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更新》信主心境由苦轉甜 母親的百歲奇遇記

4009_母親的百歲奇遇記


◎張金輝(木柵靈糧堂會友)

母親出生於民國前十一年,當時大陸各地烽火不斷,出生於僻遠鄉下的母親,受世族老舊傳統束縛,幼時即被殘忍地強迫纏足,將雙腳五指僅保留大腳趾不動,其餘四趾強迫包裹折疊於腳心。母親雖日夜煎熬痛哭、呼求解放,終究無法扭轉命運。

遵行傳統禮教  一生纏足
母親童年成長更迫於傳統,無法讀書識字,但女紅、粗細活、家事等絲毫不馬虎,除了把自家與家族庭院打理得井井有序,母親也篤信中國傳統宗教及禮儀。雖不識字,「朱子治家格言」卻牢記於胸,並將其高懸廳堂以便教導兒女,深得親友稱讚,母親卅年間已育有二子二女。

民國卅八年,時局動盪扭轉直下,母親以三寸纏足之軀迅速拋棄一切,帶領二子二女逃離家園,並與在外的父親會合,終於登上開往台灣的渡船。

在海上漂流期間,母親卻連遭椎心之痛,八歲的大女兒因為不耐顛沛折磨之苦,罹患痢疾迅速病逝,母親不得不將大女兒葬於海上。無情的打擊並未停止,第三日,六歲小女兒也不耐折磨之苦,罹患相同痢疾,任憑母親呼天喊地,小女兒同樣迅速病逝,母親再次承受了世間親情最痛苦的第二次打擊。

一家到台灣之後住在高雄,母親因日夜思念兩個女兒,再次懷孕,而於民國四十年生下筆者,當時與兩位兄長相差十四及十二歲。

逃離烽火  痛失丈夫女兒
當時家庭生活貧困,家裡所有的衣褲鞋襪,莫不是母親一針一線用麵粉袋、布匹縫紉而成。然而幼年成長期間,母親從未讓我在同伴間感覺貧窮與羞愧。母親雖然日夜操勞,對兒子管教卻絲毫未鬆懈,舉凡考試不佳或與鄰居孩童打架,母親得知後一律將責任歸咎於自家孩兒,必將我責打到全身藤條印痕。母親說,「皮肉痛才能牢記教訓」。

在我七歲就讀小學二年級時,某日晚上正在溫習功課,突然聽到母親驚天動地的呼叫聲。此時傳來陌生聲音告訴母親:「妳的先生被車子撞死了。」當時母親淒厲的哭聲,讓懵懂的我害怕,迄今仍讓我膽寒驚心。母親淚水已流乾,從此未見母親在我面前流淚,歷年來除了每年清明掃墓,母親必到父親的墓前嚎啕大哭,其他日子,母親皆咬緊牙關撫養我們兄弟三人,從不說一句怨言。

之後,大哥與二哥放棄讀大學的機會,轉而投考海軍軍官學校,減輕母親的家庭負擔,我則就讀左營舊城國小。當時我們定居在左營蓮池潭「啟明堂」附近的眷村,因母親篤信傳統宗教,而「啟明堂」亦可說屬於民間信仰的神明集中之地,香火鼎盛,母親也成為那裡虔誠的信徒。而我讀舊城國小亦位於蓮池潭邊,從小於此玩耍、鬥毆、讀書等,可說深受感染。

當兩位兄長自官校畢業服役於海軍,母親的身體已因過度操勞而逐漸衰弱。然而兄長們因長期駐守外島無法兼顧母親,而我也在哥哥的支助下就讀高雄正修工專。此時母親不得不遠赴新竹,投奔家族親人伯父及祖父母。

我讀工專已經廿歲了,每逢假日必搭夜車到新竹看母親,屢屢見她在家族三合屋內忙裡忙外,洗衣煮飯,盡心服侍祖父母,也親手幫祖父母縫製衣服。倘若服侍或縫製衣物未得祖父長輩歡心滿意,母親必須罰站聽訓。我常目睹母親以纏足小腳罰站廳堂聽訓,彎曲的身軀重心不穩、搖搖欲倒,心中莫名悲慟,卻也毫無能力安慰母親。

之後大哥及二哥在高雄先後成家,兩位兄長立即迎接母親回高雄奉養,母親就開始與大哥家同住;而我工專畢業後反而離開母親,前往台北就讀國立臺灣工業技術學院,準備繼續完成學業。

戮力不懈   如何才能斷開詛咒?
在台北讀書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女孩,日後成為改變我一生的妻子。她是第二代基督徒,自幼在錫安堂長大,卻因高中聯考未考上第一志願,而心中埋怨離開了信仰。直至讀大學期間與我認識交往,我們於民國六十九年結婚。

當時我與妻子同時跟隨師傅學習某派氣功,妻子短短數年練功神速、氣灌全身、眼耳通靈,鋼筋擊打頭頂而不受傷。但妻子身心靈卻逐漸受靈界綑綁,當下我與妻子立即停止修練。

民國七十二年兒子出生,妻子生子後因身心靈俱疲,除了靈界的繼續攪擾另有婚後的生活折磨,經常痛哭失聲。七十七年夏天某日,竟然突然頓悟、想起了教會,決心回到錫安堂,並向當時木柵溝子口錫安堂教會王春布牧師及師母哭訴認罪,斷絕一切挾制的靈,同時請屬靈長輩為筆者禱告。

民國七十七年的冬天,板橋榮光教會舉辦佈道大會,妻子將佈道傳單默默放桌上;從未有參加念頭的我,卻在當日突然感受一股強迫力量,逼我不得不開口要求妻子帶我參加佈道大會。

佈道會中,雖然我極力緊閉口齒不言,但又有股大力量將我口齒強力扳開,不得不痛哭呼喊決志,認罪悔改,並斷絕所有咒詛及挾制,受洗信耶穌。迄今方知,我七十七年底決志信耶穌的原因,竟然是妻子與錫安堂長輩一同流淚禱告的結果。

高齡94老母  生命大轉彎
而母親當時已經八十歲了,住在高雄的四樓公寓,雖嚴重氣喘及慢性病纏身,卻未向命運屈服,也未服用任何治療藥物。母親生活簡樸,每日必梳洗頭髮,留著整齊微白的學生髮型,長年穿著貼身粗布旗袍,親自洗滌熨燙衣服,也必水煮一顆雞蛋食用。她仍篤信傳統信仰,每逢廟會必虔誠親臨行走。

此時我已與妻子合一信奉基督,深感母親未來是否得救,成為極大負擔,每隔數日即與母親長途電話談論耶穌,每年春節與妻抱著兒子前往高雄與她同住,陪她天天講述耶穌。但母親都是默默的聽,微笑地點頭。

由於母親記性早已不如從前,因此我千方百計教導母親背誦一句話,就是「耶穌救我」。每次談話後,我必叮嚀她數十次,只要發生困難及危險,立即呼喊這句話,而我和妻兒也如此南北奔跑了十多年。

直至民國八十三年,此時母親已經九十四歲,「耶穌救我」這一句話才導致驚天動地的改變。八月間,在兄嫂出門工作時,母親按往例獨自至後陽台洗衣,卻因水份過多漫流於地面,母親三寸纏足皮鞋無法止滑,因而滑倒,當時氣喘發作無法呼吸。

最危急的時刻,所有神明竟然都啞口無言,母親此時只有呼叫「耶穌救我」,這句話竟讓母親張開口吸入氧氣,突然又有一股牽引力量,將母親從地面上扶起。當晚母親即打電話告訴我耶穌救她的經過,從此母親靈性開啟,也從此每晚必聽我講述耶穌的一生。

而我亦於八十四年春節往返高雄前,經由張秉聰牧師教導如何進行點水禮,即與妻子於高雄期間,俟母親決志信耶穌時,同時為母親完成了點水禮。當時她穿著最體面的旗袍、梳洗乾淨,面有榮光地接受點水洗禮。此時母親已經九十五歲了,她倚靠耶穌重新得著新生命,讓她心中也著實歡喜快樂。

化繁為簡  向九旬母親傳福音
母親信耶穌後,親口向我許下三個心願,一是希望親自讀聖經裡的耶穌,二是親自到教會,三是親自見見耶穌。但是事情往往並非如想像中順利,因母親已九十五歲,逐漸失憶,讓她無法記憶與學習禱告。

於是我每天晚上陪伴她一起禱告數十次,舉凡拗口用語、獨立單字等全部刪除,因她已全部無法記憶。經過了上千次的學習與復誦,母親終於牢記廿二個字彙禱告詞:「耶穌愛我,我愛耶穌,耶穌保護我,我好快樂,耶穌名,阿們。」母親自己也深感激勵,終於學會一生中最偉大的一件事「禱告」,於是母親展開了生命新頁,每天不分晝夜,禱告這廿二個字。

母親平日非常喜歡從四樓公寓走到一樓門外看風景,但因經常忘記回家樓層,於是暗自準備了一條長繩繫於手,上下樓時每階樓梯纏繞一圈、禱告一次;母親上樓回家時,再順著繩子找到回家的路。她就如此偷偷的一年多上上下下,從未告知任何人。之後母親得意地告訴姑媽,姑媽又告訴我,我立即禁止她繼續上下樓梯,而母親的失憶症卻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22字禱告  她心懷喜樂的秘密
母親因已無法偷偷下樓活動,也因骨鬆骨痛無法行動,自九十六歲開始,每天只能在屋內禱告。而這廿二個禱告字彙,屬天的能力更加默化,同步開啟了母親屬天的經歷。

某天晚上,她在電話中告訴我,她感覺「她的一生好快樂」,重擔與憂慮消失了,每天都好快樂,當下讓我淚流滿面。母親又冒出一句話讓我驚異無比。她說每天都有一隻白色鴿子,在早上九點左右,隨著陽光從她的臥房氣窗飛進來。起初她懷疑氣窗未關才讓鴿子闖入,所以重複檢查窗戶,卻發現氣窗確實都緊閉。

鴿子飛入屋內後,停在櫃子上望著她,互相觀望了好幾天,於是母親興起抓鴿子的念頭。她往東抓、鴿子就飛到西,她往西抓、鴿子又飛到南。母親說她每天就跟鴿子玩追逐戰,她玩累了休息,鴿子就反要逗她繼續玩。每天都等到兄嫂下班前,鴿子就自動從客廳玻璃迅速穿越飛走了。

母親將此事告訴兄嫂,兄嫂一致認為母親已罹患老人癡呆症,恐日後生變,緊急召我研擬對策,希望將母親移送至安養中心。我則安慰大家,俟爾後母親病情發展,若更加惡化時再處理吧。

爾後數年,母親每晚都在電話中告訴我,她跟鴿子如何玩捉迷藏,直到母親一百歲,她說鴿子飛走後,從此未再回來。這的確是一件奇事,因為其他任何人(包括我自己),自始至終都極力想見著這隻鴿子,卻始終未見到這隻白鴿。

見證母親重擔脫落  充滿主榮耀
母親一百歲了,耳聰目明,雖然病痛纏身,但她從未有一句怨言,依然自行梳洗、打理生活,日日禱告。此時母親也終於學會詩歌《耶穌愛我》,雖然只會哼唱前半套,但讓她喜悅萬分、如獲至寶,更是日日夜夜唱、天天禱告。

母親說,自從鴿子飛走後,非常思念鴿子帶給她的快樂,但是她一點也不寂寞,因為現在換成一個白衣人天天來陪她。我問母親,她是誰?怎能天天陪伴她呢?

她說每天早上起床,床頭前方都會站著一個女孩,穿白衣、長頭髮、皮膚白裡透紅、眼睛深邃明亮、嘴角露出笑意,雖然從未開口說話,但讓她感覺說不出的美麗、感動與平安。

白衣人好像讓整個房間充滿煙霧,母親不想移動身體也無法移動,只想安靜的坐在床邊喃喃自語,白衣人也靜靜的聽著點頭示意,好像是說她都知道。

母親於電話中告訴我,除了放假日外,這個白衣人天天都來陪伴她。當時我突然明白了,這是何等大的神蹟與恩典,雖然她是我的母親,但我卻始終無法親眼目睹這一份榮耀。直到母親一○二歲的三月間,這位白衣人突然向前走到母親身旁,示意母親時間到了,好像要扶著母親的手準備一起離開。

當下數日,母親也逐步將近年來的遭遇告訴姑媽,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姑媽深感驚奇。之後於三月6日當天,母親梳好頭髮、穿上旗袍、三寸皮鞋、床鋪疊好,打長途電話給我卻未打通,於是打給姑媽,告訴姑媽這一年多都有白衣人的陪伴,她從未感到孤獨,非常的快樂,現在她要走了。母親掛回電話,就躺在床上睡了,而我亦於當天接獲母親去世消息。

回憶母親信靠基督的三個心願,一是希望親自讀懂聖經裡的耶穌,二是親自到教會,三是親自見見耶穌。第一願並未完成,因為母親自幼未曾讀書寫字,離世前始終未能閱讀聖經。但第二願可說已達成了,因為我們為母親在武昌教會完成了非常榮耀的追思禮拜。第三願更是充滿恩典的達成心願,主耶穌不但先差派鴿子陪伴母親數年之久,並且還差使者親自陪伴母親一年之久,最後相伴離開。

迄今回憶母親的一生,仍然讓我千言萬語、五味雜陳。而母親信仰基督後,生活點點滴滴、神蹟奇事不勝枚舉,也無法全部詳述。今年母親節即將來到,僅此見證母親的一生過程,並祝天下母親同享平安快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