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折損一位部長之後—再思教育大業終極目標

4009_折損一位部長之後_再思教育大業終極目標


【本報主筆】近幾週來,台灣的教育界與學術界可謂多事之秋,甚至引起國際學術界的關注。起因當然是台灣第一學府台大校長的任命案,這項備受矚目的人事案延宕多時,還因此折損了一名教育部長,新任教育部長也在紛擾中上任。對於這項爭議,我們無意討論「卡管」或「反吳」,因為這其中有太多個人好惡和情緒性言論,是個沒有定論的爭議。

教育百年工程本質為何?
然而,這次事件對台灣社會來說也不是毫無意義,折損一位部長的事件絕對值得深思!我們認為,此次風波最值得台灣社會反思的,就是我們能否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和使命」。對於教育工作的重要性早就不言可喻了,讀者應該都會同意「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既然「樹人」工程得耗費百年時間,可見教育工程之重大及艱鉅。對於這樣一個重大又艱鉅的工程,我們此刻應該思索,這個工程的核心為何?目標何在?

德國著名的哲學家與教育家赫爾巴特一生從事教學,並奠定教育成為一門學科之基礎。他曾說:「道德普遍地被認為是人類最高的目的,因此也是教育的最高目的。」從這話思考教育工作的核心與目標,我們可以說,教育最終的目的在於培育一個人高超的人格。

亦即,在教育過程中所做的一切準備和引導,都是為了讓受教者探索並發現他之所以存在的價值與目標。在學習過程中所累積的各種知識和技能,都應該為彰顯高超人格而效力。因而,當我們看到一個受過教育的人卻做出違反人性常理之事,我們會給予一個「教育失敗」的註解。

教育為何失敗?
教育為何失敗?是智能不足?是技術不佳?讓人唏噓不已的「智慧型犯罪」徹底否定了這樣的推論。歸根究柢,教育之所以會失敗,原因恐怕還是在忽略了教育的核心與本質。

從我們的信仰來看,基督教是極為重視教育的宗教,聖經早有教導:「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除。」甚至說:「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顯然,在聖經的教導中,教育的目標就是引導一個人的人生道路,並且要從小開始引導,而且在引導的過程中,有必要時必須訴諸嚴厲的管教。

一旦失去這個方向與目標,教育就會產生質變,最終可能走上失敗一途。因而,在這樣的思維下,我們必須要問,學校應該提供什麼樣的受教環境?教育工作者應抱持何種態度任教?社會應對學校與教育工作者有何種期待?

對學校來說,當然應該盡最大努力讓受教者自由地追尋真理。不論是笛卡兒所說的「我思故我在」;或亞里斯多德所言「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都是對「追尋真理」這個目標的嚮往與詮釋。對教育工作者來說,理應抱持「作育英才」的態度投入工作─孟子將「得天下英才而教之」視為人生三樂之一,就是此一態度的最佳寫照。至於社會當然應該期待學校和教育工作者,引導無數的莘莘學子找到人生方向,發展健全人格。

讓受教者自由追尋真理
要達到上述這幾項目標誠然不容易,也更加印證「教育為百年大計」之說法。既說是「百年大計」,就應用宏觀、長遠之眼光看待現今的教育環境,擘畫未來的教育方針。那麼現今台灣的教育環境如何?恐怕會讓人有許多的感嘆與無奈。

現今的教育沉痾當然不是一夕之間造成,家庭、學校、社會,甚至整個國家都要負擔一部分責任。面對現今的教育沉痾,台灣教育未來要如何走?不同領域的專家可以提出不同的思考方向,但是我們還是要回歸前面的論述,教育的核心乃在引導受教者探索並發現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簡單地說,就是要讓一個人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真實面對他之所以為人的意涵。這個意涵絕對與人的屬性有所關連,也必須回溯人的原始存在。因而,當我們注意到現今許多著名的古老大學都是從「神學研究」開始發跡,我們就不得不對教育有更多本質性的思考,原來教育的終極目標竟是:發現人之受造的崇高目的。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