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水中的立石

3972_幕後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今年十一月7日剛過九十九歲生日的葛理翰牧師,堪稱廿世紀最偉大的福音派佈道家,葛理翰牧師將他佈道會的成功歸諸於禱告的力量。在組織禱告隊上所用的時間,如同計劃宣傳的時間一樣多。為了籌辦佈道會,佈道團往往組織大量的禱告隊,在佈道會開始之前,禱告聚會就已經進行了許久,因而,葛理翰牧師的佈道會能影響成千上萬的聽眾,看不見的事奉與看得見的事奉並行,才能發揮深遠的屬靈果效。

上帝與人的立約證據
我們都期待超自然的介入,能填補生活中許多期待與現實之間的缺口,因此,人會向比自己超然的存在祈禱。

以色列人在曠野迷途了四十年後,終於要進入應許之地,但橫亙在他們面前的是滾滾的約旦河水。從過紅海到過約旦河,以色列人已經過了一代,當年經歷神蹟的記憶隨著上一代逝去,這一代經歷的是新鮮的恩典。為了提醒健忘的人們(應該不限以色列人),上帝在約書亞記留了二十四塊石頭,十二塊在陸上(吉甲)、十二塊在湍急的約旦河水中。

渡過約旦河後,以色列人在吉甲受割禮;神以這名字的意思「輥動」來提醒以色列人,他們是被神拯救離開埃及的:「今日我將埃及的羞辱從你們身上輥去了」(約書亞記五章9節)。陸上的立石是顯而易見的,以此作為上帝與人的立約證據。

陸上的立石彷彿在事奉中,許多同工的服事型態是立在眾人面前的,這類外顯的事工往往比較有成就感,因而令人心生羨慕。但羨慕這類善工者也需要留心各類試探,才能保有不被稀釋的敬虔。越多顯在人前的事工,往往需要更多進入密室、與上帝的親密關係支撐。

不被看見的事奉何等深刻
約書亞另把十二塊石頭立在約旦河中,在抬約櫃的祭司腳站立的地方(約書亞記四章8-9a節)。立石在水中為記號,方便日後子孫問起這些石頭是什麼意思?可以對他們說:這是因為約旦河的水在耶和華的約櫃前斷絕;約櫃過約旦河的時候,約旦河的水就斷絕了。這些石頭要作以色列人永遠的紀念(約書亞記四章6b-7節)。水中的立石在漲水期是看不見的,只有當枯水期或水斷絕的神蹟顯現時,立在河床上石頭才會出現,具有比陸上立石更深刻的屬靈含義。

首先,枯水期得見河床上的立石。在生命中的枯乾期,上帝藉由平常見不到的立石來鼓勵我們,祂的同在就是我們救贖的保證。其次,漲水期卻見水斷絕而顯出立石,可能是歷史中絕無僅有的「奇蹟」,那是上帝神聖的介入,帶來人能力所不及的拯救,同時顯出救恩的明證,是嘗過主恩滋味的人一生記得的。

如同文章起頭之處,回憶葛理翰牧師精彩的事奉,內隱的事奉與外顯的事奉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我們記念上帝與上帝記念我們,除了看得見的記號,我們可能要更加留意那些不明顯的記號。有人必須沉潛在不易被發現的地方,卻是上帝很在意的地方,以上帝熟悉的隱藏來服事祂,搭配檯面上的同工,一起完成上帝的工。不被辨識、不被紀念、不被瞭解的事奉何等深刻!

在這個傳播科技無遠弗屆、又直播當道的年代裡,倪柝聲弟兄將近90年前寫下的歌詞:「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讓我盡力而不被人記,讓我受苦而不被人睹。」似乎在傳頌著一個古老卻深刻的信仰歷程,也是一個完整、高效團隊不可或缺的重要拼圖。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