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11》千朵詩人普羅芭

4014_《書拉密女的故事11》千朵詩人普羅芭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公元四世紀,是早期教會婦女事奉大放異采的時期。教會界不僅出現女性神學家、譯經學者,同時也有作品流傳至今的出色女作家。

在一本名為《不見天日之書》(The Book of Lost Books: An incomplete history of all the great books you will never read)裡頭,曾列出遺佚千百年的中外傑出作品,在眾多包括荷馬(Homer)、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俄利根(Origen)、孔子等名家當中,赫然出現法爾托尼亞.貝提媞亞,普羅芭(Faltonia Betitia Proba,AD. 322-370)這位女子。她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可與名留千史的文學大家並列?

千朵詩人家學淵源
普羅芭出身羅馬位高權重的政治望族Anicia(gens),這個家族曾孕育過羅馬皇帝、執政官(相當於宰相之位),也因此普羅芭身為一介女子,卻能接受紮實的古典希羅教育。

普羅芭家學淵源,自她之後,其家族陸續出現文采之士,包括寫下名著《哲學的安慰》一書的波伊修斯(Boethius,AD. 480-524)在內。

公元四世紀時期,羅馬帝國開始流行一種「集錦詩」(Cento),或可直接音譯為「千朵」。這類集錦詩拉丁文原來的意思是指「東拚西湊」,也就是擷取古羅馬文學經典,匠心編排重新組合成一篇「新作品」。

這種再製過程猶如是舊瓶裝新酒,端看每位作家功力,如何將眾人朗朗上口的古典作品注入巧思,讓人既熟悉又覺得創新。普羅芭當時就是以擅長編寫這類集錦詩而聞名,人稱「普羅芭千朵」。

普羅芭在歸信耶穌之前已是一位女詩人,信主之後,普羅芭開始為主耶穌寫詩。她同時也帶領丈夫及兒子信主,孫女後來也承傳她的文學衣缽,成為出色的千朵詩人。

臨摹經典創作新詩
普羅芭多次將她對政治、社會的關懷,寄情於集錦詩的創作,抒發她的觀察與見解,堪稱當代具有思想和創見的新女性。她畢生登峰造極之作是《頌讚基督的維吉爾集錦詩》(Cento Vergilianus de laudibus Christi)。

維吉爾是公元前一世紀古羅馬知名的桂冠詩人,直至公元四世紀,他的作品和荷馬一樣依然受到坊間的喜愛。維吉爾所寫的《牧歌》部份內容,早被某些基督徒視為對基督降生的預言,拿來作為向異教徒傳福音的體裁。而《埃涅阿斯紀》裡頭的主角埃涅阿斯紀,便被普羅芭引述類比為耶穌的英雄化身,藉此拉近異教徒與基督信仰的距離,搭建宗教與文化對話的橋粱。

之所以稱為《頌讚基督的維吉爾集錦詩》,乃在於普羅芭以維吉爾的詩作為藍本,重新編輯組合,擷取新舊約部份經卷的內容填入詩詞,改寫了維吉爾的作品。整首詩集包括引言、插曲和結論在內,共計694多行詩句。新約部份的詩行是從56-332節,舊約部份的詩行是從338-686節。詩作主要以上帝的創造、出埃及的救贖、耶穌的生平、十架救恩作為主軸。

將古典文學基督教化

類似的作法在她當時教界當中不算陌生。那時教會界早已有一股趨勢,就是嘗試融合古羅馬文學當中受人景仰的名家作品,植入基督信仰的精神來作為一種古羅馬異教文學的氣質轉換,我們或許也可稱之為「古羅馬文學的基督教化」。

這股趨勢可能是出於對「叛教者尤利安」皇帝的反動,因為他試圖將基督信仰趕出羅馬帝國的教育體制,製造出一種基督教是無知和迷信的假象,讓廣袤疆土中的羅馬公民對基督教鄙而棄之。

然而,基督教界當中的知識份子,不容他的計謀得逞,也因著考量跟異教徒傳福音,便刻意採取這種集錦詩的體裁,援用羅馬人引以為傲的古典作品,注入基督信仰的要義。

此類重新詮釋「經典老歌」的作法,成為當時教界知識份子的文化創意產業,融合了經典、流行、靈性。既能連結基督信仰與羅馬文化的關聯,不受異教徒排斥,又能達到對他們宣教的功能。讓他們感受到基督徒有資格跟他們站在「同一水平」進行對話。

這種從文化切入的傳福音方式,其實在近代基督徒文學作家當中也可看見。例如魯益師的《裸顏》或是兒童文學鉅著《納尼亞傳奇》,都是試著從希臘神話體裁及英國奇幻故事的背景當中,植入耶穌的救贖觀,帶出基督信仰的影射。如此作法也類似今日有些基督徒知識份子,力圖將儒家與基督信仰進行會通,尋找共融點並行不悖,祈盼藉此領人歸主。

古典作家展現現代思維
只不過普羅芭的苦心孤詣,招徠兩極化的反應。

耶柔米嚴厲批判她在考量文化處境下重新詮釋聖經的作法並不正統,不少婦女們也嘲笑她的詩作不倫不類,甚至還有主教將她的作品列為「禁書」。但是伊西多爾主教(Isidore of Seville),卻讚譽她是當時代教會堪稱可與男性並列的婦女!

普羅芭在後世被稱為教育家,因為她創作了兼具學習自身文化的古籍,以及可以學習到基督信仰要義的詩集,形成公元四世紀教會教育事工的特色,並且搭建了一座與文儒士紳對話的平台,成為當代受人矚目的文化工作者。她的詩作曾在中世紀時期被拿來作為教科書的題材之一,大受歡迎。

普羅芭的作法無疑是把基督信仰當成一塊肥沃的土壤,把古羅馬的文學當成一棵果樹移植到這塊土壤中,讓它結出屬靈的果實。

對她以及當代某些基督徒作家而言,任何異教文學或古典文明,只要存在著不抵觸福音的植栽,都可以被移植到基督信仰的「文創園區」,重新賦予新意,成為盛開基督花園的千朵繁花,為耶穌的福音效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