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那無名的傳道者》創作背景 邊雲波:許多「無名傳道者」激勵我

邊雲波弟兄來台分享時為台灣基督徒禱告
邊雲波弟兄來台分享時為台灣基督徒禱告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我們服事主會流眼淚,但是這些眼淚蒙主悅納;我們將來見主面的時候,主會擦去一切眼淚。」這是著名長詩《獻給無名的傳道者》作者暨中國近代資深傳道人邊雲波弟兄2008年首度受邀來台主領培靈特會時,以「主擦去一切眼淚」給信徒們的勸勉。

著名長詩源起 流淚服事勉勵自己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特聘教授王成勉老師2002年10月份投稿《基督教論壇報》雅歌版的《獻給那無名的傳道者》文章中提到,邊雲波在與王老師在鹿特丹見面時,對於《獻給那無名的傳道者》的創作背景,邊雲波本人是這樣描述的:

當時邊雲波已經決定出來傳道,接受江蘇丹陽一所藝術專科學校團契的邀請,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一日去講道。

結果,學校的團契主席沒有經驗,臨時遇到學校不肯借教室的情況。團契主席說附近有所教堂,於是兩人去教堂與牧師談。那位牧師滿面笑容的歡迎他們,也贊同他們傳揚福音的努力,但是關於借教堂之事則不能同意。結果當晚有廿多人侷促在南街一家醫院中聽他講道,效果並不好。

第二天清晨,邊雲波決定出外禱告,一個人向南邊的稻田中走去。他想到傳福音所受到的攔阻,特別是連牧師都不願配合,進一步想到日後一輩子要與這些人打交道,實在覺得很難過。此時,太陽剛剛升起,將他的影子長長的照在田埂中,一個人形單影隻的走著,感到奔走主道的孤單,眼淚不停的流下,而腳步就踩在自己的淚珠上前進,內心中那種坎坷不平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

但是,走著走著突然想起,不是歷代信徒都是這樣走的嗎?這條主的道路,其實是前有古人、後有來者,一點也不孤單。他感覺到自己好像是與一群福音大軍在一起前進一樣。這時候他雖然繼續流淚,但是這時已是喜樂的眼淚。於是,他就充滿信心的繼續為主工作。後來,他特別寫一首詩來勉勵自己,於是就成了這首《獻給無名的傳道者》。

邊雲波於2013年在美國接受遠東廣播公司訪談時,對於《獻給那無名的傳道者》的創作,則是用「完全是神的恩典」獻上感恩。

邊雲波說,他自己從來沒有寫過上百行的詩,只是幾十行的詩,只是那個時候,被許多無名的傳道者所激勵,他們的腳蹤、他們的事蹟,特別是到邊疆去的那許多的弟兄姊妹,他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幾乎每天晚上都提名為他們禱告,有些只是知道名字,從沒見過。他有一個代禱的名冊,禱告來禱告去,他就成了他們當中的一個人了。

後來他決志要到邊疆去的時候,他想要寫一首勉勵自己的詩,訴說主的恩典及堅定宣教的心志,本來是想想寫個短詩,但一下筆就停不住了,自己的眼淚也止不住往下流,寫到一半的時候,心裏就很清楚,這不是寫給自己的詩,這是神的一個託付,後來這首詩傳出來,這麼多人能認同它,而且同被一靈所感,他只能把榮耀歸給神。

于厚恩:邊雲波肯定福音廣播
遠東福音會總幹事于厚恩牧師受訪時回想,當時邊雲波接受採訪之前,在中國大陸就已經是遠東廣播公司的聽眾,邊弟兄非常肯定廣播的內容是「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而福音廣播也是大陸的百姓可以聽到福音的重要管道,談到《獻給無名的傳道者》對今天教會及信徒的提醒,于牧師引用希伯來書十一章4節表示,每個世代都有不同的挑戰及難處,邊弟兄在世的日子,已經有很多的文字及影像的訪談記錄,邊弟兄雖然已經安息了,但他留下的佳美腳蹤仍舊對活著的人「說話」,相信神會興起更多信徒投身宣教的行列。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