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甘苦談》上帝使用愚拙的

M


◎邵正宏(文字工作者)

現在年輕人口中常流行一個詞叫「文青」,似乎指著一個人戴個眼鏡,手裡握本書,喜歡寫寫短文小詩,愛好文藝,那麼就是個文青。

「文青」這詞,多半也有點復古味道,大概現在只有五十歲以上的人,真正經歷到過去那段彈吉他、唱民歌、把曉風散文掛在嘴邊,不時還投稿寫稿的歲月。所以要說是文青,我還真是個道地文青。只不過文青向來攢不了什麼錢,所以文青二字落得現在,只得個兩袖清風的文人形象。

現代文青也得下海賣書
不過,既是文青,那麼文青愛寫書、編書、撰文,卻絕不願下海賣書,這多少有點文青的傲氣。說賣書豈不顯得銅臭?要作者或者文人自己一本一本叫賣書籍,那在過去真是絕無僅有的事;魯迅當總編輯時,也沒聽過他讓蕭紅或是他自己當街叫賣的。

然而,過去卅年,我這個自以為文青的人,因為服事上帝,在文字福音機構工作,卻開啟我經常叫賣書籍的嗓門。

你問我愛不愛這麼做,說實話,若是為了我個人,我還真不愛做,而且也不懂該怎麼做?但是為了上帝,我就厚著臉皮,在會場扯開嗓子,舉起書大聲嚷嚷了!

有一年聖誕節前,一間教會特別來電,願意讓我到教會擺書攤,而且強調牧師在主日講台結束後,會特別報告這本聖誕節傳福音用的禮物書,鼓勵會眾購買。

我接獲電話大喜,但是帶多少書去就可傷腦筋了,因為這是一間有六百人的教會,如果主日當天一人買一本,那麼每箱五十本,可得帶十二箱書呀!

我盤算計畫著,為要省掉郵寄費,就決定自己搬去。再看看周圍同工有多少人手可幫忙,結果一問之下,幾乎每個人週日都要跑不同教會,而且都是自己搬書叫賣。這下子我只能靠自己了,那就只帶三百本書吧!

推車搬書上路  災難連連
主日當天,我車上載了三百本書,再加一部推車,浩浩蕩蕩來到教會,才知這間教會位在一個地下室,離馬路有段距離;車子必須先停好,再拉著推車上的書,沿著柏油路顛顛簸簸的進入教會現場。

可以想見三百本書有多重了。說老實話,一股文青的辛酸感就在這時跑出來了!「我怎麼這麼可憐呀?這麼多書全要我一人賣?而且還這麼重?」我邊拉著推車,邊跟上帝抱怨:「怎麼這麼遠?怎麼柏油地這麼爛?怎麼今天這麼冷?」

不抱怨還好,一抱怨,竟然連推車也跟著鬧革命了;四個輪子的其中一個輪子,因為在柏油地上顛簸震動,結果竟然螺絲鬆掉了,輪子頓時脫落,霎那間天崩地裂,霹靂啪啦六大箱書全都東倒西歪地落在地上。你說能不哀怨嗎?書還沒開始賣就先得維修推車,而且手邊還沒工具,這可怎麼辦呢?

「主啊!我好歹也是個主編呀,別人當主編都是上台領獎、下台開講,我卻在這裡灰頭土臉、笨手笨腳的揮汗搬書,一臉傻樣?」

好吧,忍著性子,先慢慢將一箱箱書搬上跛腳推車吧!找塊石頭先撐起少了輪子的那一腳,然後慢慢搬,終於好不容易喬好了,接著靠著自己的平衡感,就拉著這只剩三個輪子的推車向前邁進。心裡還戰戰兢兢的禱告,千萬可別再有一個輪子鬧革命,那我可就真沒輒了!

真想跟上帝說:不玩了!
但是,真以為三個輪子好使嗎?顯然是困難重重!我是真想哭了,因為慢慢拉著,就是怕它倒,但越怕倒就越容易發生。果不其然,一個重心不穩,又瞬間天崩地裂,六箱書傾瀉而下,唉!我真是想賴皮,跟上帝說不玩了!能怎麼辦呢?再搬吧!

人就是這麼軟弱,這一點小挫折,就足可把我這嘴上高言大志、一副為主擺上的文青,瞬間衝垮到不想站起來。我彷彿聽到自己笑自己:「你服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不服氣,「我的服事當然是真的,可是為什麼這個推車這麼不聽話呢?」我又開始找石頭、搬書,捲起袖子調整推車,心裡還著急著主日聚會要開始了!

天上的安慰  撫平內心皺褶
然而,就在我既哀怨又埋怨、既心酸又不甘的當兒,有人看到我這窘樣,跑來幫我,是認識的一位教會媽媽,沒想到她脫口而出:「邵弟兄,你辛苦了,上帝會紀念你,祂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上帝在天上會報答你!」

哇!好及時的鼓勵,「是上帝在跟我說話嗎?是上帝透過這位姊妹來安慰我嗎?」我原本流在心裏的眼淚,頓時就收走了;原本的哀怨不甘,也瞬間消失了,換之而起的是喜樂、自信,以及文青的那種得意。感謝主,一次服事上的小小挫折,讓我更經歷主的安慰與鼓勵!

從那次之後,每回服事要賣書、要搬書,我都不再有二話。心情不好時,總會浮現那位媽媽如天使般的美音,說:「上帝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當然,最後更出乎意料的是,那位媽媽找來幾位教會弟兄當幫手,在聚完會後,三百本書竟然全部賣光,還追加五十本!這樣的服事經歷,讓我這愚拙的人成長,又怎能讓我閉嘴不說呢!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