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基督擦身而過 轉眼40年後的奇蹟

4014_與基督擦身而過  轉眼40年後的奇蹟


◎加百列

當你介紹福音給同事或親戚朋友時,你一定希望他們能盡快接受福音。如果五年、十年過去了,他們還未信主,我們通常也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了。等到廿年、卅年、四十年都過去了,我們是否還會相信,曾經撒下的福音種子,會有開花結實的一天呢?

戰後窮苦  母親棄學謀職
我的母親是客家人,外公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從台灣桃園將一家人遷到純樸的後山──花蓮居住。當時戰爭幾乎接近尾聲,因此母親兒時的回憶,大半時候是左手拉著弟弟,右手抱著另一個弟弟躲避空襲。

戰後物資缺乏,台灣經濟尚未起飛,外公不識字,又沒有積蓄能夠經商,只能以理髮這個小本生意賺點微薄收入。然而,這樣的收入根本養不活父母及六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於是全家十口人一天只吃兩餐,而且餐餐是地瓜飯。

母親回溯,當時家裡養的母雞,一早下的雞蛋只能給生病的阿婆吃,有時阿婆偷偷塞給孩子們,被父母發現了,還會招來一陣責罵。至於孩子們的便當菜色,一年四季都以地瓜為主,白米飯是點綴,加上客家人擅長醃漬的蘿蔔乾。每當午餐時間,母親總是拿著便當蓋子遮遮掩掩,深怕同學們嘲笑這個如今我們看來是私房菜的便當。

我的母親身為家中老大,初中畢業後無法繼續學業,必須外出工作、分擔家中經濟。她的第一份工作是由親戚介紹,到外國牧師會館裡幫傭,雖說是親戚介紹,其實是上帝美麗的安排。

與基督擦身而過  轉眼四十年  
當時,門諾會的美籍宣教士吳牧師一家人,來到後山花蓮的教會牧會。吳師母要照顧年幼孩子、料理家務,還要探訪會友及教主日學。而母親的工作就是協助吳師母到傳統市場買菜、照顧孩子,以及打掃教會與牧師會館裡裡外外。

教會同工人手吃緊,母親還得負責在兒童主日學講聖經故事。這是母親一生中首次接觸基督信仰,然而在她心中,並不覺得當時必須做出信仰的抉擇;畢竟,親戚朋友中沒有一個人是基督徒,畢竟,基督教是洋教。

這段日子雖然過得快樂,吳牧師、師母也希望母親繼續留下來,然而因為不忍家中經濟負擔沉重,母親決定尋找正職工作,分擔家人的壓力。

踏出牧師會館,母親想也沒想過,再次踏入教會已是四十年以後的事了。當時離開教會,母親很快就找到了正職工作,家中多了一份薪水,便能分擔家中重擔,供應四個弟妹的學費。幾年後,母親嫁進傳統信仰的夫家,和基督信仰彷彿擦身而過,婚後專心生兒育女、伺候公婆。

身為長媳,每逢傳統節期,母親要為家中準備祭祀牲品,初一十五拜,中秋端午也拜,逢年過節照拜。成長的過程中,我隨著母親到海邊的寺廟,祈求大佛保佑出外工作的爸爸平安,異鄉念書的姊姊金榜題名,日子也就這樣平穩的度過。

誰能擔當世人的罪與憂愁?
母親生命中再次與基督信仰相遇,是接到在台北讀書的大女兒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的姊姊向母親報告自己即將受洗的計畫,母親只是淡淡一聲叮嚀她:「可以信基督教,但是記住,不要信得太迷。」

直到母親六十歲退休,北上與兒女同住。姊姊為了幫助母親適應台北的生活及排解退休生活的無聊,便鼓勵母親參加教會舉辦的日語班、烹飪班和插花班,而這些課程開始前,總會有詩歌教唱。

有一天,教會同工帶領同學們唱《耶穌恩友》這首詩歌。這是基督徒耳熟能詳的詩歌,母親卻是第一次聽到。歌詞提到:「耶穌是我親愛朋友,擔當我罪與憂愁,何等權利能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母親反覆思想,她拜了這麼久,也拜了這麼多,卻沒有一位她所拜的「神」說,要擔當世人的罪與憂愁。

那天的烹飪課,母親至今已經忘記學習什麼料理,但是那首讓她感動、並且決定要信靠主耶穌的詩歌,卻在她日後與人們分享得救見證時,反覆被提及。

母親信主至今已經廿幾年了, 她把福音傳給了一生未聽聞福音的外婆,也傳福音給心田柔軟、早已準備認識主耶穌的父親。她勇敢的在親戚、朋友、鄰居及晚輩面前作見證,她加入教會醫院的探訪服事,她總是四點半起床,一一為未信主的家人提名禱告。

母親常常自嘲,如今的自己正做著當年囑咐女兒不准信得太迷的舉動。幾年前,她透過基督教電視台的協助,聯繫上四十多年前在花蓮牧會的吳家。吳牧師已經安息主懷,然而他在台灣後山花蓮所撒下的福音種子,在四十年後已開花結實。

種子終得發芽  上帝未曾休息
「當許多人聚集、又有人從各城裡出來見耶穌的時候,耶穌就用比喻說: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被人踐踏,天上的飛鳥又來吃盡了。 有落在磐石上的,一出來就枯乾了,因為得不著滋潤。有落在荊棘裡的,荊棘一同生長,把它擠住了。又有落在好土裡的,生長起來,結實百倍。」(路加福音八章4-8節)。母親的得救見證,總讓我反覆思想耶穌的這則比喻。

四十年前,母親第一次接觸基督信仰,在她心田裡撒下的那顆福音種子,以人們有限的時間軸來看,也許是落在路旁、被人踐踏,或是落在磐石、任由它枯乾,或是被荊棘擠住、根本沒機會成長。

母親後來為了家計,從基督信仰的環境離開,我不知道當年後山的這對美籍宣教士夫婦有多麼失望?我也不知道,牧師夫婦是否繼續為我的母親有一天能得救禱告?

耶穌的這則比喻並未加上時間軸,彷彿預告了上帝的計畫與時間表,總是超乎人們的認知。當我們傳福音的對象,彷彿對福音沒有絲毫反應,我們總會心灰意冷,想著撒下的福音種子是否已被擠住、被吃掉或已經枯乾?母親的見證總是鼓舞了我,仍要堅信從亙古到永遠,我們所信靠的上帝,祂不打盹,也不睡覺!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