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再探僕人領導

3962-再探僕人領導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最近無意間讀到一本以日本漫畫《海賊王》為解析對象的《海賊王的信賴力》,之所以會去買來讀,是因為作者以這本暢銷漫畫來分析僕人領導力。我家已成年的孩子們是看《海賊王》長大的,幾乎沒有缺過一集的《海賊王》還放在書架上,但我這個「老摳摳」卻難以進入漫畫的世界,是從各種媒體中讀到相關的分析,對於原著充滿想像力的哲理融會,抱持著距離的美感欣賞。

多少罪惡假自由之名
海賊王中有許多經典語錄,其中一句「我可不打算統治,在這海上最自由的傢伙才是海賊王!」說得豪邁,自然也構成了將海賊王與僕人領導牽上關係的重要線索。許多領導力的建構,都是以統治作為核心的,這個現象在東方社會尤然!日本漫畫家或許體察時代脈動,在互聯網時代的領導統御在即將邁向廿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之際,統治可能在去中心化、去邊界化與去威權化的結構中出現巨幅改變。

自由,被運用的爭議一直不斷。星期天發生在德州教堂的槍殺慘案,墊高了因槍擊而喪生的人數。2017年成為美國史上槍擊死亡人數最高的一年,但擁槍權利(或稱之為自由的人權),依然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對於人權與自由的最大反諷!

在網路時代,造假新聞充斥的新型媒體,也充斥著防堵假新聞該不該犧牲言論自由的爭論。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政治家羅蘭夫人被送上斷頭台,臨死前說了一句為眾所周知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迄今依舊是一個無解的命題。

自由,一方面是眾人追求的人生境界,另一方面若重新定義領袖以及其發揮的價值,新世代的僕人領導力就在弔詭的反差中,顛覆了我們的思想框架。僕人,最卑賤的形式應該是奴隸,從大航海世界掠奪式的販賣人口到廿世紀中葉,被當作貨品交易、無法主張自己權利、與沒有自由都標記著奴隸的特徵。自由若可作為僕人的形像,那將會是一個嶄新的時代,而最自由的傢伙若可稱王的話,僕人領導力將會徹底顛覆網絡世代與網絡世界的運作邏輯。

耶穌釋放我們得自由
不過,魯夫的這個經典語錄卻非常符合聖經!僕人領導力在東方社會不易推廣,肇因於東方社會講究的是權與術的領導力;西方受到基督教文明的薰陶,自然能接受基督的僕人形象與僕人領導的作為。以賽亞書中有四段僕人之歌:42:1-9; 49:1-13; 50:4-11與52:13-53:12,在新約的馬可福音也將耶穌的僕人形像刻畫得歷歷在目。最大的對比不是僕人的形像與作為,而是失去自由的僕人將最深邃的自由恢復在人的生命中: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希伯來書二章15節)。

無論罪的權勢或死的毒鉤(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6節),都因為本有神形像的耶穌,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章6-8節)。卑微與順服標記著耶穌的奴僕形像,而巔峰就是死亡,以耶穌的死交換我們該有的結局,因此釋放了因怕死而為奴僕的我們。

這樣的邏輯對於不信主的人,屬於匪夷所思的境界;對於未嘗經歷過的基督徒而言,同樣地超越理智的範圍。那又何妨?耶穌在宣告「成了」的時刻,已經解開了死亡與加諸在我們身上一切的枷鎖,釋放我們得了自由。

日本漫畫的一句「我可不打算統治,最自由的傢伙才是王!」,在一派輕鬆中道盡了人在自由面前的窘境,也道盡了基督信仰的核心。具備從天而來的僕人生命應該沒有這些糾結,也是我們唯一能覓得出路的途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