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3》教會的起點:馬利亞的家

3980_《書拉密女的故事3》教會的起點:馬利亞的家
巴杜博物館馬賽克壁畫展列羅馬帝國時期的貴族婦女(作者拍攝)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自古以來,家庭一直是婦女們主要的生活重心。早期教會的婦女,很懂得如何善用「家庭」,將家庭從居家環境,轉換成神聖殿堂,使它從人倫血緣的互動,延展至屬靈親緣的關係。婦女豐富了家庭的定義,讓人在居家中接觸信仰,在生活中認識基督。家庭即是教會,教會即是家庭。

婦女為早期家庭教會領袖
使徒行傳十二章12節記載,當希律亞基帕王一世為討好猶太人,開始對使徒們進行搜捕與殺害時,門徒們都聚集在馬可的母親「馬利亞的家」禱告。

根據早期教會傳統說法,馬可的母親「馬利亞的家」,極有可能是耶穌舉行最後的晚餐、為門徒洗腳、復活的耶穌向門徒顯現,以及門徒們經歷五旬節聖靈澆灌的地方,它算是耶路撒冷第一間「家庭教會」所在地。

上述臆測並非毫無根據,畢竟門徒不會無故在風聲鶴唳的時刻,聚集在馬可的母親「馬利亞的家」禱告,至少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該地應該是第一代基督徒的聚會總部,以至於彼得幸運逃出監獄後,第一個想到的去處就是那裡。當時,這個聚會點無法像現在一樣,標示某某教堂或佈道所,而是稱之為馬可的母親「馬利亞的家」,因為她正是這間教會的負責人!

無獨有偶地,保羅在寫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提到:「請問老底嘉的弟兄和寧法,並她家裡的教會安。」(歌羅西書四章15節)這句問候語前面只是籠統地提到「老底嘉的弟兄」(原文是複數),卻具名問候了「寧法並她家裡的教會」,可見她是當地教會的負責同工。

天主教本篤會修女洛蓉.思宛(Laura Swan)的研究便指出:「基督信仰的初期,是一個以家庭為中心的宗教。主曆70年,耶路撒冷聖殿被毀滅,猶太人大流散,以及早期基督徒體驗到與主流文化之間鴻溝逐漸擴大,令家庭房舍慢慢成為基督徒聚會的地方…。教會在尚未形成體制一統化的時期,不管男女參與服事都很多元,從一些留下來的歷史文獻和宗教藝術作品,皆可看到婦女,曾經擔任過家庭領袖、長老、執事及主教等等。」

聖經佐證婦女活躍於教會
聖經還有一處經文,佐證了婦女在早期家庭教會擔任領袖的說法。保羅初訪帝國重要的殖民地腓立比時(後來這裡建立了歐洲第一間教會),開放家庭接待他與西拉的,正是從事紫色布疋買賣的呂底亞。

古時,紫色布疋的交易客戶有限,僅有上流社會人士或貴族有財力購買。我們由此可推斷呂底亞經商實力雄厚,通常這種家庭不乏有許多僕役。聖經提到,呂底亞與全家一起領洗(使徒行傳十六章15節),想必這「全家」人數儼然已成了聚會的基本班底,而呂底亞的家,極有可能是腓立比這間歐洲教會建立初期的首要據點。

根據腓立比書的內容,我們也看到保羅在身陷囹圄中,特別關注兩位女同工友阿蝶和循都基,對她們是否能和睦同心念茲在茲,還提醒同工們要一起協助她們,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腓立比書四章3節)。

保羅將她們兩位視為福音陣線聯盟的一份子,可見她們在腓立比教會,一定占有舉足輕重的份量,使得她們之間的問題,已經不是「兩個女人」的問題而已,還是整個教會的問題,保羅必須公開表達關切之意。這也讓我們看出,早期教會允許女性事奉伸展的彈性度很大,並有使徒保羅的認可。

從經文顯露的蛛絲馬跡,都不難推斷早期教會婦女參與事奉,不僅積極活躍,並且曾經擔任過家庭教會的領袖。家庭成為她們生養屬靈兒女的搖籃,教會成為她們服事耶穌的管道。裡面有忙進忙出的「馬大」,也有安靜學道的「馬利亞」。從耶穌生平的記載,我們不是也看到耶穌在受難前夕,每每在結束聖殿教導後出城,來到橄欖山的伯大尼之家,接受馬大和馬利亞這對姊妹的服事嗎?

早期這些由女性建立的家庭教會,好比是「伯大尼之家」,以服事耶穌的心志擺上自己的家庭,讓人嘗到福音的筵席。
教會在最初擴展時期,對婦女們張開友善的雙手,擁抱婦女投入各類服事。有些信主的貴族婦女,不單慷慨賙濟窮人,援助教會團體,捐贈住宅及土地作為聚會及墓地之用。因她們財務自主,也成為傳道工作的參與者及贊助人。

教權建立反排擠婦女事奉
只是,隨著教會蓬勃發展,婦女事奉不再受到歡迎。由於異端邪說紛擾,社會道德風氣淪落,基督信仰必須要樹立典範,並藉由教制建立的作法,來展現正統與權威性。

散布各地的家庭教會開始被規制的教堂取代,婦女服事已被教士階級排除。家庭再次成為「肉身生產」的地方,教堂才是「屬靈生養」的場域。聖與俗的距離拉開兩者,信仰變成教制與禮儀,不再是生活與居家的一部份。女性的靈動活躍褪色,教權威儀正式登場。

在這種不可逆轉的情勢中,教會的發展看似鞏固,某方面卻失去了起初的包容性和多元性。教會不再具有耶穌那超越框架的屬靈視野,反而是把社會貴賤、男女有別的階級觀帶入教會,打造層次分明的聖品階級,婦女則與男信徒一樣,都被打成「凡夫俗子」,甚至更等而下之。

一切好像回到耶穌受難前的耶路撒冷聖殿,在女院、以色列院與祭司院的層級分明中,女性被隔絕在外圍。雖然這座大希律蓋的聖殿,已在公元70年被拆毀,但是教會藉著疊床架屋的體制,將它的階級觀念重新恢復。

家庭教會消失使婦女喪失地位
在《西歐中世紀社會史研究》探討「女性在早期基督教會中的作用與地位」的論文中便提到:「耶穌在創建基督教的過程中,一反猶太傳統,給予了女性高度的關愛和平等,使得基督教對女性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也導致了使徒時代基督教女性的活躍,女性占主導地位的家庭教會,有如雨後春筍般迅速遍布羅馬境內。但是,正是因為女性在早期基督教中的地位,是與家庭教會緊密聯繫在一起的,那麼,她們也必然會隨著家庭教會歷史使命的完成,而喪失這種地位。」

公元三到四世紀初左右,婦女在鬥獸場上的紅色殉道,已是唯一可與男性平起平坐的見證場合。當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下令不再逼迫基督徒之後,婦女的事奉漸漸轉移到修道院或沙漠當中。

雖然遠離權力核心,卻使婦女信徒與基督更親近。她們不因生活土壤的改變而失去事奉動力;相反的與基督聯結的養份,使她們繼續在曠野開花繁盛,且樂上加樂!

早期教會彷女性子宮製作的浸禮池,象徵屬靈孕育 與重生。攝於突尼西亞巴杜國家博物館。(作者拍攝)

早期教會彷女性子宮製作的浸禮池,象徵屬靈孕育
與重生。攝於突尼西亞巴杜國家博物館。(作者拍攝)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