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5》走向白色殉道之路

3988_走向白色殉道之路
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拉婓爾,1516-1517。描繪早期教會的一位婦女,抗拒婚姻在家祈禱,以求終身貞節。此畫表現出她對天堂的嚮往。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橫掃2017年艾美獎多項獎項的美國影集「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以一個由基督教基要派領袖建立的基列國為虛擬藍本,用冷冽、抑鬱、詭譎的敘事,刻劃了一群身著白帽紅斗篷的使女們成為「行動子宮」的遭遇,讓觀影者看了不寒而慄。劇中節錄了某些舊約經文段落,再與物化女性為生殖工具的情節結合,產生了含沙射影的力道,很自然讓人把男性沙文主義與基督信仰連上關係。

終末意識帶動白色殉道
若回溯教會發展初期,會發現基督信仰起初絕不是這樣。相反地,在羅馬帝國強制公民必須增產報國的情況下,教會提供信主的婦女另一個選項。根據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七章32-34節的教導,審慎考慮走一條為「主的事掛慮」,不為「世上的事掛慮」的獨身之路。這也反映出,當時許多基督徒抱持著強烈的終末意識,渴望心無旁騖地投入神國拓展,並且預備迎見主來。

就在這股氛圍的影響和心志的催促下,寡婦選擇即便違背法令也絕不再婚;人母願為信仰放下親情走上紅色殉道;娉婷少女寧捨權貴親事成為貞女。尤其是後者,被形容為「白色殉道」,在公元四世紀教會發展漸趨穩定之後,白色殉道成為一些婦女「全職獻身」的管道,為中世紀女修院制度作了鋪路。

《單身起義》一書中提到:「今天許多女性透過在婚姻關係以外性交的自由,為自己充權,但這些貞女卻藉著守獨身充權和得自由。她們見證童貞並不是被動、安全和軟弱的。相反地,它可以是抗衡文化的強大反對聲音…。因為當代婦女常被傳媒告知:『作為吸引力的女人就要把自己物化和放棄個人的價值觀。』」

當時這些貞女們的獨身,是形同守婚姻的盟約,對象不是異性,而是上帝。作者提到:「童貞成了一個記號,內容遠不止性純潔。它是一項聲明:『我們已完全獻給神,並且拒絕向任何意圖凌駕這委身的人屈服。』」

婚與不婚皆尊主為大
她們需要公開發願成為貞女,代表「嫁」給了耶穌;不是暫時的,而是永久性的。不是因著律法的要求,而是心被恩感,如保羅所說:「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靈感動了。」(哥林多前書七章40節)。只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樣,耶穌說:「惟獨賜給誰,誰才能領受。」(馬太福音十九章11節)

雖然保羅教導:「關於獨身的問題…鑒於目前時勢艱難,我認為各人最好是安於現狀…男婚女嫁並不是犯罪,只是有家室的人總免不了許多人生的苦惱,我是盼望你們能夠免去這些苦惱…因為現今的世界很快就要過去了。」但他也說明,此番論述的目的不是強制人要守獨身,而是「要鼓勵你們做合宜的事,好叫你們殷勤、專心事奉主。」(哥林多前書七章25-31節,當代譯本)。

公元二世紀初,使徒約翰的嫡傳弟子伊格納丟在《致坡旅甲書》五章2節裡也教導:「若有人能夠為了榮耀主的肉身而持守貞潔,就讓他這樣持守下去,不可誇口。若是誇口,他就是失喪的…。要結婚的男人和女人,徵得主教的同意而結合,這是合宜的,這樣他們的婚姻就是遵照主的旨意,不是由於自己的情慾。凡事都要為上帝的榮耀而行。」

由此可知,在公元一世紀到二世紀上半葉,有關獨身和結婚的教導,是帶著持平的立場,使徒和使徒後期教父所強調的是婚與不婚,都要讓主居首位。

極端鼓吹使獨身成為流行
在後來教會發展過程中,獨身開始被極端高舉。從可能成書於二世紀中葉之後的偽經,《安德烈行傳》及《保羅與特克拉行傳》中的記載,都可以感受到鼓吹獨身的風氣在教會界蔓延開來。此時「童貞」不再以肉體作定義,縱使有人曾遭性侵或當過妓女,包括已婚者在內,都可因將身體獻給上帝作為聖殿而變為「童貞」(Virgin)。

於是,已婚男牧者被按立主教之後,不再與配偶有夫妻之實,廣大的基督徒婦女在揮之不去的「夏娃魅影」之下,被某些有厭女傾向的教父,強烈灌輸唯有獨身修道才是聖潔之道。連已婚的婦女,也可能在盡上傳宗接代的任務後,請求與同是基督徒的丈夫,不再同房,一起修道。曾被教父奧古斯丁著作題獻的才女小美蘭妮亞,即是一例。

公元四世紀是一個貞女拔尖人才輩出的時代,諸如安波羅修主教的姊姊瑪西莉納(Marcellina),以及東方教父大巴西流和女撒貴格利的姊姊馬克里納(Macrina),皆是才德兼備的貞女,影響她們的兄弟成為忠心事主的人。當時一些富孀,也將家庭轉型為修院,帶領其他寡婦和年輕貞女,以學習原文理解聖經,祈禱事奉、關顧窮人為念。

性別偏見限制女性事奉
這股催生力量,來自有些人羡慕耶穌獨身傳道的生活,想預嘗天上使者不娶不嫁的超凡(馬太福音廿二章30節),並且相信被聖靈感孕的馬利亞,終生童貞。「童貞」讓人感覺更靠近天堂,基督徒也藉此走一條反世風淫蕩,抗拒物化女性的意識型態,使基督信仰更顯特出、聖潔。只是隨著基督信仰合法化,成為貞女變成一種普及運動,彷彿身為女性的唯一價值,已經從「生殖」變成了「童貞」。

當然,公元三到四世紀某些教父的教導,確實起了推波助瀾的功效。Joyce E. Salibury 在《教父,自主的貞女》(Church Father, Independent Virgins)一書提到:「對教父來說,物質世界的核心就是性。而生在肉體世界中的女性,她們的主要特徵就是慾。這乃是出於她們的性別。」

從某些教父觀點來看,女性都是試探者。北非教父特土良說:「任何女人只要被男人瞄一眼,就犯了勾引男人的罪。」他把女性視為「撒但之門」,建議女性要隨時穿喪服,為自己導致人類墮落陷入原罪來懺悔。不久,貞女們都穿起深色服,這類服裝後來演變成修女的裝扮。

西方教父耶柔米還警告,被人們視為不知滿足的不是妓女,而是女性的愛情。因此要將女性的愛情撲滅,免得它釀成火災。愈去理會女性的愛情,她要的就愈多。她會使男人的心思虛弱,讓男人的心思到最後只在渴望女性的愛情。

許多教父認為女性的身體同樣可怕,因為「女性的頭髮是有欺騙力的,女性的經血會使樹長不出果子,會使酒變酸,會使植物枯萎,會使鐵生銹,會使銅變成黑,會使狗得狂犬病…。」於是建議女性以苦修抑制肉體的表徵,才能彰顯出與男性一樣的美德。

在這些偏執的論述下,女性想脫離試探男人的本能,除了「著喪服」外,似乎只能進修院或沙漠,去「冷卻」自己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女性魅力。有趣的是,當她們針對教父的訓斥遵照辦理時,謙卑虛己的操練,卻使她們返照出基督的皎潔之光,使得一些厭女的教父也由不得汗顏起來。

拉文納新聖亞波里納教堂馬賽克壁畫,描述貞女們捧著得勝冠冕進入天堂(作者提供)。

拉文納新聖亞波里納教堂馬賽克壁畫,描述貞女們捧著得勝冠冕進入天堂(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