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氾濫、語言不通─緬東高原跨民族宣教挑戰

3977_緬東高原宣教挑戰1
生命糧教會福音隊向阿尼族傳福音。(照片皆作者提供)


◎謝偉士(以琳基督徒中心長老/建築師)

「緬東山上的村寨裡,很多村民沒有身份、不懂緬文,也沒聽過福音。有一些村寨雖然與外界有聯繫,但是全村都在吸毒……。」景棟弄努基督教浸信生命糧教會的李雙文牧師,在緬甸東部高原事奉已超過廿年,這是他對當地的描述。

近幾年,當地基礎建設略有進展,主要道路開始鋪設柏油,居住房屋也從傳統的茅草屋,改善到磚造及水泥房,城裡越來越多樓房,供電也漸趨穩定。

位居中寮泰緬四國交通樞紐
位在緬甸東部高原區的景棟市,是個鄰近邊界的大城,一個半小時車程可到中國、寮國,下山兩個半小時就到泰國,成為高原各族的生活資源中心。

身為果敢族的華人牧師李雙文,看到這片高原上被毒品轄制的人們亟需福音,選擇在景棟落腳建立教會,向佤族、傣族、拉胡族、阿卡族、阿尼族等少數民族佈道。

他看這片禾場太大了,總想把三天工作在一天做完,於是每年農忙後的十一月到四月間,李牧師都率領著福音隊往山裡跑,用極少的開支,到哪裡、吃睡就在那裏,十六年來沒有停止佈道。

深山裡的山寨與世隔絕,常見十幾歲的孩子沒有衣服穿,福音隊一到,整村的人都跑光。村民與外界不相往來,最多就是遇到上山賣鹽巴的外人。

生命糧教會的福音隊把喇叭掛在樹上,接上發電機,看村民屬什麼族,就廣播什麼族的話,並告訴他們不用怕,表明來意。通常要一直等到天黑,村寨的長老才會拿水來給福音隊洗手,交談後再請村寨法師來,談好再由長老幫忙廣播,招呼村民回家。

可是第一個晚上,村民只會在自己家裡偷看福音隊的佈道會演出,第二個晚上就陸續出來,到了第三天全村都加入,也極力邀請福音隊隔年再過去。

毒品比飲水更容易買到
目前生命糧教會的運作,有一些華人團隊支持,包含泰北新生命福音戒毒中心支持戒毒所和孤兒院,甚至有位弟兄一個人就支持多位同工的生活費,還有信義會新竹勝利堂支持同工,台北靈糧堂、新竹靈糧堂支持培訓佈道事工,以及許多主知名的弟兄姊妹關心與奉獻。

緬東的毒品綑綁尤其激烈,以前一顆嗎啡台幣200元,現在只要6元,合成毒品非常氾濫,比衛生水更容易買,要多少都買得到

每當教會進入家庭佈道時,每個家庭都有一篇吸毒的故事。講福音、講耶穌,村民不接納,覺得說這些信息都沒有用。一旦家裡有人吸毒,為了買毒又偷又搶,又開始發狂打人,村民就來拜託教會收留。他們覺得只要信耶穌就會戒毒,教會就留下這些人,幫他們開戒毒所。這裡好像是他們的避難所、逃城,唯一使他們可以重新站起來的地方。

「整個緬甸都在吸毒,滿街上看到的年輕人大多吸毒,什麼都吸,從臉色就看得出是吸了什麼毒。」李牧師感嘆的說,想戒毒的人不多,自願戒毒的更少,到處有人毒癮發作倒在路邊,也不會有人來多看你一眼。政府有公立的戒毒中心,靠藥物克制,但這些人一出來馬上又開始吸,因為身邊都是毒品。

滿街青年吸毒 搶救兒少靈魂
教會的戒毒中心用愛、用禱告,帶著戒毒者一起勞動,陪伴吸毒者度過最辛苦的頭一個月後,第二個月,他們開始恢復人形且食量大增,廿位戒毒者吃得比八十個孩子還要多,一直要大吃四個月才恢復正常。而這些食物都要教會自己種、自己養,所以開展戒毒事工連伙食負擔都很大。

前陣子戒毒中心的弟兄被蛇咬,是在砍玉米的時候踩到蛇,腫的厲害,痊癒後還是會回到田裡繼續工作。但是他們剛到戒毒中心來的時候,是個毒癮纏身沒有盼望的人,不工作、不在乎家人、不在乎生死,不為明天憂慮,只憂慮等一下有沒有毒可以吸。

緬東販毒、吸毒的情況極為嚴重,放眼望去,幾乎每一家都有人吸毒,十歲、八歲也在吸。年輕人三、四十個人聚眾在廣場、墳地吸毒,只要吸毒一次、就被毒品終身綑綁;而被送到教會的有吸毒的孩子,也有父母吸毒、被撇下的孤兒。

政府雖有孤兒院,但孩子被送到公立孤兒院,就必須成為佛教徒。現在有大量少數民族的父母,要把孩子送來教會,可是教會能力也有限,要有空間、有水源、要管理。生命糧教會一直號召山上教會投入照顧兒少與戒毒事工,但鮮少得到回應,主要是必須付出代價,要出錢、出時間。

當來到生命糧教會的孩子漸漸長大,也上了大學,如果沒有人陪伴他們,他們不但不認識主,更不可能有機會來事奉神。這裡的孩子們,清晨五點就要起床上中文課,七點吃早餐後上緬文學校,每天晚餐後要背聖經,再去自習。

緬甸學校很競爭,學生升學壓力大,大學錄取率不到40%,有些區的錄取率只有18%,山上少數民族的孩子們很難跟得上學業。但大家發現送到教會的孩子比較有規矩,比較聽話,拼命往這裡送,可是目前空間不夠,如果資源充足的話,估計收了300人,還是有人再送來。

來到教會的孩子,背完聖經就開始自習。

來到教會的孩子,背完聖經就開始自習。

學習各族語言 建立信仰連結
在緬甸135個民族中,每個族都竭力保有自己的主權與土地,除了羅興亞危機外,還有八個族正在打仗,沒打仗的各族要彼此包容也相當困難。況且緬甸政府對邊界城市的影響力有限,這個時候華人若能講些該族的語言,提供生活上的協助與關愛,很容易被接納。

不過,教會過去外展的佈道點大多偏遠,還曾經佈道會晚上十一點半才剛結束,大夥兒睡一下,凌晨兩點又要開車出發。路途多半是沒有柏油的山路,如果再遇到下雨天,甚至全程都要淋著雨。坐在貨車上的福音隊員相當辛苦,但是看到結出福音的果子時,同工們的喜樂是無法形容的。

今年二月,生命糧教會福音隊到金山角的最深處,也就是緬甸、寮國與中國的交界,向傣族佈道一個星期,每個晚上去一處村寨,大家反應非常好。其實各種族間有著明顯的差異,從長相姿態、文化、語言都不同,飲食也有顯著差異。例如傣族喜歡吃蟲,蟋蟀、青蛙、竹蟲、蟬,長久以來吃慣了,現在還是吃;而拉胡族人則是餐餐吃辣椒。少數民族只接納同族傳道人的文化,對教會建立是個挑戰,例如福音隊去過戰亂頻繁的佤族佈道,有人信主,就要建立佈道所,必須留下佤族的同工在當地擔任傳道,再漸漸與周邊、政府與地方軍隊建立關係,從小間佈道所成長到建立專用的教堂。

戒毒弟兄自製營建材料
浸信生命糧教會今年十二月的佈道行程中,有段布朗族的行程,因為布朗族還沒有一個人信主。透過這次聖誕節佈道,教會與他們接觸,白天是個人談道時間,教會讓三位不同族的學生一組去佈道,語言溝通上能夠互相支應,晚上再辦聯合佈道會。

由於這些村寨都怕鬼,一生病就找巫師、法師,所以只要有十個人信主,就建立佈道所,派傳道老師留下來。但村裡不可能有多的房子可以租給教會做為佈道所,都必須自己動手蓋!

搭建簡單的茅屋比較容易,但最多兩年就要換屋頂,而且又怕火,長久之計還是得建鋼筋水泥的房子。其實李牧師已鍛鍊到可以自己營建,甚至還幫助鰥寡孤獨的會友規畫住家、買材料,再找戒毒中心的弟兄幫忙施工。

然而當教會開拓的佈道點越來越多,培訓當左右手的同工們,卻一個個都被差派到前線去了。目前六個點的廿幾位同工在各處,有些地方受政軍局勢不穩的影響,沒辦法常常往來,當地也不見得有銀行,補給上就比較辛苦。

目前緬東基礎設施仍以城市為主,從今年開始,景棟水力發電廠可以穩定供電,市區的電信訊號也覆蓋完整,但仍無自來水,周邊池塘水或地下水源都混濁腥臭。李牧師帶著同工到山上的菜園,鑿深井取得較乾淨的地下水源後,自設水塔接管一公里到教會使用,是個變通的有效方法。

由於緬東臨近泰北,建材資源多從邊境城市採購而來,受限於運輸條件,鋼筋都是對折後搬運。如果更深入山區,建材運送成本就更高,例如袋裝水泥在山裡比平地貴了一倍,所以村民蓋屋都會搭配在地材料,或自己製造。像戒毒中心的弟兄們,就自己手製砌牆用的混凝土磚,自己砍木頭搭屋架等。

福音進入緬東絕佳時機
整體而言,東南亞國家急速發展,別小看山區裡這些被稱為第四世界,靠著採集、游牧生活的人們,如今都跳躍式的使用智慧型手機、最新的LED燈、太陽能光電板,完全可以銜接上現今科技的發展。

東南亞多國早期被英、法、葡、西、荷蘭等國殖民,如今獨立開放後,也顯出獨特的相容性。這些國家的營建工地幾乎無國界,好比用泰國水泥、越南鋼筋、中國焊條,而且施工圖英制公制參雜、中泰緬等文字參雜,無非是另一種營建優勢。

從照顧、培訓到差派,浸信生命糧教會已經是緬東高原福音廣傳的一個基地。現在因應孤兒院、培訓的需要,教會正籌建新的會堂與配套設施,盼望原地可以建四層樓的建築,包含容納500人的禮拜堂、辦公行政、教室、多功能活動室、150人副堂、宿舍、廚房及300人的餐廳,合計樓地板面積兩千平方公尺(約21500平方英呎),成為緬東地區華人教會的培訓中心。希望透過這些設施,訓練少數民族青年成為福音工人,差派他們回到家鄉傳福音、牧養信徒、建立教會。

現階段,生命糧教會的土地已經取得宗教用地登記。宗教地核准是個不可思議的恩典,連英國留下來的百年教會至今都難以取得。而接下來教會正辦理免稅申請,我們齊心為此禱告。李牧師深深覺得,做福音事工的時機很重要,該栽種、該收割的時候要快去。如果現在國家正開發的時候,福音不進去,等其他資訊陸續進去,就越來越難傳福音。所以越遠越要去,越缺資源越要去。

當地混濁的生活用水,拿來供一般洗滌用。

當地混濁的生活用水,拿來供一般洗滌用。

作者(右2)在建堂預定地前與李雙文牧師(左2)討論。

作者(右2)在建堂預定地前與李雙文牧師(左2)討論。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