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傳久:失智,教基督徒很多事 反映我們的信仰

分享國外照護例子,成為台灣很棒的借鏡(圖/蔡明憲攝影)
周傳久弟兄分享國外照護例子,成為台灣很棒的借鏡(圖/蔡明憲攝影)


高雄關懷失智、建立友善教會研習

【記者蔡明憲高雄報導】「非常高興有一群教會的人開始認真嚴肅的看待失智問題,而不會再說『沒有辦法』。」專長於老人學習與照顧服務方案設計、台中及屏東高齡友善城市推動諮詢委員周傳久弟兄,十二月1日在高雄一場失智關懷講座,透過參訪比利時、芬蘭、丹麥、以色列等國的失智照護經驗,提出許多值得台灣教會反思的看見。

他指出,自己曾在一間神學院談論關於老人照護,一位神學生直接反映「做老人照護做一個死一個」。這句話讓他想了很久,或許做青年工作比較有未來,也反映老人事工真的不是一個容易的工作;但他想說的是:「有時候失智教我們很多事情,也反映出我們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聖光神學院、台灣失智症協會、威盛信望愛慈善基金會瑞智事工、鳳山浸信會於1日在聖光舉行「正視銀色海嘯,建立瑞智友善教會」研習會,周傳久受邀分享「建立以愛擁抱失智者的教會」,做以上表示。會中有弟兄姊妹回應時提醒眾人:「為什麼上帝讓人有失智症?我們要去體會上帝的心意。」

周傳久分享「建立以愛擁抱失智者的教會」

周傳久分享「建立以愛擁抱失智者的教會」

失智失能? 其實我們失智了
周傳久首先提醒,與失智者相處時,其65%左右所產生異常的言語或暴力行為,是來自於我們給他們的環境和溝通方式,當他們的認知功能不是非常好的時候,會放大情緒跟其他感知,來確保自己的安全感。如果不明白這樣的特性,我們每一張臉就成為他們的一面鏡子,會根據我們的臉來判斷應該對環境有怎樣的反應。

所以我們通常說:「那個人有問題」,其實不一定是他有問題;相對地我們認為失智者不能做事情,反而其實是「我們失智了」。

舉例來說,為了友善失智,荷蘭研發讓失智者在社區不會迷路的手機,知道怎麼回家。周傳久指出,我們不能剝奪失智者出門的機會,這是我們的問題,不是他們的問題,不能夠對失智者一直用「不行、不可以」來拒絕他們。透過科技,讓失智者也能夠參與自己的生活決定,這是一種「生活的尊嚴」。

另外,北歐照護中心會讓失智者用樹枝製作成燭台,但他們是用護康巴士載失智長者到森林去砍樹再回來做,因為這是一個完整的陪伴過程,更是看重失智者的生活品質。護康巴士不是只載人去醫院,而是「載失智者去玩」。核心是北歐用上帝創造的形像來看「人」,而不會只是判定這人是輕度、中度、重度失智,「若只看到重度,就沒看到可做的。」

周傳久看到一位拿著助行器的90歲失智長輩還可以做木工,在台灣,若看到助行器的失智長輩,多數只會說:「你給我坐好」。

不同出發點的人性取向
周傳久提到,台灣失智教科書第一頁說的是失智有血管型跟退化型兩種;但是在基督教文化的丹麥教科書,失智第一章記載兩件事:
1.你能否想像下午3點午覺起來,突然覺得環境都不認識,是什麼感覺?這是「同理」。
2.我們要認識失智的人,他們也有追求人生自我實現的期待,照護就是支持其能自我實現。
這與台灣一開始面對失智議題,是不同出發點的人性取向。

「當我跟你在一起,我無形中在你生命的一部分,因此接下來你的感覺好壞,我有一份責任。」這是北歐關懷失智的精神。另外,周傳久有本很厚的德國失智關懷教科書,其中一章教導靈性教育,一位還不是基督徒的老師看過後跟他說:「這根本就是做禮拜!」因為每一部分的一開始都是「感謝,感謝上帝」,再來是音樂。

他特別提到,「音樂」是教會最大的資產,在不同國家,用音樂跟失智者互動有很多的例子。特別人在遇到困難時,音樂可以穿越人的感官神經,喚起人的記憶,帶給人很好的情緒。音樂實在是上帝帶給人非常特別的禮物。

周傳久曾遇過一位重度失智者,因著詩歌得到很多安全感,這位重度失智聽到詩歌甚至說出:「我記得」!

照護失智不見得要花很多錢
「基督信仰『道成肉身』,我們也需要學習進入失智者的世界。」周傳久表示,我們要進入失智者的語言,而不是強迫他們進入我們的語言,正如怎麼可能叫一位已經癱瘓的人起來走路,「所以其實是我們的問題,不是他們的問題」。

他藉著照片介紹國際發展新的趨勢說,比利時今年開始將護理之家都改名為生活照護中心,因為認為不應把失智者當成24小時的病人,透過「23+1」(1小時治療,23小時支持實現他們生活)的照護準則,看到失智者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進而獲得生活品質。例如看到一位失智長輩一直敲打,這時看到的不是不正常的部分,而是看到他們能做的事。

在國外,關懷失智者除了護理、社工外,一定有一個活動部門,專門帶活動。另外,晚上有牧師參與協談關懷。值得一提的是,北歐有很多護理退休者投入失智關懷,其中很多是基督徒,人力的運用值得台灣借鏡。

「而且照護失智者不見得要花很多的錢!」他遺憾地說,台灣衛福部在做的失智關懷是80萬一個case,讓全台灣卯起來做延緩失能方案;但同一時間芬蘭在推的是盡量不用錢,而是用學理、現有環境跟器材,就能夠做到同樣的效果。

周傳久指出,國外關心失智者不叫他們病患,而是「客戶」。每個人設身處地去想,沒有人願意被稱為病患。對教會來說,對待失智者更應該是「款待、接待」。

周傳久與會眾互動

周傳久與會眾互動

摸索失智 重新學會感謝
他提到,曾有教會會友因為失智,而無法適應原有的聚會模式,教會該怎麼辦?他提醒,教會不用困在那邊,教會可以調整聚會方式,會友們一起學習款待失智肢體。若失智者真的不能到教會時,教會可發揮創意把資源輸送到他們面前。「我們可以發想支持失智者做禮拜的方式,這其實很深地挑戰我們的價值觀跟生命,而愛會是創造力的來源!」

周傳久提到在以色列看到台灣民間常用的手拿式按摩器,發現原來是「給失智者用來幫照護者按摩」用的,看到照護者有愉快的表情,失智者也覺得自己可以做些事情。

「失智不代表忘記所有的生活經驗。摸索失智的過程,我們會重新學會感謝,及看到這個不完全的世界,可以怎樣彰顯上帝的愛。」周傳久如此說。

相關報導:
湯麗玉:教會服事失智朋友家屬 關鍵是友善對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