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10》加帕多家的神學家馬克莉娜

4010_《書拉密女的故事10》加帕多家的神學家馬克莉娜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公元四世紀上半葉,隨著羅馬帝國君士坦丁大帝停止逼迫基督徒,容許基督信仰合法化;原以為教會可以稍加喘息穩定發展,豈料此時,潛藏已久的內憂才正在延燒。

加帕多家第四傑
當倡導一位一體論的亞流派取得君王的青睞,就藉由政治力量逼迫支持三一論的基督徒。許多人逃到曠野之後,又沿路被追趕遷移;捍衛《尼西亞信經》的教父亞他那修,則被冠以破壞教會合一之名,屢次遭到放逐。

away-2226161_1920

這時,出身安娜托利亞高原加帕多家地區的三位碩彥崛起,為三一論奠定了紮實的教義基礎,持守住《尼西亞信經》。他們分別是大巴西流(Basil the Great,330-379)、尼撒的貴格利(Gregory of Nyssa,335-395),以及拿先斯的貴格利(Gregory of Nazianzus,329-389),史稱「加帕多家三教父」(Cappadocian Fathers)或「加帕多家三傑」(Great Cappadocians)。

只要談到這三位來自東方教會講希臘語的牧者,歷史學家很難略而不提影響其中兩位教父兄弟的馬克莉娜(Macrina the Younger,324-379),她是大巴西流和尼撒貴格利的親姊姊。當代知名的教會史家崗薩雷茲認為,她堪稱為「加帕多家第四傑」!

馬克莉娜名字承傳自老祖母,為區別同被後代視為女聖徒的大馬克莉娜(Macrina the Elder),她又被稱為小馬克莉娜。

大馬克莉娜與丈夫原是異教徒,成為基督徒之後,正逢羅馬帝國皇帝戴克里仙大興逼迫的時期,所有財產遭到充公,他們也逃至黑海本都一帶躲藏七年。

他們忠心跟隨耶穌,傳承信仰給下一代。兒子貴格里成為教會主教,另一個兒子巴西流(Basil the Elder)是律師和修辭學專家,他娶了殉道者的女兒艾美妮雅(Emmelia),兩人生養了九個兒女,其中四個兒子和兩個女兒皆是千古流芳的聖人,其中一位即是小馬克莉娜。

小馬克莉娜自小立志跟隨耶穌,即便無法像男孩子一般出外受教,但也在母親教養下成為知書達禮的才德女子。按照當時的婚娶傳統,小馬克莉娜12歲就訂婚,哪知對方竟在她14歲出嫁前夕過世,小馬克莉娜從此決定終生守貞獨身。

陶冶弟弟們的靈性導師
小馬克莉娜的弟弟大巴西流,因父親寄予厚望而被送到當時東西方的文化名城受教,接受古典修辭與哲學訓練。大巴西流曾遊歷安提阿、君士坦丁堡和雅典,並與後來同樣成為加帕多家三教父之一的拿先斯貴格利同窗。

當時一起求學的青年才俊還包括出身基督教家庭、日後成為羅馬皇帝的尤利安。他掌政期間試圖扭轉羅馬帝國基督教化的局面,強迫全國一起祭祀偶像,被稱之為「叛教者尤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32歲死於東征波斯的戰役,命運發展與前兩位教父截然不同。

年輕氣盛的大巴西流在外遊歷後返鄉,成為該撒利亞城出色的修辭學講師。他在小馬克莉娜面前顯得心高氣傲,於是小馬克莉娜不假辭色訓斥他,再次引導他謙卑地回到耶穌的面前。

獻身牧養、治理與神學研究的弟弟大巴西流,在聖靈論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所以被稱之為「聖靈的神學家」,在教會史上也被冠上「偉大的巴西流」稱號。

他反對與教會脫節,離群索居式的修道主義,反而致力修道者與教會之間的連結。大巴西流尾隨小馬克莉娜一起走向修道之路,到本都的阿尼西(Annesi)建立修院、醫院和救濟院,直到被選為該撒利亞的主教,才離開修道院。

他所撰述的《長篇修道綱領》(Longer Rules)和《短篇修道綱領》(Shorter Rulers)成了東方教會重要的修道傳統,普及在敘利亞、小亞細亞、亞美尼亞等地,許多修院的會規製定皆以他為師,連聖本篤都承認受到他的影響。

與教父對話的女神學家

小馬克莉娜的身教言教,同時也影響了其他的弟弟們,包括爾後任職尼撒主教的貴格利。

尼撒的貴格利有奇特的靈恩經歷,自幼在家庭當中,受到其姊與兄長薰陶,又具備了良好的希臘哲學知識,使他的思考與辯證非常清晰。在兄長大巴西流過世後,他成了捍衛《尼西亞信經》的領袖,後來也成為接受三一論的羅馬皇帝狄奧多西的神學顧問。

至於小馬克莉娜,迥異於先前介紹的一些西方教會婦女鑽研聖經經文,她因具備希臘哲學素養,加上修辭家學淵源,雖是一介女子但思想深邃、談吐博雅,能與受到良好教育的弟弟們深刻對話,像尼撒貴格利的《論靈魂與復活》(On the Soul and Resurrection)即是與臨終前的小馬克莉娜對話醞釀而出的精髓。

從尼撒的貴格利追憶馬克莉娜的記述中,我們發現到,當馬克莉娜的弟弟們先後獻身擔任牧職,被按立為主教後,她非但沒有因早年對弟弟們的信仰薰陶而邀功自恃,反而是謙恭行禮,毫不隨性。

公元379年初,大巴西流病逝。九個月後小馬克莉娜感染熱病,命在旦夕。尼撒的貴格利風塵僕僕趕往阿尼西修會,面見已經闊別數年的大姊。

此時小馬克莉娜已虛弱不堪。看到自己的親弟弟,她馬上禱告說:「主啊,我感謝你,給我這般恩寵,因為你激動了你的僕人來探訪你的使女。」雖已瀕臨死亡,但是尼撒的貴格利提到,她不會讓人專注在她的病情,不發一句呻吟,不讓人看出她呼吸困難,不讓訪客擔憂,反而透過談話讓訪客感到喜樂,並且會保留時間讓訪客可以對她提問。

臨終彰顯榮光確據
尼撒的貴格利伴隨著這位亦母亦師的姊姊,走向人生終點。他忠實記錄下小馬克莉娜臨終前,在他面前顯出聖徒之死的滿面榮光:

god-1772560_1920

「她在談話中揭示了苦難中隱藏的神聖目的。除此之外,她還談到了來生,彷彿是受到聖靈的啟發,我的靈魂因她的話語而離開了凡俗塵世,與她一同置身在天上的聖所。如同我們從聖經約伯記所知的那樣,當約伯的身體因傷口潰爛而痛苦不堪時,他沒有讓疼痛影響他的條理,儘管身體痛楚,他也沒有鬆懈他的心智,沒有阻斷他在話語當中顯露的高尚情操,我也是這樣的看待我眼前這位令人肅然起敬的婦女。

熱病正在耗竭她的力量,把她驅逐到死亡當中。但她的身體卻如同露珠一般的煥然清新,思想不受阻礙地思念天上的事情,絕不讓她的軟弱而受到虧損。我不想長篇大論,只想說,當她向我們談論到靈魂的本質,談為什麼我們會有肉體,人為何受造,人為何會死亡,以及死亡的起源和人類由死入生的旅程;她頭腦清晰,有條有理的講述,彷彿是受到聖靈的啟迪,從她口中而出的言語就像是湧流不竭的泉源。」

多虧尼撒貴格利第一手的記述,讓我們藉由他的文字敘述,認識小馬克莉娜這位甘居教父弟弟們背後的女性神學家,其生平簡歷和過世前的言論。

從大馬克莉娜到小馬克莉娜,三代信仰兼具靈性與智性的傳承,影響教會歷史深遠。這株上帝親自栽植的家族樹不僅繁華茂盛,枝條更是探出牆外,結實纍纍!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