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與全球化挑戰 如何看待台灣高等教育的生存危機?

3983_少子化與全球化挑戰_如何看待台灣高等教育的生存危機


【本報主筆】我們常常說教育是百年樹人之大業,更是影響一個國家富強的主要因素之一。觀看近代歷史,哪一個國家的興起與該國教育改革無關?台灣目前人才濟濟也是因著過去教育所帶來的成果。但這二十年的教改廣設大學之後,社會上出現更多憂心大學生素質與競爭力的呼聲;再加上少子化的影響,台灣的大學現在更面臨生存的危機。

面對缺乏資源困境 尋找出路
在18-19日所舉行的全國大專院校校長會議中,科技部長陳良基指出,台灣的高教一定要覺悟台灣身為小國的資源侷限性,沒錢成為必然的事實;因此,學校在經營策略上必須選擇與聚焦,發展小國大戰略,透過結盟連結,來翻轉未來。

蔡英文總統也在此會議指出,「面對少子化等挑戰,大學不應執著維繫既有規模和經營方式,應找出優勢、辦出特色,否則投入再多資源,也不足以讓大學永續發展。高教資源分配不能齊頭式均分,應該把資源用在最有效的地方。」

會中同時看到大專院校要求鬆綁學費,在國家教育預算有限之下,這是否是可以考慮的出路?過去大學學費調漲總是大事,以目前薪資普遍低落,不管是家長提供學費,還是申請助學貸款,留待學子畢業後償還,其實對一般家庭都是一個壓力。也因此,在考慮社會階層流動的過程,調漲學費或許可以使高教得到更多資源;但是否也帶來台灣社會階層更加僵化?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在面對缺乏資源的環境下,台灣的高教該如何找出路?

高等教育要培養出什麼樣的學生?
既然資源有限,為何政府不能大刀闊斧的處理不具吸引力跟競爭力的大學呢?難道面對這類大學,教育部還是要繼續補助嗎?在面對過去廣設大學的錯誤政策之下,雖然為時已晚,但總還能亡羊補牢。所以政府不該齊頭式的均分國家高教資源,除非大學有特色,否則齊頭式的補助,最後只是葬送台灣高教的未來。

至於大學如何找出優勢、辦出特色?在過去,因為學費和資源的差異,台灣都是國立大學優於私立大學。也因此,私立大學在缺乏資源跟選擇之下,如何辦出特色?特別是所謂後段班的大學到底要如何痛定思痛,不再以招生數量為目標,而是透過多元入學的方式,找到願意學習的學生,教育學生成為一個有反省力、能夠思考、有競爭力的大學生?讓所培育的大學生能夠回應社會的需求。

當然,高等教育最終的問題還是在於「大學教育僅是教育一位學生具有該學位的專業嗎?」我們發現在這後現代社會裡,再怎樣專業的教導,基本上出社會僅能使用三到四年;也因此,大學除了教導各科高深的知識,如何培養一個學生有寬廣的視角,能夠主動學習、思考反省、人際互動等特質,更勝於只進行專業上的教導。

基督徒如何關心國家教育大事?
回顧古今中外歷史,基督信仰與高等教育相遇,結出許多美好的果實。許多基督教大學、基督徒教授與大學生們,因著信仰影響了他們的時代。以日本一個非基督教國家為例,明治維新初期設立的札幌農學校(今北海道大學)第一任校長克拉克博士,便以基督信仰為治學理念,甚至教導學生閱讀聖經,遂影響了新渡戶稻造、內村鑑三等學生,成為日本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在動盪時代成為社會的良心。

雖然多數的基督徒不是教育家;但我們確信基督徒是能夠影響一個國家的教育。因為我們有聖經而來的教育觀,這樣的教育觀是「全人的」,不是機械式、功利式的教育。也因此在這知識快速變化的世代,基督徒需要帶出更整全的教育理念,不只是在自己的家庭、教會,更要影響整個社會。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