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屬靈近視眼

4016-屬靈近視眼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根據國健署每五年委託台大醫院進行的「6~18歲近視盛行率之流行病學」調查,中學生戴眼鏡比例逐年上升,在2017年達七成,這個調查在高三生則超過八成。近視是由於無限遠的影像落焦成像在視網膜之前所形成,如同攝影時將影像焦距投影在底片之前,以至於模糊不清。

現代人拜科技之賜,自動對焦的鏡頭已擺脫了傳統相機對焦不準的困擾。照片清晰了,我們人眼見的圖像卻模糊了,因為當我們將生活中歷歷在目的影像投射到心上時,反被我們的急躁或近利給模糊掉了。

目光聚焦在哪裡?
由於時代波動頻繁、環境資訊負荷過重等因素,使得目光注視的焦點在眼前,近視的問題就出現在生活的各個層面。看得近,造成收納的訊息量降低,好處是複雜度降低;壞處是,俗諺「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就成為當代人每天疲於奔命、四處救火的緣由。

若是靜下來,不妨好好想想一天有多少時間是被浪費在「彌補」上的?例如,彌補上一個錯誤的工作決策、彌補一個失控情緒造成的破裂關係、彌補一個若錯過將終生遺憾的告別,這些挑戰來自於人生沒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現場直播。劇本呢?總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最近唱到一首老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歌詞或有些許差異、心境或有巨大轉換,我特別對第三節歌詞有感:

「每一步越走越光明、像攀登黃金階梯、每重擔越挑越輕省、每朵雲披上銀衣、在那裡陽光長普照、在那裡沒有眼淚、在美麗彩虹的盡頭、眾山嶺與天相連。」

第三節歌詞寫盡了對未來的期盼:黃金階梯、輕省擔子、雲披銀衣、陽光普照、沒有眼淚,每一項都與當下的諸多無奈與嘆息形成強烈對比。但這次唱著熟悉詩歌時,跳出放大的歌詞是最後兩句,我們的目光注視在哪裡?聚焦在脫離痛苦的自我昇華?抑或聚焦在「與天相連」?

對照詩人在詩篇一二一篇吟唱著,「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向山舉目是因為詩人需要幫助,詩人已經不錯了,還想起比自己更大的幫助源。但詩人若定睛在「山」,恐怕也得不到什麼幫助,許多詩人與哲人不都挫敗在看不看得見山。除非,山的影像引導我們的目光遙望山的背景(天),同時我們也敞開胸懷接受由天而來的幫助,其他任何焦點恐怕都造成模糊的成像、也幫不了我們。因此,詩人的拯救不是來自山,而是來自於造天地(當然,也造山)的耶和華,是一個知易卻行難的描述,障礙在於我們受到太多其他悅人眼目事物的吸引、以致無法聚焦在神真實的幫助上。

望見屬天的應許與大能
遠方可能是充滿不確定、或遙不可及的未來。遠方是一個移情的烏托邦,或是憑著毅力與紀律創出的嶄新世界,端視觀者看見了什麼?又相信什麼?從自己出發將時間推移至未來,充滿著不確定性;由造物者出發將時間推向自己,是「與天相連」的進行式,是每一天可以得勝的屬靈經歷,這些屬靈經歷不僅在天上,也在地上,正是主教導我們的禱告中所蘊藏的大能。寫詩的人將眼目不僅定睛於美麗彩虹,彩虹雖是上帝的應許,透過彩虹的吸引,背後還有更令人羨慕的「天」可與我們相連,這不是將回天家者的盼望,而是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滿有生命動能的秘訣。

眼科專家告訴我們要常常凝視望遠,以保養視力。凝視望遠,尤其望見屬天的應許與大能,才是擺脫屬靈近視眼,從環境泥淖掙脫出來、過得勝生活、保養靈力的好方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