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拍時代尋找認同 更尋找上帝的形像

4010_自拍_1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調查大學生的自拍行為時,學者唐娜.弗雷塔斯(Donna Freitas)發現大學生把他人的「自拍」形容成「傲慢、自私、噁心、丟臉、可笑、無知、沒用、自私、無恥、虛榮、享樂主義」。然而許多人都會自拍,這麼一來,我們在社群媒體張貼自拍照,本想展露自己卻可能成為自我懲罰;一旦自拍遭負評,一種自我憎惡的循環可能隨之而來。

在社群媒體放自拍照的焦慮
圍繞著社群媒體的焦慮感大多源自認同危機,我們可能不確定自己是誰?自己屬於誰?

我們自拍有很多原因,從記錄生活、推銷自家產品,到與家人保持聯繫等。當我們在臉書、Instagram、Snapchat上瀏覽朋友及追蹤粉絲專頁上的照片時,我們也在搜尋,可能是為了查資料、找伴侶,或是渴望與自己以外的世界連結。透過自拍,或是察看別人的臉部表情和照片,人們藉此來尋求肯定。常常,人們尋求的不只是羅曼史,而是真愛。

有些人把我們的自拍照視為一種方便和溝通的藝術,有些人覺得我們的自拍照很可怕,因為我們的自拍照看起來可能很愚蠢、很嚴肅、很隨便、很精心設計。那些自拍照反映出我們的心情、記憶、心態,可能是我們想要留住的時刻,或是預期會被扔掉的反應。

4010_自拍_2

梵谷自畫像,1889,藏於奧賽美術館

閱後即刪的應用程式Snapchat使我們的自拍照成為可丟棄的樂趣,但若綜觀歷史,人類最持久的自畫像一直是出自深思熟慮和靈魂探索,那些自畫像表達出人類的創意和深度,那麼今日的自拍也能經由我們的身體表現藝術和靈魂。

五十多年前,美國社會學家高夫曼(Erving Goffman)提出「印象管理的藝術」(自我呈現),現今人們都身處其中。然而今日因著社群媒體,青少年常常被迫比實際年齡更早、更快地公開長大,同時挑戰去了解自己,把自己摸索的每一步傳播出去。

一直以來,青少年張貼自拍照並不受任何道德架構約束,所以現在責備青少年誤用工具公平嗎?如果我在十三歲時,拿到一支可以拍照的手機,拍出來的照片大概也無法太讓人驕傲。

此外,青少年也面對龐大的壓力。今天,我們都假設我們隨時都在,也都期待立即的回應。父母如果接不到青少年馬上回傳訊息,可能就會大發雷霆或是陷入恐慌。如果無法即時回應朋友的線上對話,我們可能就永久被移出論壇,關係可能就此結束。要在社群媒體上引起廣泛的關注,即時回應眾多的訊息,這些都很有壓力,由此我們可以想見青少年面對的壓力有多大。

最大的危險或許不是出在我們的身體,而是我們的靈魂、心理和自我。當我們把私密時刻公諸於世時,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可能發生。因著社群媒體,我們的自拍照變成一個公投,我們的朋友和粉絲可以對我們的外表投票,加以評論,甚至把我們的自拍照轉給別人。我們的私密時刻很快就變成公共財,並以各種方式重新調整用途。

有些人可能對群眾的肯定感到滿足,但我們的自拍照若無法產生預期的效果,也可能導致災難。在公開自拍照的同時,我們也把自己投入更多的評斷和殘忍之中,我們可能調整自己的認同,去迎合社群媒體上既有的標準。

我們可能轉向社群媒體,為自己的自我形象尋求支持。透過自拍,我們很容易問:「我是誰?」然而,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彼此,而是自信和勇氣更可靠的來源。因此,我挑戰你去面對那些隱藏在自拍照之下的真實感受,我們可能懷疑自己夠不夠聰明、美麗、有魅力,我們可能得對抗自己的缺陷,我們都在孤獨和歸屬中掙扎。

研究人員已經發現,Instagram上追求完美主義的傾向,已對年輕人的心理健康造成影響。希望我們都能轉向上帝,向祂尋求自我。聖經〈創世記〉說,人是按著上帝的形像造的,如果我們重新發現這點,可能會改變我們如何看待自己、對待鄰舍,更關心創造的觀點。但願我們都能摒棄舊有的、瘋狂的、虛假的自拍照,以便在基督和我們的社群中放上全新的自拍照。

作者簡介:克雷格.戴特外勒(Craig Detweiler)是大眾傳播學教授,目前他擔任美國佩柏戴恩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娛樂、媒體暨文化中心」主任。(資料來源:Relevant)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