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故事》負債千萬的祝福

3979_負債千萬的祝福


◎艾言樂

過去每每在新聞或是見證中,聽到有人負債千萬,總是淡然視之,不是蔑視他人的苦難,實在是對這樣的天文數字無法想像。

我一不從商,二不沾賭,常以顏回之一簞食一瓢飲作為生活法則,收支平衡讓我鮮少在家用帳本上圈畫過四個零以上的數字。可在去年的九月,我也跟一些出色的生意人一樣,經受了負債千萬的人生低谷。

眼光保守  嘆錯過買房時機
那天,母親在問清楚我跟銀行貸款的數字後,驚恐的直說:「你膽子真大,只有一百多萬的存款,敢買超過它十倍的房子。」如果不是有上帝當靠山,我也很難想像,我會做出這個有違我個人風格的決定。或者說,我和外子都不喜歡欠債,婚後長期租屋。我們對於買房的眼光既保守又執著,總以為是要住一輩子的,就什麼缺點也不能有。

熟識外子超過廿年的建築師好友就曾提過:「你老公如果當年聽從我的建議,跟我一起買房,現在身價沒有上千萬,也至少好幾個百萬。」單身時的外子沒有為將來鋪路,數字不精的我,在單身階段也好不到哪去。

那些在台北打拼的日子,曾在吳興街看上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要價一百多萬,當時手頭沒有多少積蓄,遲遲不敢下手,那時101大樓也還未登場,我卻不知把握。

因為我以為這生只要存到一百萬,就可以退休悠哉生活,何需被那百萬的房貸綁住自由。誰知存到一百萬以後,幣值大貶,所謂的百萬富翁已成歷史名詞,房價節節高昇,我越發體會無殼蝸牛抗爭的心境,錯過的機會再也沒有重來。

結束漂泊  以為一切太平
買下千萬「豪宅」的決定,既是大環境所迫,也是我的生活彷彿走到了死胡同,非得找尋出口不可。

由於工作關係,我與外子始終分隔兩地,其中有過兩年半的育嬰假,全家相聚在我工作的埔里小鎮。那時我是快樂的,日日都可見到愛子和老公,餐餐有熱飯可食,我要的幸福很簡單。

然而,外子一點也不開心,儘管每天可以看球賽,這是上班難有的享受;也不乏社交生活,宿舍區的婆婆媽媽都視外子為最佳老公人選,他們的先生也忍不住告訴我:「你嫁了一百分的老公。」教會服事更少不了外子的身影,他因而熟識了幾位弟兄;我甚至有錯覺,這間鄉下教會在那幾年特別有活力,人數也微幅增加。

外子愛老婆、愛孩子,但他還是希望回到職場,畢竟他的成長年代還不曾有過新好男人這個名詞,更遑論兩性平權的議題。他想要開心花錢,而不是跟老婆伸手。我拿出當貴「夫」人的好處,上班要受氣的壞處,多方勸慰,仍是徒勞無功。

先生重回職場,我們就得重覓居所。在過去居賃附近,妹妹幫我們看上了一間舊公寓,兩室一廳,是窄狹了點,但窗外樹影婆娑,是城市之難得,尤其房價較之租屋期又漲了兩倍,就算貸款也要買下。

漂泊的孤舟終有定錨的時刻,經外子仔細整修後,舊宅也有新屋的姿態。我們開始為著屋子的擺設和孩子的未來畫出大餅,彷彿小家庭的太平盛世就要來到。

我一如每日清晨外出覓食的母鳥,每週以高鐵為翅,飛越半個台灣,覓尋填飽銀行那張大口的紙糧。回家的時刻,已是人潮特多的星期五,我需要四次換車,汽車高鐵汽車,每次都得提早排隊,精神緊繃直到最後一哩騎上YouBike的路。舟車勞頓,不再是書中的名詞,而是真實生活的寫照。

回家的最後一哩路,我是鄉下人上大街,握持著車把的雙手顫抖著,橘黃單騎如同一熒車河中的微光,歪曲斜進地閃爍著。繞經市場,菜、肉、水果、牛奶、雞蛋等一週食材,順勢添購,要不是負重有限,好想再多買一點,就像守護家人的心,永遠不嫌多。

夫妻打拼  如陀螺不停旋轉
工作重擔壓力無限,兩子稚幼更不能缺乏母親的溫暖,我在時間空間中奔跑,宛如不停旋轉的陀螺。那個一百分老公,成了一百分員工,或許要減個五分,因為週間下班後他得獨自陪伴兩小,早逾半百的他,勉強顧到小孩穿暖吃飽,已經精疲力竭,根本無暇也無力操持家務。

兒子們是野放山林的小獸,他們隨意築巢建窩,散置各處的玩具,完全不受文明人的規約,每每返家都以為進入災區;最令人崩潰的是,我賴以為生的書筆紙張,常常躲逃無門。夜深人靜,警報解除,我卻輾轉難眠,無心延續帶回家中的工作,只能拿起聖經尋求安慰,禱告中不禁淚如雨下:「我的神,我的父,你軟弱的女兒已經撐不下去了,我要何去何從,請你指教我。」

我不斷的禱告,不斷的尋求,也試著到北部面試,甚至跟外子再次提議是否我就離開職場,全心顧家,但外子眉頭深鎖,完全反對。我縱有些許失落,想起婚前父親要求外子在生活上要多擔待我一點,放出的紅利就是我可以經濟獨立,今日我又豈能將家計重擔全壓在外子肩頭?

每回讀到親子教育書上勸勉婦女要「樂意走上這個世代早已唾棄,但卻為神所祝福和肯定的『全職母親』的蒙福之路」,我總是負疚無奈,不明事情底蘊的人,大概也以為我是那唾棄全職母親之流吧?事實上,如果我們的人生真能遵照專家學者提供的公式臻至美好,教養之書又何需推陳出新。

或許,每個人的家庭都有各自運轉的規律,上帝對我們人生的計畫,不是只有一套,而是充滿創意和可能性。我們需要來自上主的智慧,尋找到最適合自己家庭的模式。

換房難題  交給主來帶領
我的工作是多年前閉門禱告與上帝拔河的答案,即便偶有挫折不快,我都稟持著:既然是上帝領我來此,祂必使我安然度過。再次思量,漸次明白這是上帝為我預備的禾場,我的心需要安靜在這裡。

為了簡化生活的路徑,外子同意把山上的宿舍退還。好幾書櫥的書和好幾大箱外子半生的記憶是塞不進原有的蝸居,更何況婚前外子就許諾要給我一間書房,我們面臨換房的難題。

抉擇是出於選項,沒有選項就不需抉擇。如果孩子不上小學,就沒有接送的問題;如果我不是在外地工作,就沒有距離的考量。選項一一被條件剔除終至沒有抉擇的機會,只能說要或不要。

新建案就是我們唯一的選擇,房價從千萬起跳。外子直覺這是天價,趕忙從中古屋找希望,卻徒勞無功。好友艾薇傳了簡訊:「求主掌權,讓祂為妳買下房子。」沒錯,「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我買不了房,就讓祂幫我吧!

我鼓動外子將這又大又難之事放在禱告中,他覺得這是生活機能、經濟能力、建物品質等等可以自行算計的事情,何必麻煩天上爸爸。然而夫妻不同心,豈能同行?

直到那日,我們在同工音姐的家中和過去輔導的團契學生聚餐,外子聽到他們北上在旅館訂房,心有不捨,就說未來如果能買到對面的新房子,大家北上相聚就可以住我們家了。

我感到外子的態度軟化了。此時,音姐的老公補充說了一句,那裡的房子不會有人買,太貴了。我突然抓到一個靈感,如果房子沒人買,那可以用我的價格賣給我嗎?我們夫妻每晚開始為此禱告,並跟神說:「如果是神要給我們的,那戶不會有人買。」因為房價雖高,好的房型還是陸續被買走。

如願買房  展開信心之路
禱告靜候的日子不久,就接到銷售小姐的電話,果真房價已經大大鬆動,我興沖沖夥同外子前往。外子看後嚴峻地說:「這間房可以下殺這麼多,還沒賣出,就表示不值得買。」我說:「可是我們不是禱告神,給我們的房,別人不要買嗎?」他說不過我,冷著臉悶憤地要刷卡付訂金。我的心好痛,我怎麼可以逼迫先生做他不願意的事呢?更何況先生是家裡的頭,我不僅需要他的支持,還需要他領頭呀!

轉念一想,便隨口詢問是否有其他房型選擇,誰知真有一戶符合外子所列條件的空屋,就在銷售小姐對我們開價不看好的情況下,我們買到了房。這是主掌權買下的房子,因為兩、三個月前,我們就曾入內參觀過,當時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根本不覺得有買的可能。

搬入新居後,有一回遇到樓下鄰居,他們笑說我們手腳好快,他們原是想買我們那一戶,誰知,才差一天,就沒機會了。

買到了房子,信心之路開始展開,這就是負債千萬的祝福,因為我們更加倚靠神。當大半薪水繳付貸款,卻還有新屋必須有的額外開銷接踵而至時,我們為著仍能以羞澀的軟囊支應,禁不住數算神的恩典。

繳去大半薪水  恩典還夠
或者說,我們想採取開源節流來應付額外支出時,想盡辦法後,卻看見上帝的作為。首先,對於領薪一族,要有額外收入就必須兼差,然而,照顧年幼的兩子已經花費了我們額外的時間和體力,遑論兼差。於是我嘗試利用工作的積分申請獎勵,我的積分不高,在人會以為不可能,但我相信神會預備。

結果我不僅獲得獎勵,也得到兩、三個寫稿的機會。節流方面,從價錢最高的水果開始刪減,營養學強調水果的重要,但衡量飲食開銷,只能忍痛不買。不知情的親朋同事卻接連送來柚子、火龍果、芭樂、木瓜、葡萄,一種接一種,份量不多也不少。

還有一回,確認兒子加入溜冰隊,就把借了一年的溜冰鞋還人,想給他買新的溜冰鞋。我們在大賣場看了好久都買不下手,腦中雖會冒出:「不買房,就不會這樣苦待孩子」的念頭,但想想能藉機教導小孩勤儉也不是壞事。

我們空手離開大賣場的隔天,就收到教會姊妹的訊息,她要給我們一雙溜冰鞋;本來就不打算開口詢問是否有二手鞋,沒想到神已經預備。神的賜福不只是在金錢上,而是讓我們能夠緊緊倚靠祂,像是回到嬰兒時期與母親相偎依的一體感受。

我們不足、缺乏,所以要汲取那活水泉源。耶穌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