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拉密女的故事12》書寫聖地指南第一人:艾吉莉亞

4018_《書拉密女的故事12》書寫聖地指南第一人:艾吉莉亞
聖墓大殿原址(作者提供)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公元四世紀,隨著基督信仰合法化,在歐洲教會界也掀起一股朝聖風。包括君士坦丁的母親皇太后海倫娜在內,都曾風塵僕僕,遠渡重洋前往西乃山、巴勒斯坦地朝聖。現今基督徒聖地旅遊團必看的幾個與基督生平相關的景點,有不少地方都是海倫娜太后考據後欽定的朝聖地。

千年前就寫下聖地指南

不過,海倫娜太后並沒有特別記錄當地教會的聚會模式,可供西方教會參考。倒是另一位來自歐洲的女探險家步上海倫娜後塵,走訪了君士坦丁堡(今日的伊斯坦堡)、埃及西乃半島(Sinai Peninsula)、敘利亞、巴勒斯坦與美索不達米亞一帶,將她所見所聞詳實報導並繪製地圖,以通俗拉丁文(Vulgar Latin)書寫,寄回歐洲給她的讀者閱讀。

今日,坊間已出版許多跟聖地或教會史相關的書籍,許多作者親身走訪當地,配上精美圖片來豐富讀者另一扇信仰視野,並且提供朝聖指南。其實,這種作法早在公元四世紀,由這位敘事旅行家首開先河,成為基督教界的創舉之一。

彷若是今天的駐外記者,把所見所聞拍照存證,寫下實地訪查內容一般,這位被後世正名為艾吉莉亞(Egeria或作Etheria)的婦女,堪稱是初代教會晚期,開闢了聖地朝聖專欄的女記者。她走訪聖經及教會史相關的地點,記錄下風土民情,使當時的讀者不用親身經歷,也能神往聖地風情。艾吉莉亞在沒有任何旅遊書籍參閱的光景之下,靠著一路摸索探究,將她的發現之旅記錄下來,讓後人少走冤枉路,也不會錯過重要景點。

有關艾吉莉亞的身份,曾引發相當多的揣測,包括她名字的拼音和出生地,都曾引發熱烈討論。今日較為定調的說法,咸認她是出生在羅馬帝國轄屬的高盧,位置大約在今日法國或西班牙一帶。大部份的人將她歸類為西班牙人,甚至視她為西班牙史上第一本旅遊書的作者。

聖地探秘三年自助旅行
在交通不便、盜賊橫行的世代,艾吉莉亞展開為期三年多的自助旅程,令許多人感到不可思議與驚奇,想必她具備了堅毅的膽識和勇氣。曾有人推測她應是名門貴婦,擁有可觀財力供她周遊聖地。從她札記的內容,可知她一路旅程常有修院提供接待住宿,也有善心的羅馬士兵自願短程護送。

艾吉莉亞並非當時教會界吹起一股追逐朝聖風潮的泛泛之輩,因為她的札記不是隨心所欲的隨筆,而是融入教會禮儀的觀察與信徒造就的關注。所以,她的實地訪查所做成的記錄,不僅可以作為一本圖文並茂的旅行手冊,同時也可被視為一本具備教牧性的崇拜禮儀觀摩筆記。

艾吉莉亞蒐集這些資料,無非是為了要提供給她的「姊妹們」(拉丁文:Sorores)閱讀。即使沒有身歷其境,也可以讓她們藉由她的文字傳播感同身受,引發共鳴。

因此,近代有更多人認為她就是聖加倫(今天的瑞士境內)女修道院的院長艾吉莉亞,為她所牧養的姊妹們寫下當年她在東方教會的見聞,記錄耶路撒冷的禮儀傳統,分享與基督生平有關的區域。

大約在公元381-384年年間,艾吉莉亞寫成的信札後來匯集成《艾吉莉亞行旅》(拉丁文:Itinerarium Egeriae)出版。1884年,義大利學者Gian Francesco Gamurrini,在托斯卡納阿雷佐的瑪麗亞修道院圖書館發現了中世紀的抄本,引起熱烈的討論。有關西乃山部份的記載有些資料遺失,後來被發現這部份的文獻一直保存在埃及。

艾吉莉亞當年的腳蹤曾深入加利利一帶的拿撒勒、迦百農,還有傳統認為耶穌在此登山變像的他伯山,以及位在今日埃及西乃半島的西乃山、約旦境內摩西葬身的尼波山。

由於現存抄本有部份內容遺失,所以《艾吉莉亞行旅》是以埃及西乃山作為整個旅程的起點。艾吉莉亞不管足跡踏至何地,總是尋找當地修院僧侶解說,然後在與聖經記述的相關地點閱讀經文,並將其默想、感恩融入遊記之中。

觀摩教會 記錄敬拜禮儀
這本札記最引人入勝之處,莫過於艾吉莉亞對公元四世紀,耶路撒冷教會如何進行受洗者信仰考核、初信造就、經課講道和教會崇拜的介紹。包括耶路撒冷教會主日與晨間崇拜等聚會內容,她都做了報導。與其說,這是一本遊記,不如說是艾吉莉亞對耶路撒冷教會的敬拜禮儀觀摩,其中極少有個人表述,而是偏重信仰實踐的呈現。

當時準備受洗的人,往往需要接受八週的預備期,而「殉道紀念教堂」(Martyrium,耶穌受釘處)及「復活大殿」(Anastasis,聖墓洞穴)便是兩個主要使用的場地。受洗者必須在紀念耶穌受釘之處接受生活及信仰考核,在慶祝耶穌復活的聖墓洞穴中接受洗禮,程序採希臘文,然後譯成拉丁文及敘利亞文。這兩間教堂是今日舉世聞名的聖墓教堂最原始的建築結構,後來毀於祝融之災。我們卻可藉由艾吉莉亞的記錄,一窺這兩座別具歷史意義的建築,在早期耶路撒冷教會時期具有的屬靈份量。

耶路撒冷當時至少有六間教會都建立在與基督生平相關的地點。每間教堂都有耶穌的故事可說,而整個耶路撒冷城的教會就構成了一幅基督救贖的面貌,充滿對耶穌的記憶。教會也適時配合年曆、按經課講道,在節期周流中闡釋經文傳遞基督的救恩。每次宣講時間長達數小時,就連受洗者的教義課程每次也長達三小時;根據艾吉莉亞的觀察,會眾仍充滿渴慕地聆聽與回應。

成為教會禮儀重要文獻
對艾吉莉亞而言,參與聖週是她旅程的最高潮。「聖週」是耶穌被釘復活前,待在耶路撒冷最後一週的關鍵時刻。有關「聖週」的記載鉅細靡遺,從週一到主日紀念耶穌復活,乃至聖靈降臨節、耶穌升天節的每天聚會內容,艾吉莉亞都花了不少篇幅描述。

艾吉莉亞從來沒想到,這些原本記錄只想寫給姊妹們,在中世紀時期卻成為教會禮儀的重要參考範本。而「艾吉莉亞」在今天已成為一個跨國際計劃的名稱,針對地中海沿岸地區的朝聖地點,規劃出文化行程,並為可移動和不可移動的文化資產進行歸類、研究和記錄。艾吉莉亞當年以旅行敘事的書簡造就姊妹之心,無形之中竟嘉惠了後代,恐怕是她始料未及的。

殉道紀念教堂原址(作者提供)

殉道紀念教堂原址(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