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青年的國際移動

4006-青年的國際移動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著名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2005年出版了《世界是平的》這本暢銷書,後乘勝追擊出版了《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分析廿世紀末擴張了大航海世紀以來的全球化,過去廿多年的發展,證實了數十年前地球村的預言。利弊得失一時也說不清楚的全球化,造成了財富分配不均的問題,也引發了社會躁動的全球化,詭譎的發展,若有「長輩」的陪伴,或許可以少走些冤枉路。

現在年輕人彷彿「凍世代」
年輕人對於全球化的困惑,具體表現在台灣的太陽花事件中,但是當台灣現況的困窘也讓年輕人淺嘗了全球化的複雜性。面對全球化,年輕世代彷彿「凍世代」;就業機會被凍結與薪資凍漲,心裡的想望被凍結、未來也彷彿被凍結。由於資源有限,年輕人就盡量減少花費支出,包括以網遊取代旅遊,以遊學取代留學,但凍世代彷彿封建時的婦女纏足,越不出去就越走不出去。走出去,不在乎擁有多少資源,而在乎心態上能否願意跨出舒適圈。

筆者大學畢業後去紐約市念研究所,課程結構與我大學時候的課表差別不大(當然深度差很多),留學生涯最大的收穫是徜徉在這個國際級大都會,每天都在重新形塑個人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工作多年後,再赴英格蘭小鎮攻讀博士,這個貧窮的小鎮戳破了個人心目中憧憬的英倫風情;沒有再別康橋的徐志摩、也沒有傳說中的愛丁堡古堡,二戰後被夷為平地後重建的汽車城市(當年Rover總部所在地),觀察與反思當地社會掙扎是非學院的學習。平心而論,海外求學那些寂寞且辛苦的歲月裡,從學業中學習的,遠遠不及從生活中學習所得的。

廿多年前筆者返國從事高教工作,多年以來接觸了形形色色的學生,有成天飛來飛去的EMBA學生,也有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學生,沒有差異的是國際化程度的低落。就此,好友東海大學許恩得教授積極投入從事提升國際職場學習工作,提升國際觀與學用落差兩個問題一次解決,實習是另類結合產業的學習,延伸到海外就更有意義了。

此外,教育部一系列「學海築夢」、「學海飛颺」、「學海遺珠」的獎助學金,與科技部針對博士班學生海外研修一年的「千里馬計畫」,目的都是鼓勵年輕人在學期間多出國走走,這些努力無非都是希望為台灣培育更具國際觀的下一代。

走進移動的新世界
比起嬰兒潮那一代,嬰兒潮的下一代在經濟條件上大幅改善,加上1990年代中葉互聯網興起的訊息透通,讓年輕世代有越來越多的國際化。可惜的是,我們往往不大珍惜輕易擁有的事物:出國次數多了,國際視野反而變窄了;上網時間多了,許多對世界的了解卻侷限於各種螢幕上的追劇。時代不同,認知與詮釋世界的方法千百種,但融滲式的體驗是培養世界觀的關鍵過程。

上個世紀受理性主義的影響,強調學習與生活必須將主、客體剝離開來,但這個假設逐漸遭受質疑,特別在後現代思維的衝擊下,不再置身事外才是認識論的王道。因此,認識世界的捷徑就是自己走進世界,而非透過他人的鏡頭或筆觸。

日益頻繁的國際移動使得年輕人瞭解世界有多遼闊,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有多大,這樣的瞭解是認識自己、認識他人、與認識所處社會。基督教會的歷史原本就由持續國際移動的痕跡所構成的,早年通訊與交通均不便,沒有現代化的裝備與科技,耶穌的門徒依舊秉持著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的引導,福音的國際移動正是當前年輕人的指南。

人生的意義與國際移動結合,對國度人才養成具關鍵價值,值得教會與機構一起努力為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鋪陳出他們屬耶穌的道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