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亮光》等候的指向

3986_等候的指向


◎加百列

年前適逢轉職時機,我有了一個跨國企業的面試機會。以公司的名聲、職位頭銜、薪資,這絕對是一個令人稱羨的職位,對我目前職涯的發展,也可說是一個非常好的規劃。雖然,這也代表我要付出的時間、心思,是比目前的工作要求得更多。

在短短幾週內,人事部門安排了面試的機會。在面試的過程中,我必須回答各種挑戰性的問題。然而最煎熬的,無非是等待通知的過程。

頗具規模的大公司,內部的人事決策相當嚴謹,除了一關關的簽核、內部會議,超過一個月的等候是相當司空見慣的。我得承認,此刻正在等候結果通知的我,心思意念雖不至於到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但是等待過程中產生的焦慮,的確衝擊了我與上帝的關係。

這不禁讓我反思,如果我的好處不在神以外,等待中的焦慮會是唯一的選擇嗎?或是,上帝有更寶貴的功課要我學習呢?

等候的風景有喜有憂
回想在自己的人生中,曾經有無數次等待的風景。等待的風景中,有時候是我在等候:在電腦前,等待考試的成績公布;在電話機旁,等待面試機會的進一步通知;在小學校門口,等候第一天放學的孩子;在餐廳,等候朋友加入我們安排的驚喜生日派對;在機場,等待風塵僕僕的宣教士返抵國門;元旦時,在東海岸等候第一道日出。

有時候,是別人等著我:在東台灣的家鄉小車站,在月台等候我返鄉的母親;在異國的機場出口,等候接機的外國友人。人生風景中的等候過程,有時喜,有時憂;有時信心滿滿,有時卻是挫敗收場。

詩篇六十二篇是出自大衛所寫的篇章,也是一門「等候學」。這首詩篇分別在第1節及第5節,重複了「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

大衛的一生,曾被先知撒母耳膏立為王。他經歷逃亡,到他登基作以色列王,其間不少於十幾個年頭。這十幾年,並不是像中國古代的皇室二代接班人,安穩地坐在王宮裡等候登基。在等候的年歲,大衛是顛沛流離、露宿餐風,甚至有一頓沒一頓,狼狽到行騙、裝瘋,才得以讓自己和帶領的妻小、部下得以生存。

在等待學這門功課上,大衛不但實踐學分修足,更在詩篇六十二篇裡展露生命厚度。這首詩篇提供了在等候中的我們一個置高點的視角,對蓄意的毀壞、仇敵的攻擊能夠一目了然。更確信,當我們遭遇人生低谷的暴風、環境的險惡時,等候、倚靠的對象是那位上帝:萬古的磐石與拯救。

若仔細觀察,讀者更不難從經文看出「歪斜的牆」、「敵人的商議」、「敵人口中的謊言」、「比空氣還輕的敵人」,及「磐石」、「拯救」、「高台」、「避難所」之間的對比。經文更指出,讓詩人默然等候的神,是救恩、盼望、能力與慈愛的源頭。

詩人的盼望都在乎神
那位走上十字架的耶穌,並不是過去以色列人所等候的彌賽亞。畢竟,耶穌並沒有帶領以色列人打敗羅馬帝國;耶穌也不是當代以色列人所等候的軍事與政治上的彌賽亞。上帝似乎沒有滿足以色列人的等候,以色列人的等候再次破碎。

走向以馬忤斯的兩個門徒,道盡了他們的疑惑與失望:「祭司長和我們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釘在十字架上。但我們素來所盼望、要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加福音廿四章20-21節)

然而在復活的清晨,這位詩人等候的拯救,那位慈愛、信實的神,讓耶穌復活了。正如西面說的,耶穌是上帝為萬民預備的救恩。耶穌的復活,是詩篇六十二篇所說,詩人在等候時,一切盼望的指向。「我的拯救、我的榮耀都在乎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都在乎神。」(詩篇六十二篇7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