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之旅有如遠征 宣教士在《魔戒》中找到安慰

3980_魔戒_1
《魔戒》故事當中,四個哈比人展開意想不到的旅程。(電影劇照來源: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 FB)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作為一名宣教士,芭莉許(Jaclyn S. Parrish)最鍾情的作家是英國作家托爾金(J.R.R. Tolkien),每次遠行必定帶上他的作品。她長年離鄉背井,托爾金就是她的最佳旅伴,她特別與信徒分享,何以她在多年的宣教生命中,反覆重拾《魔戒》(Lord of the Rings)。

宣教有如遠征
許多自詡為文學批評家的人,認為童話故事不值一哂,覺得那些遁世的憑空異想只會將讀者帶離「真實的」世界。但是托爾金本人在「論童話故事」(On Fairy-Stories)一文中表示:「當一個人身陷囹圄,怎能因他亟欲脫身返回故鄉而加以痛斥呢?或者當他無法遁逃,難道只是想想、聊聊獄卒和高牆以外的話題,也該被責備嗎?」

《魔戒》一書談的就是「長征」,一段進入現實,而非脫離現實的長征。我們被禁錮在由謊言編織而成的21世紀世界裡,被告知在世界以外再無其他,所有一切有關真理、良善、美等等,都只不過是我們類人猿腦袋裡的偶然靈光,而主宰宇宙一切的,不過是機率與繁衍的性衝動。然而,托爾金深不以為然。他透過恢弘的奇想,帶領我們脫離物質的現實,好讓我們能夠抵達永恆的真理。

在《魔戒》裡,會說話的樹人與四處漂流的巫師讓讀者意識到,有一種真理比任何隻手可握的現實物還要更真實。這樣的真理存在於勇氣、正義、救贖與友誼之上,也牢牢繫於小人物的夢想之上,令他們自平靜的田野裡奮起,撼動那些看似不可撼動的。如此的真理,也貼近書中人物山姆近乎瘋狂的夢想,他盼望有朝一日「所有的悲傷都不再成真」。那是一種清晰而輕柔的呼喚,要我們持續相信所有值得相信的事物,而芭莉許認為這正是宣教士迫切需要的。

3980_魔戒_2

魔戒遠征隊(劇照來源: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 FB)

從遠方到歸回的歷程
芭莉許前往東南亞宣教時,是她離家最遠的一次旅程。當她步下飛機,踏上一片只有少數人聽聞過光明的暗影之地,彷彿也走入托爾金筆下的那片陌生樹林。她自覺有如與神行者亞拉岡及哈比人並肩同行,一方面追尋,一方面仍保有思鄉的個人空間。佛羅多曾說,「我覺得只要知道夏爾在後方,仍享安全與舒適,那麼我的漂流也就不那麼難受了。在我心中有一個地方可以穩穩立足,那已經足夠,即使我此生無法再踏在那塊地土上。」對芭莉許來說,中土世界是那樣溫暖又熟悉,即使它只存在幻想之中,仍能在她離家千里時,讓她呼吸幾口熟悉的氣息。

事實上,許多宣教士在返回故鄉時,恐怕不見得有回家的感受。許多宣教士經過了蛻變,不再能毫無隔閡地融入故土,儘管身邊親朋好友仍充滿關愛,卻無法真切了解宣教士們所曾經歷過的世界。

佛羅多曾對山姆說:「山姆,許多時候不得不然。當重要的事物有危,有人必須放棄、必須犧牲,好讓其他人得以保全。」福音也是如此。宣教士放棄了故鄉,有時終生不能再回到故里,為的是領其他人回到神的天家。

當長征隊伍中的人,回到各自的夏爾故鄉後,身上已帶著精靈族的氣息,異國的味道,好似不再屬於原來的地方,畢竟,他們的確已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基督徒未嘗不是呢?如希伯來書十一章13-16節記載:「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緊緊繫於永恆的家
透過托爾金,芭莉許了解到,即便有時她渴望故鄉極至欲泣,她終究從未抵達所謂的家鄉。就像山姆在故事終了時說:「到了最後,陰影終究是微不足道的過眼雲煙,在陰影之外永遠都有光明與美善。」芭莉許深知,只有那光明才是真正的家,路途中的美好不過是讓我們稍嘗那永恆天家的滋味。

宣教士在神國度的崎嶇邊界上建立家,與所有受造的一同呼喊救贖,期盼一日「灰色雨幕將一切變為銀白琉璃又重捲而來時,我們會看見奪目的雪白岸邊,並在太陽拔地升起之時,望見彼岸之後那個遙遠而青翠的國度。」(資料來源:IMB)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