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聖誕》越來越小的聖誕樹

3974_越來越小的聖誕樹


◎愛力思

自從我和先生受洗後,聖誕節就成為我們家的大節日。新鮮基督徒,總是滿心歡喜迎接聖誕節,也會想配合節期妝點家裡。

第一年,我費心選購一棵茂密的五呎聖誕樹,竭盡所能地布置它。整個家,也因為那棵熱鬧的聖誕樹而顯得喜氣洋洋。

我向當時就讀幼稚園的女兒講述聖誕老公公的故事。在孩子滿心期待聖誕禮物時,我哄她:「聖誕節前,聖誕老公公會打電話來詢問小朋友的表現,幫小朋友打分數;分數越高,禮物越大。」

「聖誕老公公」藥效僅兩天
冬日清晨,小孩賴床,我又哄她:「昨天聖誕老公公有打電話來詢問妳生活上的表現,我告訴他,妳很乖,他說要幫妳加分!」孩子聽到後,立刻從床上躍起。

哇!這招太好用了,隔天又試了一次,依舊有效。

第三天,我再試一次。這次,小孩竟然不起床,賴在床上說:「媽,聖誕老公公昨天也有打電話給我。」

我驚問:「他說些什麼?」

小孩:「聖誕老公公告訴我,我已經滿分了!」然後,她將棉被拉上,繼續睡……。啊,聖誕老公公的藥效,竟然只有兩天!

雖是如此,那年聖誕夜,我們還是在燭光晚餐中數算這一年的恩典,許下來年願望,也拆開「聖誕老公公」為大家準備的聖誕禮物。就這樣,我們度過一個非常有節慶氣氛的歡樂聖誕節。

第二年,我們又玩了一次這樣的活動。為了取信小孩,還拜託親友扮演聖誕老公公打電話家訪。但是,七歲的孩子已經開始挑戰「聖誕老公公」存在的事實,她用注音符號寫了一張「聖誕老公公真面目事件—可疑點」。於是,那個會打電話查詢小孩表現、會送禮物、會寫卡片的聖誕老公公,就只出現到孩子七歲為止。

聖誕老公公的遊戲雖然熱鬧有趣,但是連小孩玩過兩回後,都可以察覺出當中的不真實,於是,我開始向孩子還原聖誕節的真正意義。

第三年,溫馨的燭光晚餐還是照常舉辦。但是,十一月打開聖誕樹、一月收拾聖誕樹,開始變成一件累人的例行公事。漸漸地,樹上的飾品也開始壞了、少了,以致聖誕樹看起來好像變瘦了。接著幾年,聖誕樹就越來越瘦了。

後來,因為搬家,聖誕樹就送人了。

從不同角度看節期要角
隔年,我買了一個約四十公分的陶塑聖誕樹,進入聖誕節期,就將它的燈光打開,讓燈光為冬夜帶來溫暖、平安的氣息。過往那種大陣仗的聖誕布置活動,也開始由這個小小聖誕樹取代。

隨著聖誕樹越變越小,我的基督徒年資也越來越大。我看待聖誕樹上的燈光,也有了不同的角度。

初始成為基督徒那幾年,聖誕樹上珍珠般的燈光是美麗的裝飾品,也是這個節期的要角。然而,走過這些年,我卻在小小聖誕樹的微弱燈光中,感受到它使黑夜仍有溫暖與盼望。在我人生的道路上,神就好像那微弱的燈光,讓我在漆黑中猶有方向,也讓我不孤單。

漆黑隧道上的前行微光
七年前,我們在東部一家搖搖欲墜的私校教書,過著如同以色列人在埃及般的生活,雖然很想離開,卻苦無機會。日子就像是走在漫長暗黑的隧道中。那時候,神的話是我們唯一可以倚靠的微弱燈光。但是,燈光極微弱,它只指引腳前的一步路,卻無法看到遠方的狀況。而我們,也只能依憑著它,度過每一天,完全不知道隧道的盡頭在哪裡?

那時,心是苦的,卻不敢離開神,因為我很清楚:儘管燈光微弱,但若無這燈光,我們必在黑暗中跌撞。

隧道的路,也是信心的路。走了數年,先生投遞到國立大學的履歷終於有了回音。接到好消息那一刻,我忍不住在淚眼中稱謝神。那年聖誕節前夕,神領我們走出隧道,看見天光。

在這之後,我開始學習在聖誕節期時,放慢腳步,靜靜回顧自己與耶穌同行的日子。唯有通過記憶旅程,回顧耶穌在自己生命中的作為,這樣,我才能真真實實地理解自己到底在歡慶什麼?

獻上自己  回應生命之光
前些日子,我觀看BBC製作的影片《基督降生記》(The Nativity),深刻感受到世上的第一個聖誕節,是那麼地寧靜、簡單、充滿謙卑,迴異於今日。

影片鮮活地從人性觀點呈現在室女子馬利亞,因順服聖靈感孕,在世間所經歷的屈辱,成為聖子的母親。現在看來,雖極榮耀,馬利亞卻經歷了最艱辛、難堪的歷程。也讓我想起謝懷安牧師在《我信—談使徒信經》書上所言:「生命中最大的見證,來自生命中最大的恥辱;生命中最大的榮耀,來自生命中最殘酷的犧牲。」

神賜下愛子,成為許多人生命中的光。東方三博士為此獻上黃金、乳香、沒藥。相對於三博士,我們如何回應這份大禮?

有一位弟兄和我分享,他給自己訂下操練目標:今年是「順服神」,明年是「靜默」。我想,這是很深摯的回應—獻上自己為祭!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