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甘苦談》宣教工場上的爭戰倖存者

7574641 - village maalula and rock near damascus, syria


◎思溫格(駐中東宣教士、宣教研究者)

在我和先生來到宣教工場服事之前,曾經歷過屬靈爭戰,也知道在宣教工場會經歷更大的爭戰。我習慣把宣教工場比喻為戰場,然而這場戰事的慘烈程度,是我到了工場才能真正體會。

難民事工興旺  內部裂痕增加
從中東語言學校畢業後,我們因著差會資深同工的介紹,與一間中東本地教會配搭。我們信任這位年長宣教士對這間教會的大力推薦,他為這間教會招募宣教士同工、募款都不餘遺力。

我們剛開始與這間教會配搭服事時,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神使用這間當地教會關懷、幫助難民,並有機會向他們分享福音。但沒多久,本地的核心同工之間發生衝突,我們認為這是來自惡者的攻擊,要破壞教會的合一、擊打神的事工。

教會傳道請我先生和其他幾位宣教士擔任監督,幫忙協調爭端。但是接下來的日子,本地同工之間幾乎每隔一個月就有新的衝突,包括教會傳道自己也和同工失和,關係日益惡化。

在此同時,由於難民問題廣受國際關注,這間教會的難民事工收到了許多國外教會資金。然而他們的募款方式相當高調,不但公開在社群網站上列出募款金額,還連結到國外宣教機構的網頁,網頁上有傳道人一家的照片和姓名,這種做法在穆斯林國家是相當不安全的。

由於募款金額相當龐大,許多宣教士都感到很不平安,連國外的奉獻者都來信詢問,為難民購買的這些用品真的這麼貴嗎?但對於這間教會的帳目,我們宣教士完全不知情,只有一兩位本地同工知道教會的財務狀況。我們心中沒有平安和這間教會繼續配搭,開始尋找其他的事工平台,但那時我們尚未打算離開那間教會。

定期禱告會變成批鬥大會
事實上,這間教會所屬的宗派領袖,由於這間教會經常收到國外鉅額奉獻的緣故,多次被國安單位約談。後來政府開始取締這間教會的事工,當教會陷入危機之時,也是本地同工分歧衝突最嚴重的時候。

事發之後幾天,是教會同工定期的禱告會,令我們感到痛心的是,當教會處在危機之中,是最迫切需要來到神面前尋求神、認罪悔改、彼此饒恕的時候,教會傳道和同工不但沒有同心禱告,反而將禱告會變成批鬥大會。

教會同工們必須選邊站,然後教會傳道怪罪我先生和其他宣教士沒有盡到監督的責任,甚至詆毀我們差會的資深同工,也就是那位當初極力鼓勵我們來這間教會服事、為教會盡心盡力的年長宣教士。我們感到心灰意冷,非常受打擊,許多教會同工和宣教士也受到很大的傷害。我想這場屬靈爭戰,撒但是大獲全勝了。

在這個名為禱告會的批鬥大會第二天,我們便搭飛機回台灣探親了,這個行程是半年前就安排好的,當初並不知道教會會發生變故,我想這或許是神的保守。在飛機上,我們感到身心俱疲,像是從戰場上倉皇撤退的士兵。尤其我先生是西方人,尚未熟悉中東人的行事風格,也沒經歷過激烈的教會內鬥,因此他受到的創傷不小。

身心俱疲  如倉皇撤退的士兵
我們花了一段時間休息療傷、等候神。許多弟兄姊妹、差會同工與主任都為我們禱告、關懷鼓勵我們。神持續透過不同的弟兄姊妹以及聚會告訴我們,祂要煉淨我們。「祂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瑪拉基書三章3節)

我們反省自己,當初已經觀察到教會的問題,卻因為不想得罪人,只想息事寧人便隱忍不提,但最後衝突還是爆發了。但也因為這次的教訓,我們對於當地文化有更深刻的理解,學習到寶貴的事奉功課。

我想起來,事發前幾個月,神曾透過一位姊妹在禱告會對我說:「神會為我們開門或關門」,神「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啟示錄三章7節)。那時我們在禱告尋求是否該與這間教會配搭,很明顯的,神把這道門緊緊關上了! 即使得到的答案是負面的,我仍感恩神明確回應了我們的禱告。

體驗曠野中與神親近
我們後來在中東換了教會。有一次,牧師以詩篇六十三篇講道,信息深深感動了我們:「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尋求你,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你,為要見你的能力和你的榮耀。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你。」

那段時間,我們真的覺得自己處在曠野之中,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有位差會的姊妹鼓勵我們,在曠野中往往是與神最親近的時刻。的確如此!我們真實的經歷了神的恩典與慈愛、保守與帶領。

後來神帶領我們到新的事工平台,繼續服事中東難民,我們在新的事工中見證了神的大能與奇妙,被神激勵與建造。感謝神!因祂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