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水沒了,留著土地有甚麼用?全球水資源危機的挑戰

4007_水沒了留著土地有甚麼用_全球水資源危機的挑戰


【本報主筆】聯合國在三月中旬公布「2018世界水資源開發報告」,嚴肅的指出:由於氣候變遷、用水量增加,以及汙染的衝擊,到2050年時,全球將有約六成的人口會飽嚐水荒之苦。這個警告絕不是危言聳聽,情況的演變確實如此,可以看看今年在水情方面最令人矚目的南非開普敦百年乾旱。

水文界的911事件
開普敦是南非第二大城,過去主要是靠蓄容量約有9億噸的6個水庫來儲藏每年雨季的降水,以提供該市各項用水的需求。近年來,因氣候變遷導致南大西洋高壓異常,降雨大幅減少,年降雨量已連續三年大幅減少到歷年平均值的三成,水庫蓄水量入不敷出,水位節節下降。迄本(四)月,水庫蓄水總量只剩20%,已經迫近「無水之日」(Zero Day),也就是無水可供的窘境。

除了自然的氣候因素,開普敦市人口增長太快(1995-2018年增長了80%),基礎建設不足(同時期僅增加15%),加上政治內鬥的耗損,都是當今水資源面臨困難的重要因素。也就是說,天災與人禍交織造成了今日嚴峻的危機。

開普頓市的「無水之日」危機,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個大城市首次遭遇的水資源衝擊,有人將之比作水文界的911事件:危機其實早已默默醞釀一段時間,只是我們疏而不察,因此一旦爆發,不免讓人有難以承受的驚慌之感!

高速都市化 促發高溫乾旱循環
開普頓市的危機,正是未來全球各大城市水資源危機的預表,近年北京市的旱情就是最好的案例。

今年冬天,西伯利亞的乾冷空氣在京津冀地區非常強勁,但受到北極渦旋弱化,噴射氣流南移的影響,南方的暖溼氣流在黃淮、江淮、江漢等地就遇到了強冷空氣形成大範圍雨雪,導致京津冀等地多半時間沒有在降雪範圍內。因此今年冬季,北京遲至一月22日才迎來入冬的初雪,比常年晚了53天,總降雪量自然又偏低。

一般豐沛的降雪可帶來充足水分,有利農業灌溉及水資源調配,低溫還可防止病蟲害;而長期「貧雪」會導致土壤濕度不足,不利於開春後的農業生產。除了氣候變遷的因素,北京也由於都市化程度增速快,城市熱島效應增大蒸發作用,土壤濕潤度進一步下降,土地長期乾燥,影響區域性水文循環,不但降水量持續偏低,也促發高溫乾旱環境的惡性循環。

所以可以說,北京同樣面對開普敦的困境:氣候條件不利降雨,人口增加快,各項用水標的需求增高,水資源入不敷出,地表及地下水資源透支嚴重。

面對水資源挑戰,中國大陸不計代價的以基礎建設疏解,自2002年起推動南水北調工程,中線一期工程已在2014年十二月開通,將湖北丹江口水庫的水源經千里長途輸送進京,三年來北京累計收水30多億噸,提升了人均用水量,也減輕了水資源不足的壓力。

極端氣候與空汙加劇水文變化
因此,未來水資源在自然變化與人為環境開發的交相衝擊下,是全世界都要面對的重大挑戰。以我們台灣來說,大氣溫度持續上升,加上都市熱島效應的強化,地表蒸發日趨強烈,乾旱衝擊更廣,農業生產將會遭受嚴重影響。

另一方面,空氣汙染惡化加上沙塵暴侵襲,增加大氣懸浮微粒的濃度,稀釋空氣中的水分,不但導致降雨日數減少,也增高短時降雨強度,加劇水文變化的極端性,非常不利防災與水資源的涵養運用。

從觀測數據來看,近廿年來,台灣不論在梅雨期或是颱風季節的總降雨量並沒有明顯改變;但是個別事件的降雨強度卻大幅度抬升,帶來可怕的洪澇,去(2017)年六月,梅雨單日降雨量強度超過6百公厘,就是明例。此外,全台灣的降雨日數半世紀以來持續降低,中南部尤其明顯,整整減少了一個月,乾旱衝擊至深!

更有甚者,海平面會快速且大幅度上升,是這個世紀無法迴避的長期憂患。台灣沿海低窪地區將次第遭到淹沒,地表水及地下水將會因鹽化而無法使用;中南部因地勢低平的面積廣,又會是重災區。

美國佛州大學奧登(Odum)教授名言:「水沒有了,你留著土地還有什麼用呢?」展望未來,我們在水資源的挑戰將日益艱困!自然條件難以扭轉,我們只有不斷的以創新思維開源節流、建設優質的水環境,以降低水文災害,穩定水源供應,國家才有安定永續的發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