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更好的長執會

建立更好的長執會


◎賴瑞·奧斯本

本文原刊於《舉目》86期和官網2018.03.14

建立健全的團隊,發展健全的教會

《民數記》13-14章;《提摩太前書》3章

我們都希望有一個健全的領導團隊,但知道從哪裡著手卻是一個挑戰。《建造教會領袖》採訪了加州維斯塔北海岸教堂(North Coast Church,Vista)的牧者賴瑞·奧斯本(Larry Osborne)。他是《領導期刊》固定的撰稿人,也是《如何建立合一的領導團體》(The Unity Factor, Owl’s Nest, 2001)一書的作者。《如何建立合一的領導團體》是一本關於如何建立健全長執會的書。

是什麼原因促使您去寫一本關於教會長執會的書?

賴瑞·奧斯本:我對一個健全的教會領導團隊的興趣,是來自我成長中的經歷。我目睹身為教會執事的家父,經歷了許多個漫長、令人洩氣的晚上,只期待著卸任的那一天。這現象似乎有點不對勁。

等我來到北海岸教會,一間成立大概只有一年半時間的小教會,我假定每個人都已整裝待發,結果發現是一群負傷的人。我犯了一個錯誤,沒有把重點先放在滿足他們的需要上,反而對他們說:“來吧,讓我們去滿足外面世界的需要。”這導致頭3年的工作並不順利,教會人數只增加了一個人。對我來說,那是一段困難的日子。我突然頓悟,除非領導團隊健全,否則我們的教會不會更健全。我從此把我的重點轉向上帝交托給我的核心小組,從長執會著手。

你到底做了一些什麼?

我們改變了開會的地點和時間。我參與了決定誰會加入長執會,最重要的是,我開始訓練他們。

我意識到,沒有人訓練領袖怎樣去帶領教會。我們只想到把更多的神學知識灌輸給這些領袖。但他們往往是教會中神學知識和屬靈方面最強的人,除了這兩方面,他們同樣需要知道的是,怎樣去帶領教會。正如一個主日學老師需要明白教不同的年齡,需要採用不同的教學方式一樣。

你教他們一些什麼?

我讓他們接觸我從神學院、會議和牧師期刊學到的東西。我教導他們各種知識,從教會增長的原則到群體動力。我們也討論有關教會事工的理念。

我們身為牧師,往往把那些知識抓緊不放。等到要作決定的時候,便把知識搬出來,以此證明大家應該按我們的意思做。這樣做只會讓人感覺你是一個遊說的政客。

我在有需要以前,先用這些材料訓練長執會。我的目的是要幫助他們能像牧師般去思考,叫他們著眼於怎樣去帶領一個志工團體。大多數人都把教會當作商業團體般地帶領。教會並不是貨運公司,教會是完全不一樣的。
01

當你組織長執會的時候,要找怎樣的人才呢?

首先,我們要肯定長老的候選人中,沒有《提摩太前書》3章和《提多書》1章所形容明顯的弱點。我們首先要按照聖經的要求去找。

第二,我們找與我們事工理念配合的人。只因某人的靈命成熟,又參加我們的教會,並不等於他有權利去完全改變教會的方向。很多教會在挑選領袖的時候都沒有考慮這點。

第三,我們找配合團隊的人。我們會問:“我們的領袖團隊目前需要的是什麼呢?”這會帶來改變。好比一個球隊,你不能靠5個俠客.歐尼爾(美國職業籃球明星)去奪取冠軍。總得有人會傳球。

領導群體怎樣才可以成為團隊呢?

首先,確定你的團隊有合適的人數。我的建議是在5至12人之間。如果人數太多,不可能有流暢的溝通。老實說,正是那些稍微過大的長執會,為了填補最後的一、兩個空缺,往往找來一個定時炸彈型成員。

第二,花時間在一起。越多花時間在一起,越能增進彼此的了解和欣賞。許多時候長執會聚在一起,匆匆禱告、開會,然後就回家。我會想辦法讓大家有時間一起遊戲、交通。

第三,創造共同的經歷。這是訓練可達成的目標。我們從訓練學到共同的術語,創造共同的背景,藉此幫助我們雖然不一定有相同的看法,卻可以更明白大家意見不一樣的地方。

長執會的目的何在?長執應該怎樣去看他們的功能?

教會改變,長執會的目的也會跟著改變。在較小的教會,長執會的目的,通常是要協助牧師把事情做好。在較大的教會,則是為了協助牧師作出最好的決定,並且跟會眾溝通。在最大的教會,長執會基本上是在發揮約束和問責的功能,是組織中的“剎車板”。長執會也會是智囊團。較大的教會都有同工負責事工,因此長執不是親力親為的領袖,比較該是提供智慧的輔導,亦是待命的危機處理小組。
02
如果你的團隊不同心,你怎麼辦?

禱告。就算你明白和洞察全世界關於領導的知識,都不能取代主的手在帶領你所做的事。

第二點,假如大家的關係真是一個問題,就要引進一個外面的顧問,一個雙方都信任的顧問。當大家沒法好好溝通,多講話通常也不能解決問題。

怎樣才能保持健全的長執會?

不管你是牧師或是長執,要謹記你們是一個單元。我是一個很強的領袖,不過當我的長執會說不,便是不。當長執會作的決定,不完全是我想作的決定,這個決定仍然是“我們”的決定,不是“他們”的決定。有時候某些決定是10個人對1個人的意見。在這種情况下,那個人開會出來仍然要说:“這是主帶領我們作的決定。”

回想你的長執會哪一次曾被迫面對一個困難的情況,結果怎樣?

3年前有人對身為領袖的我,提出嚴重的控告。長執會沒有馬上為我辯護,卻以認真的態度處理那些控告。我當然希望他們馬上說:“那些控告毫無根據。”不過一個健全的長執會不會唯命是從。他們沒有馬上說我是對的,卻努力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讓大家能向前邁進。結果,我們度過了這個足以動搖牧師和教會事工的考驗,大家的關係就更為密切了。

討論

1.在這個採訪中,哪一項陳述引起你的注意?是什麼使這一項陳述引起你的注意?
2.在《民數記》13-14章,什麼因素使以色列人無法進入應許地?我們需要怎樣避免整體作出錯誤的
判斷?
3.我們應該在我們的長執會,應用奧斯本的哪一個理念?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03.14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mail protected]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