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想天上,看人間

People walking on the city street.


◎楊艾俐(汕頭大學傳播學院教授)

上午十一點半,星期日舉行的教堂禮拜應該接近尾聲,大部分人也已感覺溫暖且充實,其中包括教堂副牧師的三代八人,最小的孫子才18個月大。

但是一位穿著黑背心,全副武裝的廿六歲男子,拿著AR-15步槍,一陣掃射下,五十多位正在享受主愛的信徒,不到一分鐘,造成廿六位死亡,廿多位受傷。剎那間,聖殿已成殺戮戰場,少有人能倖免。

上帝為何容許慘案發生?
這是十一月5日星期日,發生在德州薩瑟蘭泉第一浸信會的嚴重槍擊案,這個兇案和歷史槍案有所不同,是發生在教會裡。之前,在美國不敢想像有人會衝進教會射殺。

美國信仰自由,人人尊重宗教場所,教會也是一個人贖罪的最後一線,所以任何人進教會,都會被誠心以待,也最不容易設防。今後教會是否還會如此呢?是否會有人認為教會是危險場所,而不願意去呢?

這次的槍擊案,也集合了所謂最多的戲劇因素,主任牧師和師母因公外出到佛羅里達,但是十四歲的女兒留在教會卻喪命。副牧師霍康比一家,包括自己、妻子、兒子、孫子共八人遇難,幾近滅門。

一位勇敢保護四位子女的母親自己犧牲,救了兩位子女,父親因為前日上晚班想要補眠,未去教會而逃過一劫,但是已家破人亡,必須獨自把其他兩個孩子帶大。另一對夫妻剛從賓州搬到德州,第一次去這間教會也喪命。

每個人會問,到底誰能逃過劫難?是取決於命運嗎?命運由誰決定;生者固然僥倖,但是真的是幸運嗎?對非基督徒來說,他們會問:槍擊發生時,神在哪裡?神為何容許這樣的事發生?祂真的愛祂的信徒嗎?神真能保護祂的信徒不受傷害嗎?

做為基督徒,做為資深專欄作家,我嘗試在這篇文章裡,解答一些非基督徒或初信基督徒的疑問。

基督教的核心在「信」
宗教是聯繫人與超自然神明或超驗主義的文化體系,給予信徒規範或力量的終極性或超驗性生命體驗。

基督教的中心信仰,是有位創造主上帝,派遣獨生子耶穌來到世間,賜給信徒聖靈,讓信祂的人得永生。基督教和儒家不同的是,儒家不談生死,不談鬼神;基督教談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追求終極關懷。

基督教的核心在「信」,而信就是相信不可見的事。如果眼見才信,就不必叫做「信」了,所以要證實上帝存在才能信的人,就很難信。就如你看不見風,卻知道它存在,基督徒亦如此,看不到神,但是仍然堅持有神。

與世間不同的價值觀
基督徒認為,上帝對個人有一個計劃或佈局。也因此,對於生死的看法也與世人不同。只要信靠三位一體(聖父、聖靈、聖子)的神,信靠耶穌為人死裡復活,使罪得赦免,就能得救,可以得永生、進天堂。

因此,薩瑟蘭泉第一浸信會的師母,在第一時間強抑住哀戚,對新聞界說,相信自己的女兒已經在天堂;而且在女兒過世以前,圍繞在她身邊的都是愛她的人。

信仰不同,也會延伸出不同的價值觀。基督教也如其他宗教,與世界價值觀不同,例如基督教強調有八種福氣,這些福氣與世間所謂的福氣不同,列舉三樣福氣如下:
1.「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但是世界教我們要有信心,爭取自己應有的。
2.「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但是世界強調,每個人都要追求快樂,甚至美國憲法都把追求幸福列為天賦人權。
3.「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但很多人卻要我們兇悍,先下手為強。

人渺小 難臆測神心思
德州薩瑟蘭泉第一浸信會每星期都把崇拜影片放到youtube,以供不能去教會的信徒在家觀賞,最新的一集是十月29日日,牧師講道題目是「你需要上帝」,講台前擺了一輛重型機車做為道具,裡面的會眾有中年人、少年人,結束時大家握手拍背,但是一切似乎在那場槍擊案中幻滅了。

再看影片,有著超現實的驚悚,也有著超現實的荒謬;但是宗教就是超越現實,從理性不能完全解釋。

記得廿多年前,綁架白冰冰女兒白曉燕的罪犯陳進興,曾經性侵19位女性,殺死4位人士,但是進入監獄裡,他真心悔改,信了基督教,帶領很多同監獄的人信主。陳進興在執行槍決前的最後一刻,仍在讀聖經:「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耶和華是我性命的保障,我還懼誰呢?」

當時筆者還是新的基督徒,問資深基督徒,甚至問牧師,到底陳進興會不會進天堂?如果他能進天堂,那些被他殺害的人還不是基督徒,就得下地獄,這不是太不公平了嗎?

但他們都不能解答,紛紛以「要看上帝旨意」回答,我覺得他們都在逃避問題。

但是這些年來經歷多了,災難也看多了,的確,我們有太多事都要仰賴神,如人為什麼要受苦,都沒有答案。神為何讓這些事發生?基督教認為人渺小,所知有限,有天我們到了神那裡,就會知道。

至於誰可以進天堂?誰會進地獄?更是我們凡人不該猜測的,因為主權在神。但是基督徒認為神有多種特質,包括公義、慈愛、包容、接納,祂對沒有機會聽祂福音就過世的人,有著恩慈,所以也不宜臆測神的旨意。

考驗試煉接連而來
在聖經裡,甚至有很多不公平的例子,例如雅各和約翰兩兄弟,他們都是基督所珍愛的十二門徒,但是雅各在基督被釘十字架、復活升天後不久就殉道,他的弟弟約翰卻活到九十五歲,還到歐洲及亞洲各地建立教會,更留下新約寶典啟示錄。這對兄弟命運迥異,我們能說什麼?

也因此,耶穌要求祂的信徒,只管追求祂的道路。在約翰福音裡,基督鍾愛的門徒彼得,在耶穌復活在人間時,一直追問:「這個人會怎麼樣?那個人會怎麼樣?」耶穌對他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

有時基督徒的類似回答常給人獨善其身的印象,其實就是因為他們都在追求主的道路,不願意妄自臆測什麼。

信主後不保證無風無雨
講天上的事,講幾天幾夜都講不完,還是來講講地上的事。很多人會問:「是不是信主以後,都會一帆風順,再無風雨也再無憂?」但是以我自己及很多相識的基督徒來看,卻是剛好相反,考驗與試煉是一個個接著來,有的人因此離開神,但大多數人的信仰卻更加堅實。

基督徒瞭解,到後來人都不可靠,制度不可靠,領導人不可靠,只有靠神。一首基督教聖歌裡充分描述這種情況:「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只有靠神才能原諒
美國以基督教立國,基督教是社會穩定的力量。每當有大規模槍擊事件,例如維吉尼亞理工大學,科羅拉多州科倫拜高中,及康乃迪克州的桑迪‧胡克小學發生的槍擊案,都有受害者家人出來說,相信他們的親屬已經去了更好的地方,也原諒了兇手。

「原諒」是神的命令。聖經裡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們要饒恕人,就必蒙饒恕。」不單要原諒,還要原諒七十個七次,就是490次,旁人很難做到,只有靠神才能原諒。

近代最著名原諒的例子,是荷蘭女傳教士彭柯麗。二次大戰時,她因為援助猶太人,被逮捕進入集中營,受盡凌虐,僥倖逃生,家人都死在集中營。戰後她巡迴各地,宣揚恕道。

有次在德國,她講完道後,一位男士上前來說:「我就是當年凌虐妳的人,妳可以原諒我嗎?」彭柯麗看著他說:「我不能原諒你,但是藉著神,我願意原諒你。」

信仰觀影響新聞倫理
因為這樣的信仰觀,美國媒體也承襲傳統,在大規模災難中,尊重警方、尊重受害者及家人。例如2012年十二月14日,在康乃迪克州的桑迪‧胡克小學發生的槍擊案,當中廿八人(包括廿名兒童)死亡,CNN及三家全國電視網,都沒有照出任何教室的血腥畫面,也沒有驚心動魄的3D模擬;是否公佈兒童姓名,更是尊重家屬意願。因此完整死傷名單在兩天後才公佈,受害兒童父母則推出兩位代表發言,媒體讓其他父母安靜療傷,免受二次傷害。

又如這次教堂槍擊事件,主流媒體的報導都非常自制。警方要通知到所有受害者最親近的人,因此花了兩天,才公佈所有的受害者名單。新聞界也沒有事先洩漏名單,沒有擅自衝進醫院訪問醫生、病人。

美國雖然保障新聞自由,但社會上有很多監督新聞界、電視及網路的宗教及公益團體,主流媒體也有新聞倫理守則,不以羶色腥新聞為號召。

除了倫理守則外,記者的訓練和經驗也極為重要。這些記者都是資深記者,知道輕重緩急,清楚什麼樣的報導在此時可以撫慰人心。這既顯示了他們敬業,也顯示了他們的功力,更團結了社會及國家。

很可惜的是,從這次德州教會槍擊事件後,未來很多教會可能也要開始設防,不再無條件擁抱任何人了,會設立安全人員,基督徒也有自衛的權利。

如果明知道有危險,而漠視這種危險,就如聽到海嘯警報而不逃,奢言神會保佑,那是在測試神,不是神所喜愛的。況且自由需要付出代價,美國第三任總統湯瑪斯‧傑弗遜說,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戒,沒有警戒,小確幸會變成大災難。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