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食堂》誰能夠給運動的星星繫鞋帶?

《河馬食堂》誰能夠給運動的星星繫鞋帶?


◎河馬教授(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張文亮)

有一天,下雨,我與妻子去散步。我穿著鞋子,碰到雨水,鞋帶吸水膨脹變鬆垮,所綁繫的鞋帶就鬆了,我彎腰重繫一次,走不遠的路,鬆了,又再重繫。

妻子說:「你可以繫兩個雙結,鞋帶就不會散。」我說:「我從小就只會打單結,不會打雙結。」「你怎麼也會有不會打的結呢?」我在低頭繫鞋帶時,忽然想到約伯,他也不會繫一種結。

於是我對妻子作以下的分享:「你能繫住昂星的結嗎?」(約伯記三十八章31節)我不知道上帝的職業是什麼?但是,我知道上帝有一個副業,祂喜歡帶人到野外看星星。星星是上帝偉大的創造,無人能及,星星充滿了奧祕,無人能懂。天上的星星有多少,無人能知。

星球的見證
上帝主辦的「野外觀星團」,參加的人都很少,有一次,只有一個名叫亞伯蘭的人參加,上帝帶他在午夜的星空下數星星。有一次,是一個名叫約瑟的小男孩參加,上帝帶他在夢中觀看幾顆星星的運動。上帝為什麼不多帶幾個人去看星星?唉,上帝的脾氣就是這樣,也許最高品質的屬天服務,總是一對一。

有次,獲邀參加觀星團的人,名字叫做約伯。約伯可能是當時最聰明、最多知識,卻是最倒楣、最窮光蛋的人。不過,上帝問約伯一個迷人的問題:「你能繫住昂星的結嗎?」約伯一定知道昂星,他沒有立刻奔回家,翻閱天文物理學的課本。

天文物理的瞭解
上帝如果問約伯:「你知道昂星出現的時間與位置」。約伯大概很快的可以答出。昂星是北半球冬季午夜的天空,最亮的藍色光體,公元前二、三千年,人類就知道昂星的存在,而且訝異其結構,昂星是七顆非常明亮的星星,聚集在一處形成的「星團」。

古代的雅典人稱其為「奧祕之星」,埃及人稱其為「七姊妹星」,中國人稱其為「白虎七星」或「昂星」。「昂」是東西連在一起,昂星是幾個星星連在一起的意思。沒想到,上帝問約伯的方式很中國化,祂問約伯是誰能夠將這七顆大星星繫結在一起發光呢?

上帝如果問約伯:「你猜昂星有什麼用?」約伯大概可以講一堆。人類很早以前,就以昂星為農業操作的記號,看到昂星就要準備種子,在來年撒種。航海的人也將其作為方向的指示,冬日候鳥的遷移,可能也以昂星為飛航的指標。

約伯不知道這問題的答案,一下子就被上帝考倒了。不過上帝不是存心要考倒約伯的。天文學是人類最古老的科學,迄今,仍是人類最無知的學問。人類只能在地面或上空安裝望眼鏡、光譜接受器等來猜星星的世界。現在,只知那七顆非常巨大的星球,在相近的距離,以七個不同的軌道,以一樣速度、一樣方向在運轉。為什麼會如此?沒有人知道。

上帝的維繫
上帝問約伯的是更基本的問題,是誰在繫住星星運轉的軌道?這也是一般的自然科學學者最想迴避的問題,他們可以用萬有引力來解釋星球運轉的作用力,用能量傳遞來解釋星球所發的亮度,用電漿原理解釋星星組成的元素,用不同時期觀測來計算星球距離地球的遠近等,即使有多少的讚嘆星星之美,多少佩服星星運轉的巧妙,就是不想說「是誰」在維繫這一切。最容易的問題,也是最難的問題。

我非常喜愛十九世紀美國「紐布倫瑞克神學院」(New Brunswick Theological Seminary),舊約語文與註釋學教授蘭辛(John Gulian Lansing,1851-1906)對於昂星之「結」的解釋。蘭辛在年輕時,一直對阿拉伯回教徒的佈道非常有負擔,他認為對回教徒傳福音是尋回亞伯拉罕的另一個兒子。他深研古代中亞語文學,並精通希伯來文、希臘文、古阿拉伯文,後來因著疾病,他留在神學院當老師。但他仍四處推動對回教徒傳福音的運動。

蘭辛在1885年,昂星之「結」,是早期約伯所在的烏斯區域牧人,餵食駱駝的方式,在地面上放了許多的牧草,牧草堆中插了一根桿子,桿子上繫住一條繩子,繩子另一頭繫住駱駝,駱駝會以桿子為中心,繞著圈子吃牧草。這是牧草很多,駱駝最滿足的吃法。如果這是牧人對駱駝的關愛,那麼上帝繫住昂星的結,上帝能讓七個巨大的星球巧妙的運轉,更不能使萬事來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

後來,約伯苦境轉回,上帝又賜給他七個兒子,約伯的心中可能知道,這七個孩子要一起和睦相處,為主發光,如同昂星,七個星球需要上帝來結繫。

後來,妻子聽了一直在微笑,我不知道她在笑什麼?我不敢去問,免得又增加另一個不好繫解的結。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轉載,本文轉載自河馬教授的網站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