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旅拾光》高山與肉身

4012_高山與肉身


◎童貴珊(磐頂教會師母)

離開法國前的最後一站,我們的足跡行至義大利、瑞士與法國交界的一處山中小鎮夏慕尼(Chamonix)。置身群山環繞的山谷,不論從哪個角度抬頭看,盡是白皚皚的雄偉山巒,風光旖旎,教人忍不住一再讚歎。其中最掩不住傲人氣勢的,莫過於超過四千八百公尺、終年積雪的白朗峰,那不僅是阿爾卑斯山脈的最高峰,也是歐洲最高峰,而夏慕尼正是攀登白朗峰的起點。

壯麗雪景震撼人心
原本打算隔天一早搭纜車上山,但半夜一場疾風驟雨,尖聲慘叫般拍打屋頂和窗戶,把睡在小閣樓上的我驚醒,迷糊中還嘀咕著,怎麼沒想到雨天備案呢?

隔天一早,簡單吃個早餐,沒想到原來扭捏作態的太陽,忽然大方露臉,天色越來越澄澈清明,天氣好的令人目眩神迷,亂了方寸。既然禦寒裝備都在車上了,此時不上山,更待何時?於是毅然買了纜車票,便上去了。

但因季節的關係,不開放白朗峰路線,我們僅能到三千四百多公尺的南巔峰。纜車分兩個停靠站,顛顛簸簸地抵達三千多公尺高處。走出纜車時,眼前一片壯闊恢弘的白茫茫山色,與靜謐的湛藍天空,交織成一幅無邊無際的絕美景致。站在那裡,除了肅然震懾,只能謙卑。

高山症發作  兒癱軟無力
就在眾人沉醉不已時,原來興奮不已的兒子,因早餐吃得少加上高山症,像瞬間電池用盡般,因難以言喻的身體不適,忽然哀哀哭了起來,暈眩頭疼使得他吃不下任何點心。

看著他有氣無力地靠在我身上,聽著他急促的呼吸與每況愈下的低溫身軀,我心疼又心急;一如每一次見他拿自己身心沒辦法的時刻,多想一把將所有苦痛攬在自己身上,由我來替他承擔。

當下的我,早已失去欣賞美景的餘裕與耐心,開始對時間的緩慢移動而備感焦躁不安。原來壯麗的仙境已失去吸引力,我一心只想帶著兒子逃離這不勝寒的高處,重返人間。

難忘吃下拉麵的表情
趕搭纜車下山後,我們在小鎮街上找到一家日式拉麵店,隨即躲進窄小的店內,取暖點餐。我永遠記得孩子吃下第一口拉麵時的表情。

數週以來的餐風露宿,我們經常因趕路而以麵包或超市的微波食品果腹;即便我們經常在意志薄弱時,彼此加油打氣,互相提醒:「這趟意義非凡的壯遊與美麗景致,勝過飲食的豐盛,因為人生總歸有所取捨云云……」卻仍止不住他對台灣食物的思思念念。

我經常聽到他臨睡前,忽有所感地喃喃自語:「我很想念阿嬤煮的東西,好想吃飯哦,我以前怎麼都不懂得珍惜呢……」偶爾也會聽他清晨醒來時,意識模糊地問我:「媽咪,我們什麼時候結束在歐洲的流浪?」

因此,那一天歷劫歸來,第一口熱騰騰的中式湯頭與麵食,加上餃子與肉片,彷彿在他身心最孱弱的低谷,瞬間注入起死回生的一針。兒子整個人脫胎換骨似的,挑眉睜大著雙眼,不可置信而停不下來地一口接著一口。吃進肚腹的無疑是瓊漿玉液,是無可比擬的人間美味。

身體心靈  不需聖俗二分
我向來可以為了貪圖遊歷或尋求精神的踏實,而將食物欲求降到最低。但那一次,當我親眼見證孩子因為吃下一口渴求已久的食物,而從癱軟的身心與無邊苦海中抬起頭來,那瞬間的滿足與翩然一笑,還有隨之而來驚人的復原力,使我豁然了悟,何以在羅騰樹下求死的以利亞先知,會在精疲力竭而拿自己身心沒辦法的時刻,上帝什麼話也不回答,逕自派使者去,兩度叫他起來吃喝,讓他身體飽足。於是,他「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

看來,身體與心靈從來不需聖俗二分,在追求靈性的滿足之外,讓身體飽足,也是使我們從容而得力地走向「神的山」的重要途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