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心路》上帝親自幫我演講

Speaker at Business Conference and Presentation.


◎吳立夫(外商公司總經理)

從事業務工作多年,進入保險業和直銷業當上主管後,開始需要講課培訓,也必須面對客戶進行簡報和主講招商會議。

大家都以為我口若懸河,必然個性很活潑,其實我是個內向到不行的人,而且很怕跟人家講話,尤其是一對一的談話,幾乎不跟我認識超過十年以上的人聊天。

台上熱絡台下躲藏  
記得幾年前剛接一家美商公司的大中華區主管,在第一次培訓時,一開口我便這樣自我介紹:「我是吳立夫,我是亞斯伯格症患者。」其實我根本沒想到我怎麼會這樣介紹自己,台下的同事開始露出緊張且狐疑的神情,他們大概心想:「總經理怎麼了?」

當時台下的經銷商學員們靜默了約卅秒,隨之而來的就是噴出笑聲:「怎麼可能,哈哈哈哈!」下課後學員們紛紛交頭接耳,然後說:「那是跟柯P一樣嗎?」

其實當天上課前,有許多學員本來很興奮地要跟我一起合影,也有不少人想來跟我聊天。這些事情在一般人眼中看起來非常稀鬆平常,尤其我是新官上任,應該極力爭取好印象才對。但是面對這種事,在我心中只有三個字:「好可怕!」居然匆匆逃走了。

上課之前我就躲在角落,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等下開訓要講什麼。事實上,即便已經當了廿年以上的講師,每次上台就是腦袋一片空白,壓力大到必須將皮鞋鞋帶緊緊綁好,前一餐不敢吃,得空著肚子,然後因為緊張,往往臭著一張臉面對我的同事和來賓。

所以,儘管我在台上表現熱絡,因著在台下有些失禮的行為,往往還是有人因此很討厭我。當然我極力避免,但很難不因緊張擺出臭臉。

於是多年來,我在這個需要圓滑處事的職場環境中開始被排斥,只因公司常常沒人能上台,沒有人能做簡報,只有我來,自己反而更孤芳自賞起來,也越發驕傲,覺得自己真是太重要了。

禱告之後的神來一筆
自從信主之後,我開始懂得交託,在每一次上台之前,躲在休息室或無人之處禱告。當然每次上台前的禁食照舊,但已經慢慢地不需要綁緊鞋帶。很奇妙的,自從開始在上台前禱告,我再也不依靠自己有廿多年經驗,每次就是向上帝禱告:「神啊!我等一下該講什麼?」就算禱告前腦袋還是一片空白,一上台觀眾掌聲如雷,我的嘴巴似乎就像不是自己的,常常會自動冒出話來。

碰巧那一年,柯P剛選上台北市長,亞斯伯格症正好是熱門的話題,這次開訓演說,彷彿有了亞斯伯格症,再白目、再惹人厭的行為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因此以亞斯伯格症患者來介紹自己,也是禱告之後的神來一筆,卻沒想到引來更好的效果。那幾天,如果我不小心擺了臭臉,或是搞害羞躲起來,大家也沒怪我。

相對的,因著大家在媒體上對柯P的印象,於是討論起我這個總經理的行為,果然是可以被理解的;還會進一步討論亞斯伯格症患者的種種行為模式,然後在我跟他們互動的種種行為中找印證。

於是白目變成直率,害羞變成老實,精於數字這件事,讓大家對我更安心了,因為知道他們在種種繁雜的獎金計算問題或業績達成的目標設定上,找我就對了!

接著我漸漸發現,過去常常準備一堆課程逼台下學員聽,結果變成我講我的、學員繼續打瞌睡;或是自以為了不起,講了一場漂亮的演講,結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在說什麼。

禱告之後,我真正懂得和台下觀眾互動了。因為我把台下觀眾和學員交給上帝了!只有上帝知道我該講什麼、他們想聽什麼。

讓神成就  不再非我不可  
有時候我會放棄準備了一整個晚上的講題內容,臨時在台上決定講一個小故事。有時候在重大演講前感冒失聲說不出話來,卻在禱告後一上台發出聲音,但一下台卻又恢復失聲狀態。

甚至我還曾經在一場培訓時經過禱告,決定那場自己不講,臨時把一整個下午培訓,丟給一個剛升主管的屬下。同為基督徒的她臨時被徵召,也很緊張,只得努力禱告。後來她的課程在當日意外收到歡迎,也讓日後培訓和大型會議有更棒的講師陣容。

到後來,我也讓其他同事們全權處理客戶服務,試著自己解決客戶問題。因為平日的噓寒問暖我做不到,但我能在關鍵時刻,幫助解決困難的問題,也因此讓屬下有更多發揮空間。

漸漸地,我也開始減少上台,反而在台下有很多精神笑臉迎人,幫著接待客人,也把更多心力放在台下,幫屬下指點大方向與事業夥伴之間的溝通,以及更多的公司和外部資源的引進,甚至請外部講師來協助我們的培訓課程,不再以為只有自己才能做到。

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凡事交託,讓神自己來成就!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