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布斷交,為前線人員打氣代禱】連加恩:政治外交界線 從來無法限制台灣民眾的愛心

連加恩與霖恩小學第一屆學生(圖/連加恩臉書)
連加恩與霖恩小學第一屆學生(圖/連加恩臉書)


【本報記者整理報導】「我們在布國的工作,不會停止,政治和外交的界線,從來就沒有辦法限制台灣民眾的愛心。」中華民國與布吉納法索於五月24日斷交,在布吉納法索設立霖恩小學的連加恩,於五月28日在臉書分享,短短一天已有超過4千次的分享。他邀請大家關心正預備撤離的前線外交、醫療團、技術團人員,幫他們打氣,「至少,我們可以為他們祈禱,讓他們在這個過程全家身心平安。」

連加恩醫師曾於布國當外交替代役

連加恩醫師曾於布國當外交替代役

斷交SOP其實是逃難SOP
以下為連加恩臉書全文:

2018年5月24日布吉納法索宣布和我們中止外交關係,三日後,宣布和中國建交。這其實是第二次斷交。

2001-2005年我在布國的小鎮Koudougou的友誼醫院(那是布國第一次跟我們斷交後,中共蓋的醫院)當外交替代役,後來留下來工作一年。

早在那些年,對駐外醫療團工作的人來說,斷交其實已經有SOP了。我們被告知要準備一個小背包,裡面放護照、美金藏在宿舍房間,團長會確定醫療團最好的那台Toyota Landcruiser隨時油箱加滿,一旦有斷交、或駐地國政局不穩、內戰等情形導致動亂,團裡最棒的當地員工,曾經擔任長途卡車司機的Tamani就會開這台車,帶著團員直奔邊境,逃往Ghana(迦納)。

據說,會有這樣的準備,其他駐外醫療團的前輩流傳下來的經驗,在1998年當中非共和國跟我國斷交時,有暴民闖入醫團洗劫,當地警察聽到是中華民國醫療團的報案電話,當成是亡國之徒,相應不理,團員們躲在建築物的夾層才倖免於難,因此我們的斷交SOP其實是個逃難SOP。

時代在變,這樣的景況並沒有發生在之後斷交的醫療團例如查德、馬拉威、聖多美普林西比。即便如此,對於第一線外交人員來說,斷交對於精神上的煎熬、剝奪感不比被暴民騷擾小。對攜家帶眷的人員來說,他們最重要家當,不是一個背包就可以解決,而且駐外人員對子女最大的愧疚感,來自於沒有辦法給他們穩定的教育環境。想想他們的孩子好不容易孰悉了當地的教育系統,一接到指令,要馬上跟同學們不告而別(因為離開的理由,也許不容易跟同學解釋)。接下來,要在短時間內把行李打包、裝箱、送上貨櫃。在降下國旗,吞下眼淚後,等候部令,新的派令一到,就得繼續前往下個戰場打拼。

恩小學持續 已買地要蓋中學
這幾天,我收到很多媒體的邀訪,記者朋友告訴我,長官要他們問問那個孤兒院(其實我們已經改名為霖恩小學)將來要怎麼辦?因為在美東進修、時差的關係,沒有及時接受採訪,害了很多人沒有辦法完成長官交辦任務,實在抱歉。謝謝大家這麼關心我們的霖恩小學,但,我覺得我們更應該關心在預備撤離的前線外交、醫療團、技術團人員,幫他們打氣。當然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不可能接受訪問或可以跟親友們有很多臉書的互動,至少,我們可以為他們祈禱,讓他們在這個過程全家身心平安。

至於霖恩小學,從2004年開辦至今(照片是當年的第一屆學生),我們有畢業生已經進入大學(路燈下讀書的Lambert,他雖然沒如願讀醫科,但目前攻讀生化系),畢業的學生越來越多,但當地的中學名額有限,因此我們已經買好了地,要幫畢業生興建中學。另外,在教會體系下,對外募款或是開立報稅用捐款證明都有所限制,我們正在這兩個月籌辦協會,也預備在今年年底以前,組團前往參訪。

我們在布國的工作,不會停止,政治和外交的界線,從來就沒有辦法限制台灣民眾的愛心。在這部分,我可以提出很多例子:

在尼日(1996年斷交)鄰近撒哈拉沙漠的一個小鎮Tahoua,有個三、四千個台灣人以個人或家庭的名義透過世展會贊助貧童。

在馬拉威(2008年斷交)有一群屏東基督教醫院派駐的台灣人在斷交後的這十年來,持續地在當地進行跨境愛滋病患相關的公共衛生計畫、醫院資訊系統建置。

在肯亞,這個在政治上對我們最不友善的非洲國家之一(不友善的例子包含:入境落地簽證貼在一張活頁紙上,因為不承認護照;2012年我國農糧署的公糧5000公噸曾經透過世展會捐到肯亞的港口Mombasa,因為政治因素被退貨,只好轉送史瓦帝尼(當時的史瓦濟蘭);2016年的台嫌遣陸案),當台灣民眾在捐贈大量物資幫助飽受沙蚤之苦的肯亞貧民時候,並沒有把這些不愉快的事情當作一個不能行動的理由。

繼續幫國家在外面多交朋友
因為霖恩小學過去十多年的運作,完全沒有使用官方的管道或資源,因此不難推想外交關係的中止對工作沒有影響。真的要考慮短期內問題,我目前只想到持我國護照的人入境布國的簽證問題。參訪團年底前要成行的話,短時間內還不知道入境布國要如何辦理簽證?事實上,在非洲,有國家跟我們斷交後持續給我們免簽禮遇的例子,條件是要我們低調一點,免得那位新來的朋友生氣。

當然,我承認情感上,短時間內很難過關,特別是這兩天跟當地朋友通話,他們都對政治人物的決定感到無奈。想想自己住了三年的醫療團宿舍,雖然後來的團長我已經不認識,但總是覺得有一天回去,還是可以隨時去看看自己的地方,換邦交後,將來要再踏進去,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網路上的朋友有人用乞丐國、忘恩負義的人來形容這個國家。這些情緒,如果有機會聽聽當地人民的感受和反應,也許會緩和一些。事實上,到今天都還有馬拉威的民眾希望我們能夠回去。布國也有民眾在說要用選票讓這個導致斷交的總統下台,好讓我們可以回來。雖然,基於國際現勢,恢復邦交的機會小,但總相信既然我們賺得了一些人心、贏得了一些友情,也許在非洲我們沒有想像的孤單。我們的處境很艱難沒錯,但正因為如此,我們應該繼續幫國家在外面多交一些朋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