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方濟各與梅克爾

3970-日光之下無新事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全球陷入領導危機,在過往堪稱根基穩固的西方世界亦然。新興國家的領導挑戰在於經濟的成長,但歷史悠久的歐洲所面臨的領導挑戰是道德的永續。

德國大選後兩個月,梅克爾依然陷在組閣失敗的困境中,此一困境不僅震撼西方和全世界,遭受重創的梅克爾也很難再延續其政治生命。而這場危機的根源,是人道高度不敵現實,敗在她的人道抉擇中。

人道關懷面臨現實挑戰
迥異於西歐多數領袖,梅克爾回應歐洲難民危機時的政策:以遠高於其他西歐國家的規格接納難民。這些年來,超過百萬不同文、不同種、不同宗教信仰的難民,給德國社會帶來極大的衝擊,無論經濟壓力或社會治安(當然又拖垮財政),都形成沈重負荷,而過去少子化的西歐社會面對高生育的新住民,未來社會中種族結構變化的恐懼,也油然而生。

不料,接納難民的人道抉擇引發後續一系列的社會挑戰,進而導致德國的政治僵局。今年九月大選過後,被視為極右納粹政黨的「另類選擇黨」(AfD)在二戰以後不僅第一次進入國會,而且成為國會中的第三大黨,引發國際上對右翼復甦的高度關注。第二大黨也決定與梅克爾分道揚鑣;國會無論是否重選,梅克爾的政治生命恐在意外中劃上句號。

場景換到亞洲,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十二月1日在孟加拉接見16名來自緬甸的羅興亞穆斯林難民。受限於緬甸境內約有70萬天主教徒,教宗在緬甸的行程面臨提及羅興亞難民議題的左右為難。雖然天主教在緬甸這個佛教國家發展已經有超過五百年的歷史,但方濟各是有史以來第一位拜訪緬甸的天主教教宗,意義非凡。

選擇在離開緬甸的第一天,首度在此次南亞之行直接提及「羅興亞」這一政治敏感字眼,堪稱折衝後的不得已。教宗還為這些飽受苦難的難民及「世人的冷漠以待」,請求他們寬恕。基本的人道在資源不足的困境中,被遺忘在腦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在處理「異己」時的冷酷與當年的悲憫,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做為世上最龐大宗教族群領袖的教宗,也被迫做出為難的決策。

我們需要「傻」的勇氣
這個世界怎麼了?人怎麼了?「善」在當代被很多其他的因素稀釋,讓「善」不再那麼自然。稀釋的理由很多,結果只有一個:人與人的信任機制越來越薄弱,也因此導致下一個循環被稀釋的善。當各種理由阻隔在人與善之間,因為善念與善行之間難以鏈結,在每個人內裡的善都會發出乾涸的吶喊,直到麻木、直到枯槁。麻木,是因為我們要說服自己裡面的「善」錯不在己,以免被深深的罪疚感折磨致死;枯槁,是因為長此以往的麻木,最終失去了生命的知覺,宛若行屍走肉。

當前各種難解的新興挑戰,人不禁對上帝的話語困惑了。上帝真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嗎(詩篇八十六篇15節)?上帝話語的應許與現實之間的爭戰,不在外面,而在我們的心裡。每天的拉扯需要我們內裡的信念勝過外在環境中的矛盾,否則,我們能連出門的勇氣都沒有!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裡,我們需要更深地回到隱密處、青草地、溪水旁,在渾身的疲憊裡,重新遇見生命的根源,支取生命的活水與聖靈的氣息。當世人都在尋求答案時,基督徒似乎也無法給出一個符合理性的答案,我們能做的是等候,讓生命與歷史的主,親自向這個世代啟示,因為祂是一切的答案!

即便選擇「善」的結局是受虧損,基督徒們,我們仍需要「傻」的勇氣、選擇遵行上帝的話語。縱有煎熬,但從永恆的尺度衡量,那是再自然不過的選擇!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