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之邦

V


◎長工

近來一些主流報章雜誌,都在探討台灣「貧窮世代」議題。從上世紀70年代起始的經濟起飛,台灣近十年已進入經濟停滯期,銀行存款趨近零利率,製造業投資低迷,中產階級逐漸消失,許多現象都指出台灣進入貧窮世代,更糟的是,報導指出:貧窮可能世襲。

台灣整個社會不斷在「悶鍋」中很久了。三四十年前「台灣錢淹腳目」,到如今「薪資停滯十數年不漲」,社會中堅的中產階級已被挪移成新貧族,步上令人擔心的「日本模式」甚或「菲律賓模式」。真讓人想到聖經耶利米哀歌所講「錫安寶貴的眾子好比精金,現在何竟算為窯匠手所做的瓦瓶?」

似乎,台灣成了「失落之邦」。我們要來省思這些現象與影響,尤其是台灣基督徒應如何面對這樣的社會。

全球化大旗下  貧富差距越大
我們可從幾個面向來觀察,在我們所處的台灣,是怎麼走向了貧困與失落。不可避免的,談財務就要講經濟,台灣的經濟如何呢?近廿年來,每任政府都不會少的口號是「拚經濟」,可怎經濟越拚越糟呢?政府常公布的外貿金額、經濟成長率、GDP等統計數字都不錯,可是一般老百姓無感,肉價菜價房價租金,才是基層及中產人民關心的。

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中,各國產業因著國家優勢及弱勢,理論上是實行全球分工生產;卻也因此「自由化」而造成「弱肉強食」,因而「貧國愈貧,富國愈富」。台灣為了「與世界接軌」,融入全球化,只有電子代工業是強項,其他產業是江河日下,不是關廠,就是外移。沒有投資,就沒有產業,就沒有工作機會,百姓就愈形貧窮了。

同樣的「自由經濟」概念用在個體經濟學,在資本主義運作的台灣社會,「利潤」(或說賺錢)是最終決定企業存在的因素。為了降低成本增加利潤,黑心企業、血汗公司、不良雇主一一出籠。相對的就是被壓榨的上班族、被操勞過度的藍領族,以及受害的菜籃族。

年輕世代淪為窮忙族
年輕人第一個碰到的是「畢業即失業」,就業了不是「月光族」就是「打工族」。工作許久了卻發現自己是「窮忙族」。年輕人沒有願景,只求小確幸,只有抓住眼前當下,社會瀰漫「不婚,不生,不養,不活,沒前景」的氛圍;而從失落與貧困中,產生大量的吸毒與犯罪問題。

父母輩、業主輩怪年輕人不上進、沒冒險精神、只知道花錢自己享受…,實則是以自己的背景經歷投射到青年人身上,未必考慮了政治社會經濟整體的大變化。是教育、經濟、社會體制自然塑造了今日年輕人,今日台灣已經不是說一個人努力就有收穫,這話是對M型社會富有的那一端說的。從媒體可觀察到,除了聯考狀元或企業首富,百分之九十九的平凡貧困弱勢百姓不會受關注的(除了偶爾的車禍或犯罪)。是有支持團體在社會上默默耕耘,但在沒有正中問題的解決政經教社體制下,人民持續走向失落。

在進入經濟低迷的循環時,貧窮現象是必然的。我們沒有到赤貧的地步,但大部分的上班族會覺得收入趕不上物價的成長,而在貧窮的擔心或感覺中。因著傳統家庭婚姻制度逐漸解體,有很多單親家庭產生弱勢貧困問題,也在社會許多角落不斷出現。公部門雖推出許多政策及辦法,要幫助貧窮弱勢者,但還是無法解決層出不窮的問題。教會注意到弱勢族群的需要,往往有免費的課輔班,安親班,街友供餐服事等。即使如此,對廣大的需要,也是杯水車薪。

基督徒的陪伴與盼望
既然貧窮(感)已是台灣這世代的狀況,一個是我們要認知並與其相處,其次是對那些弱勢甚而成為世襲的貧窮者,給予陪伴與盼望。這是一些關懷者的想法與做法,也是中國傳統思想「人窮志不窮」的實踐。

雖然,許多人在經歷台灣經濟黃金時代而如今有失落感;雖然,許多這一代年輕人奮力打拼卻沒有成就而有失落感;但在經濟循環原則下,仍可以用「苦撐待變」等候經濟的再起飛。最壞的世代,會贏來好的世代,給自己一個盼望的理由,務實的打理好自己的生活。物質可以樸實簡單,精神上的豐盛不可減少,信仰,可以給我們一條貧窮中的出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