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苦中作樂的智慧

3998_學習苦中作樂的智慧


◎江季禎(真道神學院副教授)

苦難的定義因人而異,但不論何種苦難,很少人想遭遇苦難,自討苦吃,多數人敬苦難而遠之。耶穌卻偏偏告訴我們,活在世上就會面對苦難(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

苦難並不局限在我們這個世代。從古到今,苦難如同傳道者所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道書一章9節)苦難在人類歷史中司空見慣,遇見苦難不稀奇,不遇見苦難而自詡成功者才是異類。

約伯記取景儼如人間法庭

約伯記記載義人約伯的受苦體驗。而約伯為何遭遇苦難,是整卷書的主軸問題。全書的取景儼如人間法庭:上帝是被告,約伯是原告,而約伯的三個朋友則是被告的辯護律師。這案件涉及神義論的議題。

在約伯眼中,上帝是被告,因為祂竟使無罪的人遭受苦難;在約伯三個朋友眼中,約伯的控訴不合情理,因為他遭受苦難確實是因為得罪了上帝。

作為原告的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上帝,遠離惡事」的人(約伯記一章1節)。他對上帝和對人都沒有虧欠,是一個內外一致而且成熟的人。約伯有財產、名聲、權勢,有妻子也有後代,是上帝認可的義人。然而,被上帝認可和肯定,本是無比大的榮幸,但對於約伯卻是極大的不幸。

在地上過著幸福生活的約伯,並不知道他將因天上的兩次會議人生有巨大的改變;而從中作梗、跟上帝唱反調的是魔鬼撒但。

上帝允許撒但考驗約伯
撒但第一次在上帝面前發言,不客氣地直指約伯之所以敬畏上帝,是因先蒙了上帝的賜福。所以撒但提出反建議,要上帝化福為禍,這樣約伯必當面棄掉上帝(約伯記一章9-11節)。這個反建議給我們一個懸念:約伯敬畏上帝,是因為上帝賜福嗎?如果約伯遭受苦難,他還能保住「義人」的地位,在生活中展現「義」味嗎?後來我們可以從經文中看出,約伯並沒有因此棄絕上帝(參約伯記一章22節)。

撒但第二次發言,是在第一個反建議無法得逞後提出。論點很簡單:上帝只要讓約伯的肉體受苦,那他必當面棄掉上帝(約伯記二章4-5節)。這是使約伯從「感同身受」的心痛,到「身受」的肉痛的實境轉移。這帶給我們另一個懸念:約伯會因肉痛而痛定思痛,不再敬畏上帝嗎?

上帝允許撒但攻擊約伯,但撒但用的方法卻不是上帝教他的。撒但很厲害地用天災(一章16、18-19節)、人禍(一章14-15、17節)及疾病(二章7節),讓約伯一日之內,喪失財產和兒女,也讓約伯突然身染重病。

撒但的手段很高明,牠向人所行的惡,會叫人誤認為是出自上帝的手。例如,約伯的僕人向約伯報信時說:「上帝從天上降下火來…」(一章16節);約伯的妻子把災禍的源頭指向上帝,對約伯說:「你棄掉上帝,死了吧!」(二章9節),以及約伯的兄弟姊妹和認識他的人,都指約伯所受的一切災禍都是出自於上帝(四十二章11節)。

上帝有賜福和降禍的主權
事實上,我們也很容易會把一切災禍跟上帝連結。這樣做似乎很合理,但其實是撒但「借刀殺神」之計,意圖把全部責任都推給上帝。其實,不管是第一或第二次反建議,我們看到撒但與災禍、苦難,有很深的關係,而撒但的動機也很明顯,就是要藉著災禍和苦難,奪走約伯內在和外在的「福」,使約伯「離棄上帝」。這方法歷世歷代以來都有效,但不是對所有人都有效,至少在約伯的身上並沒有效。

約伯對苦難的反應,值得我們省思。「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一章21節)和「難道我們從上帝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二章10節)。雖然這兩句話是約伯經歷不同層次的苦難所發出的,但仔細揣摩,會發現這兩句話有異曲同工之處。約伯強調上帝有「賜福」和「降禍」的主權,因此無論是蒙福或遭禍,他都堅持敬畏上帝,而這兩節經文,也都強調約伯在這些事上都沒有得罪上帝。

為何義人無故受苦
既是這樣,事情似乎就可以結案了。但承認上帝擁有賜福降禍的主權,仍不能解決問題。沒錯,上帝有權賜福和降禍,但約伯的受苦卻讓他有一個心結。

約伯認為上帝不可能「無故」賜福或降禍。約伯質疑的是,如果上帝無故賜福或降禍,特別是無故降禍使人受苦,那麼,這就跟上帝的公義完全背道而馳。

這是問題的關鍵,若從經文看,約伯的推論是正確的。連上帝自己也承認,自己是「無故」使約伯受苦(二章3節);約伯認為自己是公義的,是上帝奪去他的理(參卅四章5節)。意思就是,問題在上帝,不在於他。

這關鍵的問題使約伯非常糾結,他堅持自己沒有犯罪,他所承受的懲罰,並非是天公地道的事。

約伯為自己叫屈,他在廿三章3-7節說:「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裏可以尋見上帝,能到他的臺前,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在他那裏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他也在上帝面前起誓說:「上帝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上帝起誓:我的生命尚在我裏面;上帝所賜呼吸之氣仍在我的鼻孔內。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廿七章2-6節)。

我們都知道在這世上有苦難,但苦難不一定與上帝有直接關係。上帝給撒但有短暫的自由權,透過各種苦難要使人(不管是信上帝或不信上帝的),在苦難中離棄或怪罪上帝。

苦難的目的是要讓人遇見神
上帝與撒但不同,祂反而要受苦的人在苦難中對祂不離不棄,把焦點放在祂身上,而不是苦難本身。苦難可以使人離棄上帝,苦難也可以使人更信靠上帝,取決於我們對苦難的看法;因罪受苦就要對付罪,無故受苦就要用信心仰望上帝。

當我們看到有人受苦時,不要太快以道德標準評定他;當我們看到有人作惡卻看似享福時,也不要單純以道德標準打量,要學習以上帝的眼光評量。上帝的審判早晚會臨到,它可能發生在那人生前,也可能發生在死後。但我們必須承認,苦難的功課不容易學習,但不代表做不到,約伯成功突破苦難即是一例。

當面對苦難,我們可能會像約伯那樣因苦難而被人挖苦、因苦難而受盡折磨,但我們要知道良藥「苦」口的道理,從而因苦難而知苦的意涵,視苦難為上帝給我們的考驗,目的是讓我們親眼看見上帝,進而堅持遵守上帝所喜悅的公義。

我們可以求主給我們力量,學習如何「苦」中作樂,也可學習與受苦的弟兄姊妹同甘共「苦」,但不要學像約伯的三個朋友那樣,越辯越苦。我們要記得,人生「苦」短。人生「苦」短有雙重含義,它意味著人生很短,也意味著即使是「苦」,也會是很短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