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喪者如何熬過普世歡騰時刻?藍色聖誕崇拜提供安慰

3974_藍色聖誕崇拜_1
以下照片來源:First Baptist Church of the City of Washington, DC臉書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美國華府的第一浸信會在聖誕節前夕,特別安排了「藍色聖誕崇拜」,在一片歡慶氣氛中,為那些仍在傷痛中的信徒帶來安慰。在教堂內,綠色花圈妝點著祭壇上的十字架,紅色與白色的聖誕紅錯落,在微微的燈火與燭光中,依稀見到每一排座位前頭都細心地放了一盒面紙。

蒲先生(Charles Pugh)是位音樂家,每逢節日都會來到這所教會參加特別崇拜。他是位音樂家,非常想念他的家人,卻因故失去聯繫,就連一個半月前他父親過世時,也無法見他最後一面。

3974_藍色聖誕崇拜_3

左:崇拜獻詩。右:牧者為悲傷的信徒禱告。

最歡樂與最漫長的一夜
在華府與全美各地,還有不少類似活動紀念著這一年中,或許是最漫長的一夜。儘管觸目可及都是金光閃閃的聖誕樹,四處可聞歡樂的節慶音樂,但這些特別的崇拜卻紀念那些仍在傷痛中的人,因為對他們而言,節慶恐怕恰是整年度裡最黑暗無邊的一段時日。

教會資深牧師潘尼頓羅素(Julie Pennington-Russell)表示,對那些內心有缺憾的人來說,聖誕節又格外煎熬,尤其值此眾人歡欣團聚的時刻,更覺應當壓抑欲淚的衝動,但在教會中,這些人可以自在地宣洩情緒。

在藍色聖誕崇拜中,有輕柔的琴音陪伴,失喪的人能為失去的摯愛點上一盞燭光,與教會同工一同禱告。前來參加者有老有少,有的哽咽抽泣,有的勉強自持,也以「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回應啟應文,並一同唱著《這位奇妙嬰孩是誰》。

克拉克牧師(Paul Clark)在教會擔任諮商,在見證時憶起母親在1984那年的聖誕節期間過世;如今他也剛被診斷出罹患肌肉萎縮症,也就是一般所說的「漸凍症」。他說:「我們來到世上為要去活、去愛,最終走向死亡。在生死之間,我們應該如何揮灑?」

3974_藍色聖誕崇拜_4

克拉克牧師(Paul Clark)

不需為自己的憂傷感到抱歉
第一浸信會已經連續兩年舉辦藍色聖誕主日崇拜。事實上,過去一、二十年來,藍色聖誕的傳統在北美地區似已流傳開來。最初,類似的紀念活動多半由醫院或收容所舉辦,好讓不幸事件中的生還者,在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中熬過聖誕節。聯合衛理公會負責崇拜的波頓愛德華(Taylor Burton-Edwards)表示,該教會自80年代及90年代便開始舉辦類似的崇拜。

位於達拉斯的耶穌升天聖公會(Episcopal Church of the Ascension)今年初次舉行藍色聖誕崇拜,盼望提供一個既安全又安靜的場所,讓哀痛者盡情地哀悼、追念或回憶,卻不需為自己的憂傷感到抱歉。龐德斯牧師(Marci Pounder)說道,需要特別崇拜的信徒不一定是失去至親,也有可能是為了破鏡難圓的婚姻、不孕、失業等。

除了基督教會以外,天主教會也有類似的彌撒形式,例如5年前從肯塔基州開始,神父在教區通訊專欄中撰文提醒有關節慶中不為人所知的哀傷,結果引起廣大的回響。另外,有些教會則在更早的感恩節期間,便開始為那些在節日中格外觸景傷情的會友或訪客提供支援。

非營利組織《分享憂傷》製作了一部有關如何挺過節日煎熬的影片,至今已有8千多間教會採用,自2008年至2012年以來成長了80%。小組成員一同觀賞影片,長者們則分享如何面對伴隨節日而來的各種預期,例如事先做出參與聚會的承諾,畢竟在節慶期間通常更想要逃避聚會。凡是參與藍色聖誕崇拜的人,教會仍然歡迎他們也參加聖誕晚會。

至少蒲先生並不排除參與聖誕晚會的可能性,「那可以令我回憶起生命中較為歡樂的片刻」,「況且我也不是個一天到晚自怨自艾的人。」

3974_藍色聖誕崇拜_6

第一浸信會的藍色聖誕節崇拜在週間舉行,雖然參與人數不多,卻安慰了仍在傷痛中的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