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爬升的天路歷程

G


◎愛力思

以前在東部的教會,牧師講道前,我們會誦讀一次《使徒信經》。經常,我是行禮如儀地誦讀,一直到最近為了準備主日學課程,我才進一步了解這樣的誦讀代表什麼意思。

信仰在掙扎中持續成長
誦讀《使徒信經》有四個意義:檢驗自己的信仰、讓別人知道我們信的是什麼、檢驗異端、使基督徒在各地所傳的信仰有一致性。當中,最直接挑戰每個信徒的,應該是「檢驗自己的信仰」。

《使徒信經》多次以「我信」做為告白的起頭,來述說基督信仰的內容。然而我也發現,事實上每一次告白時,我的「信」可能都不一樣。

在慕道階段,我因為很渴望進入基督大家庭,享受當中的溫暖,成為一個蒙神賜福的人,而願意去信,那是一種情感作用的「信」。

受洗之後,我一次又一次在禮拜中跟著誦讀《使徒信經》,當中有確信的領域,也有模糊疑惑之處。信仰,是一段漫長的歷程,隨著自身的生命景況、與主同行所經歷的風景,我們對信仰的認知都在變動中。

電影《沉默》裡頭,那個數次棄教、出賣神父的信徒吉次郎,曾不平地向神父表示,如果他是生在信仰基督的太平盛世,他會是個聖潔的教徒;就因為時代的禁教高壓,導致他無法承認信仰。然而,他多次告解,事實上也代表時代的壓力並沒有完全抹滅他的信仰。生死壓力與信仰一直在這個人的心裡進行拔河,也痛苦地折磨這個人。甚或,吉次郎的信仰也在這樣的痛苦中繼續成長。

回顧我自己初上慕道班課程,所進行的決志禱告,以現在的眼光看來,似乎是在極度渴望成為基督徒的意念下,所進行的不知所云宣告。

當時,我既不甚清楚耶穌釘死在十架上的來龍去脈,也沒有真正了解「復活」的深刻意義,只是很想要加入基督徒團體,享受主的恩寵及屬靈家庭的溫暖。

反思信仰觀念  焦點在神  
信仰之初,還有許多觀念,我是透過基督徒間相互學習而得來,也因著基督徒的不同成熟度,出現不少的以訛傳訛。

姊妹們傳聞,XX牧師或弟兄姊妹有特別的「禱告恩賜」,於是當我陷入困境、禱告無力時,會特別請求那些有「禱告恩賜」的弟兄姊妹幫自己代禱。也曾跟著一大群姊妹們去排長隊,請求遠道而來有「禱告恩賜」的牧者為自己按手禱告,因為聽說他們的禱告很有力量,也很蒙神垂聽。

然而多年之後,當我重新閱讀出埃及記,才發現摩西的代禱雖然總是蒙神應允,但是他除了祈求災禍能消失以外,也總是希望被代禱者能透過禱告蒙應允,知道天下沒有像上主─我們的上帝一樣的神(參出埃及記八章10節)。

僕人的忠心,固然是神所看重,但是若將禱告蒙應允的關鍵,放在人的特殊禱告大能上,而強烈渴望由這些人來為自己按手禱告,很容易淪於另一種造神運動,形成「我信上帝」與「我信代禱者」之間的模糊地帶。透過這樣的反思,我更加確信神的主權與大能高過一切,並學習把焦點放在神身上,而不是有限的人身上。

每次重讀神的話語,常會讓我為先前的幼稚放聲大笑,也讓我不得不好好檢視,自己從基督徒流行文化中所得到的認知。

我的信仰總是在實踐中,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調整;也在對照經文當中,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恍然大悟。正像是爬山一般,高度不同、領受各異,但是依循著經文就不致迷路,而且爬越高,景觀越清晰。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