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裡的光 創辦勵馨高愛琪、梁望惠、商正宗等主裡相見歡

高愛琪、梁望惠、許金玲和廖碧英四位當年併肩做戰的俠女熱情擁抱(圖/勵馨提供)
高愛琪、梁望惠、許金玲和廖碧英四位當年併肩做戰的俠女熱情擁抱(圖/勵馨提供)


【本報訊】勵馨基金會五月5日在台灣第一家標榜女性主義的女書店舉行30週年主要發起人高愛琪宣教士媒體茶敘,包括第一、二、三屆董事長商正宗牧師、創會董事暨執行長梁望惠、創會董事廖碧英、現任董事長林靜文、前廣慈博愛院婦職所所長許金玲與會參加。

會中眾人除了緬懷當年救援雛妓的使命感和熱情之外,執行長紀惠容也宣佈勵馨又生了一個小孩—「台灣男性協會」正式立案通過,期許未來男性能一起加入反對性/別暴力的行列,改變性別不平等的社會結構。

茶敘時間還沒到,高愛琪和梁望惠就已抵達會場,這兩位30年前一起投入雛妓救援的老戰友,一見面就彷彿回到過去,馬上坐下來憶當年,久久不能自已;等到許金玲和廖碧英也抵達時,四位當年併肩做戰的俠女更是圍成一圈,熱烈擁抱,幾乎就要熱淚盈眶。

高愛琪宣教士今年77歲,距離上次到勵馨已是二十年前。高愛琪表示,1981年,她應華人浸信會婦女傳教會的要求,去教導一群因賣淫被捕的少女講英語,與她們分享耶穌的愛,她為此禱告,覺得這是上帝希望她做的事,她只是順從祂。有一天,警察帶來了一名11歲的女孩,那一天是高愛琪的轉折點。這孩子剛好是她女兒的年紀,高愛琪代替她們向神呼喊:「神啊!你必須讓我看到這些女孩可以活得更有希望,還是你就讓我擺脫這份工作吧!。上帝,求你做點什麼!」就在那時,高愛琪心中的負擔轉變成一個中途之家的影像。她相信是上帝把這個念頭放入她的腦海。

當時被高愛琪盼了九個月才盼到的合作夥伴梁望惠,這天也拖著行李遠從南部趕上來和高愛琪見面。梁望惠說,一開始在廣慈博愛院,她只是做高的翻譯,當她看到那位11歲的女孩時,她也跟高愛琪一樣哭了。當時還沒有中途之家,有些女孩被從妓女戶救出來之後,都只能先住到梁的家裏。「我們一直想到那些被人口販運的女孩,其實我很膽小,當高愛琪在勵馨成立回美國之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嚇壞了。但我先生說,這是台灣人的事情,我們要自己解決。」梁望惠說,現在可能已經沒有雛妓了,但是她希望未來台灣社會能建立一個更對等、更友善的兩性互動模式。

當時在廣慈博愛院擔任婦職所所長的許金玲也表示,她很感謝勵馨和高愛琪做的這些事,因為若沒有她們,真不知道女孩們出去之後要去哪裏,要做什麼?有很多孩子一天接客幾十次,不聽就會被打,連怎麼過來的都不知道。每次孩子出門,馬上就會被圍牆外的人接走,孩子們其實不想出去,但父母來會面時,還會交代他們要出去接客還債;孩子出去之後,只好把戶籍放在我家。對於這一切,我就是面對,但我很感謝勵馨和高愛琪,這是我生命一個重要的成長過程。未來希望勵馨能夠做更進一步的努力,倡導一個更好的社會氛圍。

高愛琪宣教士(前排左二)與當年夥伴數算恩典

高愛琪宣教士(前排左二)與當年夥伴數算恩典

重拾生命尊嚴 參與教會活動
商正宗牧師說,救援雛妓在當時真的是很困難又辛苦的一件事,不但有政治壓力也有社會壓力,因為當時的社會觀感對於這些從娼的不幸少女認為是愛慕虛榮,自甘墮落,她們被自己的父母賣了之後還要被警察抓,連黑道也會找上門,也沒有法律的根據可以關懷她們。但是勵馨為她們成立了中途之家以後,他看到有個15歲少女在賺到第一份薪水四千塊,就把三千塊全部寄回家給父母,一千塊留給自己,雖然她的父母14歲就把她賣掉,她卻沒有因此恨父母,她的這種愛更甚於我們,所以我們幫助這些少女是很有意義的事。

商正宗牧師說,這些少女來到中途之家後,不但協助她們建立人生觀,也希望她們過一個有價值的人生。當時在和平教會還成立了一個叫做「百合」的小組,讓她們參與教會的活動,也成立獎學金,鼓勵她們讀書求學,讓她們感到有尊嚴,勵馨最大的貢獻就是改變社會對於弱勢族群的看法,改變她們的命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