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寒地凍的副極地翻譯聖經

在天寒地凍的副極地翻譯聖經


◎天蜜

「哦,妳是一個愛斯基摩人!」Naskapi原住民端詳著眼前這位黃皮膚黑頭髮講英語的年輕女孩,親切地圍攏過來。楊悅楞了一下,她從小知道自己是個ABC(美籍華裔),沒想到千里迢迢落腳加拿大Naskapi部落的第一天,就被認作是他們原住民的一份子,距離立刻拉近不少。她揚起燦爛的笑容回答:「我不是愛斯基摩人,我是華人。你們見過華人嗎?華人和愛斯基摩人長得很像。」

「我和先生馬丁從美國德州移民過來,希望學習你們的語言文化,和你們做朋友,幫助你們教區把英文聖經翻譯成Naskapi文字。」

這是2017年3月一個大雪紛飛的早晨,威克理夫(Wycliffe)聖經翻譯機構宣教士馬丁和楊悅夫婦(Martin and Alice Reed)抵達魁北克省卡娃娃村(Kawawachikamach)的情景。卡娃娃村那天氣溫是攝氏零下30度,雖然天寒地凍,兩人的心卻是火熱,默默祈求神,既然將他們大老遠帶到這裡,就讓他們能和當地翻譯同工相處融洽,儘快把神寶貴的話語用Naskapi文字翻譯出來,讓當地人閱讀。

古老的克里民族
Naskapi是加拿大境內被泛稱為「克里人原住民」(Cree People)的一支。北加拿大十多萬的克里人,以部落的形式,由東到西分散在廣袤人稀的副極地氣候帶中,依語言相近程度分為五大區塊:平原克里人,歐吉克里人,沼澤克里人,森林克里人,和北阿伯塔克里人。

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有感於這些原住民極需閱讀到能扎入心田的母語聖經,在二十六年前啟動「克里語聖經翻譯計畫」,幾經艱難,終於培訓出一批原住民翻譯同工,在2007年完成第一本Naskapi語新約聖經。現在楊悅和馬丁接棒,在卡娃娃村協助指導當地同工,進行舊約出埃及記的母語翻譯。未來十五年,他倆將自己委身於神的呼召之下:哪個克里族群渴慕神的話語滋潤,需要母語聖經翻譯,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搬去那裡,竭力完成聖工。

人生目標轉折
「上帝呼召你的地方,就是你最大的喜悅和這世界最大的飢渴相遇之處。」幾年前楊悅讀到神學家Frederick Buechner的這句名言,立即曉得這就是神對她的呼召,要她扭轉人生跑道,一生用語文天賦和她對跨文化族群互相理解的熱情去翻譯聖經、廣傳福音。

楊悅曾是哥倫比亞大學法語系和文化人類學系的優等生,畢業後,在芝加哥一家全國百大零售業做市場推廣,得心應手。時間多、朋友多、常常旅行、生活愜意。可是心裡卻質疑「人生就是如此嗎?」當時她的教會開設一門「世界基督教運動面面觀」課程,在學習中,她看到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神永恆的計畫就是祂的名在萬族萬民中得到應有的稱頌和榮耀。

有一天,課堂請來威克理夫的聖經翻譯者分享事工,聽著聽著,楊悅內心沸騰激動,原來她可以將獨特的語言天賦和愛主的心相結合,跨越文化障礙去翻譯聖經,以此作為她一生的志向,讓萬族萬民都能看到神的作為,榮耀讚美神。

前面的道路豁然開朗,三個月後,她辭去工作,進入達拉斯神學院攻讀聖經釋經和語言學碩士學位。在校期間,神為她預備了心志相投的未來夫婿馬丁,他們一起學習並尋求神的帶領。2015年,楊悅在畢業典禮上獲頒「泰勒獎」,這是校方給「能展現特殊跨文化宣教潛力學生」的一大鼓勵。

聖經翻譯的裝備
「除了學業以外,令我驚奇的是,神也在職場上裝備了我。以前我是個項目經理,知道怎樣訂目標、做宣傳、推廣業務。這些經歷對聖經翻譯也大有幫助,因為光有翻譯,沒有宣傳,很難引起當地人的閱讀興趣。他們不知道這些用母語寫的聖經故事和經文,跟他們的日常生活有何相關?所以最近我們藉著慶祝Naskapi語新約聖經出版十週年的機會,展開一系列宣傳活動:有照片展覽、兒童遊戲、書籍打折,並上了他們惟一的母語廣播電台做介紹。另外,我們將前幾年零星翻譯出的詩篇篇章校正編纂付印,請大家預購。」楊悅說,「想到Naskapi人很快就能用貼近心靈的母語來誦讀偉大的詩篇150篇,直接領受神的光照與安慰,就很高興。」

根據威克理夫機構調查,全世界還有1600個少數民族沒有自己的母語聖經可讀。聖經翻譯宣教士們抵達少數民族居住的地方後,一邊學習原住民語言,一邊要尋找培訓嫻熟母語的當地同工一起來完成翻譯工作,但難處也正是在此。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會阻攔翻譯的進行,使人不得不警覺:這事工太重要了,是魔鬼爭奪的屬靈戰場,需要後方許多代禱夥伴來托住完成。「有人問,為何需要十到十五年那麼久的時間才能出版一本新約母語聖經?因為,仇敵撒旦總是想方設法攔阻人有機會認識福音。」楊悅說。她的這項體悟來自過去幾個月的觀察。

危機四伏的部落
楊悅和馬丁到卡娃娃村的第二天,滿懷期待準備與翻譯同工們見面,忽然傳來一件不幸的消息:不遠處,剛剛發生了一起大車禍。一名四歲小女孩和媽媽與姊姊在雪坡玩雪車,衝下來時,剛好一輛卡車經過,把她們撞飛,最小的女孩當場死亡,其他人重傷。

那孩子的媽媽正是聖經翻譯同工之一,而整個Naskapi翻譯計畫的重要協調人Ruby,也是將房間挪出給楊悅居住的房東,正是那孩子的姨婆。由於村子小,一百多家居民彼此沾親帶故,這場意外讓全村的人受到驚嚇,陷入極大的哀傷,直到一個月後辦完孩子的喪禮,大家的心情才慢慢平復。

這突如其來的慘劇,讓楊悅和馬丁深受震撼,他們發出緊急代禱,先擱下聖經翻譯,把眼光投向村民的身心靈關懷。他們陪伴安慰受難者家屬,送食物,協助辦喪事,與村民同悲同喜。幾個月下來,透過積極參與村民的日常活動,學習Naskapi語,他們聽到很多家庭故事。原來很多人經歷過家人自殺、酗酒、用藥、疾病、意外、死亡等傷心往事,時隔已久也無法走出。

這股普遍的創痛哀傷情緒瀰漫在卡娃娃村,連主要的翻譯同工也不例外。一位最具翻譯恩賜的同工,身兼教會長老的繁忙重任,卻因無法擺脫酗酒宿醉惡習,常常不能來參加翻譯工作;有位同工必須陪伴忽染重病的先生前往大城就醫數月而無法工作;一位年輕媽媽抱著熱忱來學習翻譯,可是孩子的托兒問題老令她分心中斷……。

「這裡非常缺乏心理輔導資源,雖然有一間教堂,但沒有駐村牧師、沒有主日學,大部分人覺得離神非常遙遠,甚至對神懷疑失望。」楊悅觀察到。「人們用自己的方法去減輕痛苦,卻因方法不當造成更多傷害。對我來講最難的是,看到這種情形,我要克制自己不要馬上給別人忠告,要學習以同理心去了解、去傾聽,等有適當時機,才提出一些神的話語來回應他們的想法。」

上帝供應美景資源
冰封的卡娃娃村在冬天或許容易使人陷入憂鬱,但夏天冰雪一融化就充滿生機,大自然展露出遼闊優美的風景,令楊悅驚歎造物主奇妙的供應。只見喜愛戶外運動的村民們成群結隊划船入湖捕捉成桶成桶的大魚,或是走進茂密森林狩獵大角鹿、黑熊、雷鳥、野雁,滿載而歸。草原山崗上長滿了紅、藍、黑甜蜜多汁的野莓,隨手採摘做成果醬。他們保留祖傳秘方,把植物的樹皮根塊切下煮水,製成藥品。村民多半會傳統手工藝,他們吃完鹿肉,就把鹿角或鹿骨留下,削成耳環項鍊等美麗裝飾。熊的髓脂肥油被當地人視為高級補品,儲存在一個個小盒子內,只有孝敬長輩時才捨得拿出。獵下的獸皮浸泡熏乾處理後,有的做成鼓面,有的由婦女一針一線地縫出孩童軟鞋,極具印第安人特色。夏天也是Naskapi人的慶典季節,村民穿上自己縫制的傳統服裝,享受在一起吃喝跳舞、打鼓唱歌的歡樂時光。

楊悅和馬丁夫婦初來乍到時,對村中與世隔絕、單調緩慢的生活不太習慣。但現在已調整好心態步伐,交到許多朋友,每天學習新鮮事物,越來越能融入當地的生活。其實卡娃娃村在所有克里人部落中,算是最先進、設施最完備的一個自治村了─有自來水、電、暖氣,少數人也裝上電腦網路;那裡有一百多棟民房,有學校、運動中心,還有一家小型食品雜貨店。但全村沒有醫院,沒有旅館,沒有餐廳。

卡娃娃村原住民自治區到底在地圖上的哪一個點呢?若從蒙特婁 (Montreal)機場下機,先要搭十一個小時的巴士去Sept-Îles,再換乘一星期只開一或兩班次的火車,坐十四小時後抵達Shafferville,然後在石子路上開車半小時才能進入村子。訪客可以住在Shafferville的幾家旅館內,有Wifi和餐飲。卡娃娃村全年有七個月在攝氏0度以下,7月和8月的溫度才會升到攝氏12度左右。

村民期待母語聖經
楊悅和馬丁目前在協助翻譯出埃及記。他們最近拜訪村內一對老夫婦,老夫婦說他們天天讀聖經,也常請朋友到家裡查經。聽說楊悅馬丁正在協助翻譯舊約,非常興奮地對他們說:「我們雖然有了Naskapi文的新約聖經,可是還渴望用母語讀到出埃及記、撒母耳記、約伯記、以賽亞書……。」這種發自原住民的迫切渴望,正是聖經翻譯宣教士們不畏艱難走向地極的幕後推手。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51期:國度外展)http://shen-guo.org/sub-arctic-bible-translation.html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