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殿的幔子由上到下裂為兩半

3968_聖殿的幔子由上到下裂為兩半


◎殷穎(牧師)

經文:馬太福音廿七章51節,路加福音廿三章45節

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時,發生了許多異常現象。聖城耶路撒冷發生的現象之一,為聖殿中在介於至聖所與外殿之間的一條幔子,忽然由上至下撕裂為兩半。此一裂帛的奇特尖銳聲響,幾乎震聾了殿內所有祭司的耳朵。同時,耶路撒冷這座建在山上的聖城,也急遽震動。

祭司因幔子裂開驚恐慌張
當時並沒有儀器可以測量,但地震至少也應在七級左右,連聖殿也左搖右晃。殿裡的祭司長與祭司們,大家都以雙手護耳,跌跌撞撞地逃出殿外。

他們對聖殿中幔子的撕裂,驚恐萬分,因為布幔裂斷,使裡面的至聖所顯露在外面了。這讓祭司們驚慌失措,因為至聖所內一些從來不能讓一般人看到的聖物,已經讓人一覽無遺(希伯來書九章4-5節)。

而我們可以想像最惶恐的人,應是那位極力主張將基督定罪、並釘十字架的大祭司該亞法了。他做夢也想不到,一年一度他才可進入的至聖所,如今卻毫無遮蔽的曝了光。祭司們都看傻了眼,並掩耳抱頭鼠竄地逃出聖殿。大祭司卻驚嚇得跌倒在地,他頭上的冠與手中的杖,也都掉落在地上,滾出殿外。

該亞法驚得癡呆了,他想去將幔子拉合,但幔子撕裂後,整片墜地,已無法再復原。大祭司馬上想到要大禍臨頭,他應是遭到天譴了!是褻瀆了上帝,罪不容誅了!聖殿此後的光景,聖經未再記述。該亞法的後事,也未記載,但想來應不是一個很好的結局,不知所終了。

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被釘死時,聖殿裡的幔子由上到下裂為兩半,這看似一件小事,卻有極其重大的象徵意義。

有一位挪威女鋼琴家,曾當面向我演奏了一段樂曲,描寫聖殿幔子撕裂的聲音,讓我的耳朵感受到那種裂帛的聲響。惜未與小提琴合奏,否則音色會更能透出錦緞撕裂的尖銳刺耳聲。那應是一種令人心悸的聲音,讓當場聽到的祭司們永難忘記。

聖殿為以色列敬拜中心
耶路撒冷原本為以色列國的政治與軍事中心,尤為重要的是,耶路撒冷為以色列國的聖地。

耶穌基督時代,以色列已淪為羅馬帝國的殖民地,政治、軍事已經與附屬國的殖民地沒有關係了,但仍為以色列民族敬拜神的中心,而羅馬政府也相當尊重以色列的宗教信仰,希律王還為以色列重修了聖殿,故大祭司該亞法也還能作威作福。耶路撒冷聖殿的地位,在以色列人民心目中仍極為重要。

當耶穌降世為人之後,其父母便按照摩西的律法,到耶路撒冷去獻祭,將耶穌獻與主(路加福音二章22-24節)。而且每年在逾越節時,他們都要按照規矩上耶路撒冷聖殿去朝聖(路加福音二章41-46節)。基督一生皆與聖殿有確切的關聯,基督也在逾越節時去上耶路撒冷潔淨聖殿(約翰福音二章13-16節)。

聖殿慘遭外族攻陷焚毀
聖殿是凝聚所有以色列人的所在地。主後七十年,羅馬帝國派大軍圍攻聖殿三年半而不下,直到聖城內所有可食之物均已食盡,甚至到了易子而食慘絕人寰的境地(詳猶太歷史家約瑟夫的記載)。

羅馬帝國的提多將軍,才能率領大軍一舉攻下,並將所有男丁殺盡,餘下的婦孺則被移送以色列境外,為猶太人最後也是最悲慘的一次亡國。而最為不堪的是猶太人的聖殿也被焚毀,聖殿中的約櫃也失去不見。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當聯合國決定讓猶太人復國時(1948年),舊城的聖殿遺址僅僅留下西牆,(提多當時留下聖殿西牆,為要顯示羅馬帝國的軍威),即今日聖城中的「哭牆」。此牆遂成為舉世猶太人,心靈之所繫。

今日任何猶太人無論居住世界何地,一生中都要回到故土一次,並拜謁哭牆。當猶太人回到西牆之下,回憶昔日大衛王與所羅門王的榮華,不禁悲從中來,涕泗橫流。此民族已滅國數千年、流亡千萬里,而愛國之情懷,仍然不變。何以致之,皆其信仰使然。

新約人人皆可進入至聖所
但話說回來,以色列人的聖城乃至聖殿,真這樣重要嗎?聖經已經明載:「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使徒行傳七章48節),基督也已表明「上帝是個靈」(約翰福音四章24節),故並不住固定的居所。

人到聖殿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其實是要獻祭,而祭司所司者,正是要代人獻祭。人何以要獻祭?由於人人皆犯了罪,所以才要到聖殿去獻祭。舊約中各種獻祭的條例(詳利未記),都規定人要以牛、羊或鴿子的血代替人的血,向神獻祭以求赦免。聖殿中有聖所與至聖所,一般的祭司只能在聖所中代人獻祭。大祭司則一年一度帶血到至聖所的施恩座向神祭獻(希伯來九書7節)。

當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斷氣時,至聖所的第二層幔子在天崩地裂聲中撕裂了,從此不單是大祭司、祭司,人人都可直趨至聖所的施恩座前,向至高者敬拜,並獻上自己心靈的祭了。

介於聖所與至聖所的幔子,象徵罪隔絕了人與神之間的通道。「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來九章22節)

舊約時代所獻上一切牲畜的血,不過是一種象徵,因牛羊的血不能贖人的罪,但基督卻一次而永遠的藉著神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成為新約的中保。

由於祂的死,便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祂不是進了人手所創造的聖所,人手所造的聖所不過是真聖所的影像,而是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完成了永遠的救贖(希伯來書九章11-28節)。所以這條因罪所造成隔絕的幔子,便於基督十字架上完成救恩時,隨即撕裂了。

基督開出又新又活的道路
所以希伯來書便發出呼籲:「弟兄們,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是藉著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希伯來書十章19-20節)

基督的身體便成為我們所有人,在神前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此後不必再經由祭司代替人獻祭,而可直趨施恩座前求神的赦免,而這不就是馬丁路德在五百年前所提醒我們的「平信徒祭司職」嗎?是的。如今我們不需要再經由祭司代勞,而可直至神前祈求神的恩赦了。

但我們千萬不可忘記:基督既已為我們獻上永遠的祭,我們才可以得到拯救;然而如果人不願真心悔改,是無法接受這恩典的。

神的僕人大衛早就說了:「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五十一篇16-17節)約翰也作見證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壹書一章9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