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心靈酸辣湯》安樂死,行得通嗎?

安樂死


◎劉曉亭(牧師)

如果有一天活得生不如死,你想不想自己決定結束生命?對於每一個當事人來說,答案幾乎是肯定的!包括筆者在內,潛意識就覺得既然「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至少可以決定「死」吧,這是人之常情。可惜,這卻不是基督信仰的立場!

人性與信仰往往是牴觸的。聖經中的使徒行傳很清楚記載,上帝定了我們年限與疆界。生命是上帝給予的,「生」與「死」都在祂的手中。

普世價值反對求死
其實,不只是基督信仰,整個普世價值都反對人「求死」,所以「自殺防治」一直是全球共識,無人贊成自殺。如果連「自己殺死自己」都不能被視為基本人權,「請別人殺死自己」當然就更為難,這就是全球極少有國家通過安樂死的原因。

即使有可以執行安樂死的國家,也要通過極為繁複的程序,而且對象限制也非常嚴格,絕對不是誰都可以。這也是近日傅達仁傳達給社會大眾的訊息。

由於傅達仁是基督徒,所以他說「該回家了」,正因為知道死後的歸宿,所以視死如歸;但也因為信主時間不長,所以還沒有機會接觸神學上的看法,才會提出安樂死相關議題。

其實,這個議題在醫學界討論已久。原因就在於醫學的發達固然醫治了許多疾病,但是似乎也延長了不少病人的痛苦,這是兩難。所以,目前醫學上可以消極停止一些治療,卻不鼓勵積極主動去縮短壽命。

在情感上,安樂死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作法上卻會遇到相當多難題。如果某些疾病的痛苦可以被允許安樂死,那麼,還有很多「生不如死」的情況,是否可以比照辦理?

看看廣大的自殺案例,因為疾病之苦尋短反而是少數,更多是被情所困、甚至經濟拮据。現代人生活的種種壓力,絕不是「生病」一項才足以致命,還有許多族繁不及備載的苦楚折磨著現代人,這才是安樂死背後更值得關注的議題。

提早離席並不容易
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態,沒有孰輕孰重的分別。人類的進步乃在於永不放棄地解決這些從未停止的困擾,所以,如何提升安寧照顧,如何減輕病患痛苦,一直是醫學上的重要課題。

我們不會否認尋求安樂死背後的無奈與痛苦,但是選擇安樂死之後卻還有更多難題在等候。謝謝傅達仁給我們如同紀錄片一般地坦誠相見,他死意甚堅卻敵不過親情的掙扎,這是人類共通的價值。他前往瑞士安樂死機構跟醫生面談過第一次之後,暫緩了第二次,因為親情在臨終之際,顯得如此巨大,不是理性可以簡單處理的。

傅達仁知道自己臨終,只是希望自己掌握「提早離席」的時機,就連想這樣安排,其實真的都很難。提早一天離開世界,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就連提早半天,甚至提早一小時,其實都很難,不是當事人,很難體會。

我們受造,奇妙可畏。努力活下去,多體驗一秒鐘,永遠是神聖的功課!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