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甘苦談》兒童主日學,是我的練功房

4013_兒童主日學,是我的練功房


◎陳中陵(新北市老梅國小總務主任)

自大學時代開始,我就加入兒童主日學服事,即使因為參與植堂或職場工作,我換了四間教會,至今仍持續擔任兒主教師。

記得考取師範學院的隔年(1994年),教會兒主校長邀請我參與教學團隊,一是因為我的教育專業訓練與兒童事工緊密結合;二是兒童主日學長期招募師資,特別是男老師;三是長執會鼓勵平信徒接任各項服事,當然包括主日學。

教學比一比 好玩最重要?
初任兒主服事,校長分配我負責中小級分班工作。不久,我注意到隔壁高小級的阿嬤老師,她上課沒有什麼花招,學生經常躁動難耐,只想聊天和趕快下課。

那時候看在眼裡,覺得這位阿嬤老師的班級經營了無生趣,至少要玩玩遊戲嘛!我心想:「這麼無聊的上課方式,難怪學生會坐不住!」對比當時總會想些有趣的聖經遊戲活絡班級,覺得自己受過專業訓練,當然要和別人不一樣。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阿嬤老師私下非常用心。每一次輪到她上課,她從星期一就開始備課,然後星期日上場,教學總是誠惶誠恐,深怕教錯孩子;若把上帝的話教錯了,那可是大事一件,所以她用心備課。

她把教學重點放在聖經神的話語;不是她不愛玩遊戲,而是分班時間太短,只有半小時的時間。阿嬤老師集中心思教導神的話,要求學生背聖經金句,縱使學生不耐煩,她仍堅持一字一句地把經文告訴孩子。

發現這個事實讓我深感慚愧。原來我把聖經神的話當兒戲,好玩最重要。其實兒主不是不能玩,而是教學該把什麼放在首位?什麼放在輔助?我完全搞顛倒了。那時我把聖經故事就當作故事,而不是神的話語。因為不清楚聖經的整全脈絡,所以抓不到教學重點,只能憑著感覺走,更沒有所謂的聖經話語思辨轉化的應用能力,只能在遊戲上花費巧思,而不能清晰解釋神的話語。

神怎麼說  老師怎麼做
看到自己的缺乏,只好趕緊利用時間來補強。大學三年級起,我報名參加神學院延伸制晚間課程,一點一滴慢慢累積對聖經的認識,再把聖經敘事轉化應用在兒主教學課程。想不到細水長流,延伸制竟也讀了十八年,終於領到畢業證書。

兒童主日學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服事。不簡單,是因為聖經用語與猶太風俗並不容易理解,特別是與學生的生活經驗迥異,因此老師就需要試著轉化用語。

我經常在引用聖經句子後,會加上「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我的用意是要以淺白的文句,讓孩子明白上帝的吩咐。所以援用不同聖經譯本,成了我準備兒主課程的必備功課。這對我很有幫助,因為在備課的同時,也提升我對聖經與時代背景的理解。

但兒童主日學真正不簡單的,其實是老師的身教。老師要說的話可以一字一句寫下來,但說的話卻不容易以行動付諸實踐。我在兒主常教孩子要聽從神的吩咐,「神怎麼說,我就怎麼做。」神要我饒恕人,我就要饒恕人;神要我專心仰望祂,我就要專心仰望祂。

但現實生活裡,自己經常說的比做的多。我需要自己先學習在教孩子之前,把聖經的話吃進肚裡,咀嚼消化,然後化成行動的力量,經歷與神同在。

參與兒童主日學的服事至今超過廿年,這些經歷著實擴展我的眼界,也打開我的屬靈經脈。原來,兒童主日學,是我的練功房。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