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運動 女性的影響力不容忽視

3962_宗教改革時期女性參與
左起為但提位、凱薩琳與亨利八世的皇后凱薩琳·帕爾。來源維基。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各界紀念宗教改革屆滿500年,而位於瑞士日內瓦的宗教改革紀念碑(International Monument to the Reformation)建碑也超過一世紀了,然而,婦女為宗教改革所做的貢獻卻不受注意,直到2002年時,宗教改革時代首位女性神學家但提位(Marie Dentiere,1495- 1561)的名字才進入紀念碑之林,獲選刻在其中一塊石磚上。

以生命參與在改教運動中

休士頓浸信會大學學者薩文倫斯(Diana Severance)指出:「其實宗教改革也影響了當時女性的地位。在中世紀教會,等級最高的聖人為追隨神秘主義與獨身主義的修士、隱士。但歷經宗教改革洗禮後,即便身為單身女性、妻子或母親,就算不進修道院或沒有偉大的屬靈經驗,同樣能為上主而活。因為回歸以聖經為本,比擁有那些隱秘的經歷重要多了。」

女性的身份不論是獨身、妻子或母親,都搭上了這班由馬丁路德、慈運理與加爾文所引領的宗教改革列車,發揮屬於女性的影響力。

但提拉深受馬丁路德著作的啟發,在芳華正盛的25歲決定脫離羅馬天主教的修女誓約,嫁給一位宗教改革者,並投入了聖經翻譯與神學寫作的事工。第一任丈夫過世後,她再婚的丈夫則是加爾文在日內瓦的摯友。

但提拉在寫給法國國王皇姐的信中指出:「倘若上主把恩典賜予了好德的婦人,藉著聖經向她們顯明聖潔與美好之事,難道她們就要受制於那些毀謗真相的人,連要用書面、口語或宣告的方式分享給眾人知曉都得再三猶疑嗎?」

儘管宗教改革時代並無婦女擔任牧師職,但她們寫信、作讚美詩歌,庇護逃離天主教的難民,甚至成為殉教者。薩文倫斯表示:「17世紀時的殉教者實錄中,記載了超過930位的重浸派殉教者,有半數都是女性。」此外,英格蘭在信奉天主教的女王瑪麗一世鐵腕治下,殉難的女性新教徒應該有2成。

畢森神學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系主任喬治博士(Timothy George)表示:「宗教改革時代的女性有別於現代的女性主義者,然而宗教改革浪潮帶來的轉變,女性的協助功不可沒。後來聖經出現方言版本後,識字的女性在傳播福音上就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我無意誇大女性在宗教改革中扮演的角色,但是有身份地位的貴族女性,確實讓宗教改革浪潮得以順利傳播。」

傳播福音發揮極大影響力

以下為宗教改革時代的著名婦女:

凱薩琳(Katharina von Bora):她離開修道院後,在1525年嫁給馬丁路德,除了照料農場和撫養6個小孩外,還要幫忙校勘路德的手稿。遇到路德陷入憂鬱時,還要設法振作他的精神。有次她特意穿了一身黑,當路德詢問是否有人過世時,她卻答到:「看你那副德性,我還以為上帝死了。」用意就是在讓路德明白要信靠上主,不要沮喪。

古巴赫(Argula von Grumbach):德國貴族,她非常認真研讀路德與其摯友墨蘭頓(Philip Melanchthon)的著作,還寫了公開信幫一位受迫害的新教徒學生發聲,這封信在短短2個月內就被重印了14次之多。

阿斯庫(Anne Askew):英國貴族,英國最早著名的女性詩人之一。她認為天主教的繁文縟節不合聖經教導,在亨利八世強力推廣羅馬天主教期間,遭到逮捕與凌虐,1546年被判刑燒死。

塞拉(Katharina Shutz Zell):因為照顧新教徒的婦女和孩童,而獲得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教會之母的稱號。她和許多殉教者都是朋友,甚至因為嫁給幾位宗教改革者,幾度成為寡婦。

英王亨利八世的皇后凱薩琳·帕爾(Catherine Parr):亨利八世的第六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她在皇宮內主持婦女查經班,帶領皇子包括愛德華一世、瑪麗一世與伊利莎白一世同讀經,因為她的影響力,宗教改革得以在宮廷內傳播。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