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2》初代教會的寡婦:上帝的祭壇

3976_初代教會的寡婦:上帝的祭壇
義大利拉文納新聖亞波里納馬賽克壁畫,描繪得勝的貞女排列跟隨三博士朝拜耶穌。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我們從聖經當中看到,初代教會建立之初,立刻面臨了治理的挑戰。由於五旬節聖靈大澆灌,催生了教會的誕生,使徒們佈道的果效驚人。根據使徒行傳的記錄,光是首兩場使徒的宣講,就有上千人歸主。當時的屬靈領袖馬上面對的是龐大的群體,他們是受到多元文化影響,擁有不同語言的信眾。而寡婦們的牧養似乎首當其衝,光在她們當中,就有講希臘語及希伯來語的族群之分。

我們從教牧書信的記載,可見當時教會「寡婦」比例應該不少。提摩太前書第五章,特別針對這個族群進行深入的討論和教牧關顧的提醒:牧者除了要留心那孤苦無依、需要救濟的寡婦之外,也需警戒教會內守寡的婦女謹言慎行,不落入外人口舌(提摩太前書五章14-16節)。

初代教會的社會背景
何以寡婦的牧養在新約教會建立初始,一直都是關鍵性的牧養族群呢?這應該是跟當時羅馬帝國時期,普遍的社會婚嫁風氣有關。

當時社會的家庭結構多半是老夫少妻。一些歷史文獻讓我們知道,絕大部份的女性都是在荳蔻年華年齡出嫁,但也常常因產難或生育後,在二、三十歲左右過世。因此,已過中年的鰥夫再娶年齡懸殊的少女情況普遍。加上羅馬帝國時期,男性平均壽命不算太高,日後,正值青春的妻子即使身強體壯,卻也不得不面對年輕守寡的痛苦現實。

福音廣傳後,各方各族不分男女老少陸續加入教會,此時的寡婦族群,成為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出身名門富戶的遺孀生活無虞,信主之後樂善好施;有些寡婦則是一貧如洗,需要教會救濟。然而,她們同時凝聚成一股教會發展中的堅固陣容,成為「支援屬靈前線」的後方補給站。有關早期「寡婦」團體的事奉因地制宜,學者們見解各異。但是流傳至今的一些歷史文獻讓我們看到,寡婦在初代教會發展進程中,似乎形成一種特定的「職份」。

早期教父對寡婦的描述
由公元三世紀西方教父、羅馬的希坡律坨(170-235AD)所寫的《使徒傳統》(Apostolic Tradition)第十一條便提到:「當一個寡婦被派任職的時候,不要給她行按手禮,只要提名委派她就夠了。如果她的丈夫已經去世很久,可以立時派她任職;但是如果她的丈夫新近才去世,那就不可信任她;即便她已經上了年紀,她也必須經過長時期的考驗,因為情欲時常在那些順從情欲的人裡面生根難拔。寡婦奉派只要用言語,使她與其他寡婦為伍;不要給她行按手禮,因為她不舉行聖餐,也沒有神聖的牧職。按手禮是專為按立教士而設的,好預備他們執行他們牧養教會的責任。但是寡婦奉派是為了禱告,而禱告乃是眾人的本分。」

公元二世紀末、三世紀初,某些區域的教會逐漸視寡婦為一種職份,並以禱告作為主力事奉的作法,是從聖經當中找到執行根據。例如守寡多年的亞拿,在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神,被視為經典事奉的範例(路加福音二章36-37節);耶穌勉人禱告不可灰心中的比喻,主角即是寡婦(路加福音十八章1-8節)。連提摩太前書五章5節也說:「那獨居無靠、真為寡婦的,是仰賴神,晝夜不住地祈求禱告。」

東方教父俄利根(185-254AD)在《路加福音講道集》中提到:「不僅是淫亂,再婚也使人不能在教會裡擔任職務。結過第二次婚的人不可作主教、長老、執事、寡婦。」

在這句話中,寡婦與主教、長老和執事並列,使一些學者更斷定在初代教會時期,寡婦早已被視為體制下的一類「職份」。而這種職份的主要工作,是成為禱告團隊。如同使徒遺訓所強調的,禱告是每個人當盡的本分,但是有寡婦職份的人更當在禱告事奉上,成為站在第一線事奉的主教、長老和執事們堅強的後盾。

使徒約翰的門生,也是示每拿的主教坡旅甲在《致腓立比人書》四章3節便強調:「寡婦必須嚴肅地思想自己對主的信心,和不斷為眾人祈禱,遠避所有誹謗、中傷、作假見證、貪財和任何形式的敗壞,要知道她們是『上帝的祭壇』。」

承擔這等職份的寡婦們不准再婚,守寡必須超過一定年數,確保她們長年貞潔。她們在寡婦中間擔任教導者,並且指導一些年輕的婦女,幫助她們成為賢妻良母且樂於賙濟窮人。

寡婦成為一群神聖的群體

提摩太前書五章3節說:「要尊敬那真為寡婦的。」初代東方教會的教父屈梭多模在《致一年輕寡婦書》便說:「真寡婦這個稱號不代表災難,而是代表榮譽,甚至是至高的榮譽。……有一個詭辯派的教師喊道:『天啊,基督徒之中那些婦女真好!』寡婦很受人敬仰和稱讚,這不只來自我們自己,也來自教會外的人。蒙福的保羅知道這些,就說:『寡婦記在冊子上,必須年紀到六十歲。』而且,他不只訂下年紀這個很大的要求,還提出其他條件,才准許寡婦名列這個神聖的群體之中。一個寡婦必須『有行善的名聲,就如養育兒女,接待遠人,洗聖徒的腳,救濟遭難的人,竭力行各樣善事。』天啊!這是怎樣的考驗和檢查!他對寡婦要求多大的美德,而且他界定得多麼清晰!假如他不是想給寡婦一個榮耀尊貴的位置,就不會這樣做了。」

寡婦曾一度成為高門檻的體制,需要時間來印證,她們是否符合貞潔品格與敬虔信仰的表率。所以,「真寡婦」的職份與教會監督及執事一樣,都有嚴格把關的遴選標準,在教會事奉中佔一席之地。

委身禱告祭壇的幕後英雄
在教會發展的過程中,有些地方開始把守獨身多年的貞女,或是因特殊緣故,離開丈夫過獨居修道生活的婦女都納入「寡婦」行列。因為在教會的定義裡,寡婦已不再用是否已婚、喪偶來做識別,而是以她們專門服事的型態作為定位:她們是上帝的祭壇,祭壇上的火不可熄滅;她們是婦女生命事奉的榜樣,常以身教及言教來服事人。她們在早期教會往外拓展、往內鞏固的階段,成為一群不容小覷的力量,以及委身禱告祭壇的幕後英雄。

只是隨著寡婦的定義被擴充,甚至沒有年齡界定,最後流於鬆散,連北非教父特土良在《貞女的面紗》著述中,也予以抨擊。加上教會疊床架屋的體制發展,開始拉抬神職身份,架空信徒的事奉參與,包括貶抑婦女的服事,最後「上帝的祭壇」就在教會史上消聲匿跡。

直至近代,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要求下,任內時期開始設立一個專為教宗和樞機禱告的女修會。有七位隱名的修女進駐梵蒂崗作守望者,如此作法類似早期教會「寡婦們」的事奉,在手潔心清中以火熱的禱告,來托持著站在第一線的事奉者。

羅馬卡利古斯地下墓穴舉手祈禱的婦女(作者拍攝)

羅馬卡利古斯地下墓穴舉手祈禱的婦女(作者拍攝)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