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甘苦談》懂得傳球

4013_懂得傳球


◎以撒

從小我就很喜歡打籃球,每天放學後,總要在教會籃球場打上一個小時,才肯乖乖回家。這份興趣持續到了大學,我的球技仍然普普通通,跟同學在球場打球,只要一拿到球,就是一陣胡亂投籃與進攻,我們也總是輸多贏少。而這種現象直到我參加團契服事後,開始有了一些改變。事先聲明,這絕對不是要告訴大家,信上帝球技就會進步的故事。

進入團契  突破內向性格
念大學以前,我是一個遇到陌生人或新朋友就會很內向的人,總是不知道怎麼跟對方相處與說話。剛考上成功大學時,我每天下課就是躲在宿舍裡。

某天,宿舍外來了一群人指名要找我,我嚇了一跳。走到外面走廊後,看見三、四個不認識的學長姊,開朗的跟我打招呼,介紹他們是成大SCM團契的契友;因為他們知道我是剛入學的基督徒學生,於是來邀請我參加聚會。

當時我有點猶豫要不要去,但畢竟學長姊們熱情又有誠意,我便告訴自己,不妨去一次看看。在參加一兩次的聚會之後,我愛上了這個屬神並充滿溫暖的團契。

有了固定的團契生活,與契友們互動,我的個性也變得比較願意跟不認識的朋友交流。

一年後,我被選作同工,開始接下一些服事,在輔導與學長姊的陪伴下,跟著參與團契的內部運作以及外部探訪,讓我覺得很有趣、很有意義。但這些事在大三時卻變了樣,因為那一年團契幹部改選,我被選作會長,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因為我總是習慣跟在別人後面執行事情。

擔任領袖  常感挫折孤單
學期一開始,我並沒有特別的服事壓力,然而當事情接踵而來,身為領導與決策的角色,我的壓力逐漸升高,因為我不僅要帶著同工制定整個學期的聚會內容,還要邀請講員以及主持會議;這些同工當中,有些還是年紀比我大的學長姊。

在那半年的生活中,我被溝通協調與契友關懷這些事情弄得暈頭轉向,好幾次都想學約拿一樣腳底抹油,開溜算了!無止盡的挫折感不斷向我襲來,雖然身邊有同工的幫忙,但我卻覺得力不從心。更奇怪的是有一種莫名的孤單無助感,三不五時地會從我心裡浮出。

感謝神,在我們的生命需要提升之時,總會安排一件美事,或者一位「美」人到我們身邊。這位「美」人不是指美女,而是心中有屬神美好特質的屬靈長輩,也就是當時我的團契輔導。

這段時間,輔導察覺到我的難處與掙扎,便常常與我聊天,關心我的狀況,我也把許多挫折與沮喪告訴他。輔導給了我信仰上的開導與建議,帶我做了無數的禱告。

那些日子,我只要有空,也會約同學去打籃球。奇怪的是,我的比賽勝率增加了,以前贏一場、輸三場的我們,竟然變成當地球場的常勝軍,最高紀錄還連贏了十幾場。打到最後,我們還想要放水輸球,換得坐在場邊喘息的機會。

對於這件事情,我感到很納悶,因為我的球技沒有什麼特別的進步,也沒有跟隊友參加什麼投一萬顆球的特別訓練。有一回與輔導聊天時,我隨口提起這件事,本來以為是很普通的閒聊,但他卻要我從中想想,我跟另外兩位組隊的同學,在球場上的互動是否有些不同?

我仔細想了一想,發現從前我習慣拿到球後就拼命進攻,但最近比較會找機會傳球,並在球場上跑動,增加隊友的進攻機會。此時一股恍然大悟的電流,頓時從我的意念中竄過,輔導看到我開心的樣子,高興的點點頭,並說:「這會不會是上帝要跟你說的話呢?懂得傳球。」

信任同工  無助感漸消失
我當下沒聽懂,輔導又進一步問我:「當你傳球時,在兩個隊友中,你會選擇你信得過的隊友傳球,還是比較沒把握的那位呢?」我立刻回答:「當然是信得過的。」輔導再次笑說:「所以信任是不是也很重要呢?」我低著頭想了想他的話,有點遲疑地回答:「難道,我不夠信任團契的同工?」

那天,輔導帶我做了禱告,求神賜給我更多的恩典,也學習放手與交託,將更多的信任交在同工手上。在那之後,我在團契服事的無助感漸漸消失,因為向來習慣把球掌控在手上的我,試著將各種不同的事工交付給有恩賜的同工,不僅讓大家有更多的參與認同,團契運作也比以前更好了。

在服事道路上,因為上帝看重我們、也愛我們,所以給了我們事奉祂的美好機會,但當中必定有一些神安排好的功課,讓我們得以成長與學習。學會傳球給同工,並且互相信任與交託,是神給我們團契的獎賞。

來自上帝的感動,以及同工們彼此間的感動,得以讓教會與團契更加合一與增長,就像當年以利亞對以利沙所說的那句話:「願感動你的靈加倍的感動我。」

願上帝曾經給過成大團契的感動,也加倍感動正讀著這篇文章的你。加油!一起為神國的事工努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