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督信仰思索「人形機器人」三個關鍵問題

Sophia humanoid robot at Open Innovations Conference at Skolokovo technopark
漢森機器人技術公司開發的「索菲亞」人形機器人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查理.紐(Charlee New)是基督教社會改革組織「禧年中心」(Jubilee Centre)的溝通與行銷部門負責人,目前正在修讀當代文學與文化課程的碩士學位。

***

漢森機器人技術公司(Hanson Robotics)開發的「索菲亞」(Sophia,見圖)人形機器人已小有名氣,去年十月登上媒體頭條,索菲亞成為沙烏地阿拉伯公民,是世界上第一個獲得國籍的機器人。最近,索菲亞還被裝上了雙腿,成功地邁出了人形機器人的第一步。

就在全球競相討論自動化和機器人的「人格」等議題之際,索菲亞提供了一個聳人聽聞的觀點,就是一種新型的「人造人」即將出現。那麼,當人們面對越來越精巧的人形機器人時,該如何用聖經的觀點來思考這個涉及高科技的議題呢?

首先,我們應該避免對科技抱持天真的想法。基督徒應該要「靈巧像蛇」,懂得分辨,不受欺騙。科技史教授馬文.克倫茲柏格(Melvin Kranzberg)表示,科技沒有對或錯,但科技也不是中立的,換句話說,科技的道德影響總是受制於執行科技之人的目的。這句話尤其值得我們思考,既然科技是由世界上一些最有權力的企業所開發,那些開創新科技的人和企業,有沒有道德責任就變得很重要,必須確保他們開發新科技的動機是為了共同之善(the common good)。

其次,很重要的是,要記得人形機器人的開發,只是未來發展「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的一條可能的路徑。

未來世界完全有可能往「非人形機器人」的方向持續發展和推廣,像是2014年的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中,協助太空探險的非人形機器人塔斯(TARS)和凱斯(CASE)一樣。同時,我們也該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那些想要開發人形機器人的欲望。

因此,當我們尋求智慧,面對那些聲稱人類可以也應該開發人形機器人的說法時,我提議用以下三個批判性問題來思考人形機器人這個議題。

1.開發人形機器人目的為何?
通常,開發人形機器人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同理機器人,或是為了能夠進行「天衣無縫」的社會融合鋪路。索菲亞被列為是在商業、醫療照護、教育等領域執行服務的機器人,然而,在這些領域中開發人形機器人,很容易變成不只要滿足人類實際的需要,還要滿足人類情感的需求。

比方說,負責老人照護的人形機器人可能比非人形機器人,更容易被人視為人類互動的替代品。這類人形機器人,有可能導致人們忽視社會上老人照護工作中關係的重要性。如同奈傑爾.卡梅隆(Nigel Cameron)所評論的,人類社會中最年幼的和最年老的,是最容易受到傷害的。

2.這個機器人是如何被製造的?
基於我們身為完整的人的經驗,我們很容易注意到像是索菲亞這樣的人形機器人,並把它視為是完整的人。然而,它只是個人工智慧的機器平台。當我們開始徹底想清楚這些組件時,我們其實是透過機器人「霧裡看花」,透過我們對人臉(畢竟這是第二次挪去上帝的形像)的情感效應,把機器人擴大視為人。不管未來機器人會不會有意識,至少現在機器人是沒有意識的,所以我們應該質疑任何讓人形機器人以真人再現的企圖。

3.為什麼製造特定的身體?
當我們製造一個人造身體時,我們做出特定的選擇,特別是有關種族和性別上的決定。「有幫助的」個人助理像是蘋果公司的Siri,微軟公司的Cortana,亞馬遜的Alexa,為何都以虛擬女性的形象呈現?其實並非巧合。

如果索菲亞是個能夠同理人類的機器人,為何它以女性的身體呈現?是否反映了或是加強了人類社會對於女性的文化假設?這是否維持了女性比起男性,較不具威脅性、較為恭順的形象?索菲亞以高加索女性的形象出現有特別意義嗎?它反映出什麼樣的審美觀?如果我們再回到第一個問題,索菲亞機器人特定的身體形像,反映出特定的目的或應用嗎?

對於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帶來全面性的社會和經濟影響,仍有許多問題待我們去面對和處理,但基督徒不應該迴避這個領域,要針對這個領域求智慧,仔細的提問、深思的禱告、定意分別這個議題的煽動性和真實性,這將有助於我們有個好的開始。(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