-11節)

這兩位主的使徒,都得到了主的啟示。不同的是,使徒約翰是要將得到的啟示寫出來,公之於世,這就是聖經最末卷──啟示錄。此書是以預言的方式,以人能懂的語言、文字寫出來的,目的是要給當時的七個教會,以及後世的許多教會作為儆誡。雖然,讀過此書者各有不同見解,詮釋的書籍也汗牛充棟,比聖經中其他各卷更多;但也言人人殊,各自認同自己的領受,而莫衷一是。

受造之人極其有限
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中所得到啟示,卻是「隱秘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保羅表示他被提到樂園之中,在第三層天上;保羅究竟是在身內還是身外,他自己也不知道。

這二人所得到的啟示,約翰是要將所得的啟示公開,他便要使用人所能了解的語彙,轉述給人聽,並將新天新地的鋪陳,以人世的經驗陳述,讓人可略窺天國的端倪(參啟示錄廿一章10-20節)。

但保羅所見到的則僅限其一人,故不可說,也無法說,因說了世上之人也不懂,是人不可知曉的境界,且對一般人來說是隱秘的,是人所說不出來的。而在人的經驗中,也找不到認同點,所以說了也是白說,故不可說。

因作為受造之人的我們,是極其有限的,創造之主將人造成什麼樣子,人便是什麼樣子,受造者安能突破已被造成的自我?因此有許多事情,受造者只能接受並相信,卻絕對無法透過人的思維、理性與經驗去了解,更不可將人意(人性)中,所有的一些意識(如自由、民主、人權、人道等等)以之向創造主作出訴求與理論,因這些理是受造者之人的「理」,並非創造者之理。愚昧的人,有時是不自量力,也太超越受造者的立場了。

以單純信心面對神
據此,神的沉默,人可以理解嗎?如勉強認為可以,便真太自不量力了。人,只能謙卑伏俯在主前,以單純的信心來接受神賜予的一切。這,正是路德所說的「唯獨信心」,以及個人多次在論述中提到的「大信若盲」。

「沉默」,可以突破與解釋嗎?如果可以,上帝便不會沉默了。神在這本書中的沉默,卻早已在沉默之外,向人宣示了。按聖經中的約翰福音三章16節中,已明明白白地向人啟示了。

讀(觀)者可在《沉默》作者遠藤周作的「沉默之碑」上,題寫的兩句詩中,找出此書的答案:「人,是那樣的悲哀。可是,主啊!海卻是如此的碧藍!」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