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服事路上,她欠我一個道歉?

4020_服事路上,欠你一個道歉?


◎王尹

記得是個連太陽都想罷工的午後,我的腦門爆出一聲尖銳,不肯稍息。大概是前些時日,聖誕話劇排練時產生的爭執,始終是心頭難以消除的痛。雖說教會是個講愛的地方,但人們性格的「天然本真」常不受聖經的管教,在教會同工中,一旦遇有衝突就爆發爭端,也是不可避免。一直以來,我就是如此淡定地看待問題,可這次火苗燒到自己頭上,都要怒髮衝冠了,還真無法冷靜呢!

服事衝突  短兵相接
「她真的很沒品,竟然跟師母告狀,說我不給她聖誕劇的角色演。是她沒來培訓課程,我要怎麼給她安排角色?真是氣人!」

「別生氣啦!她想演就讓她演,反正還來得及排。」

「每次她發脾氣,我們就順著她,這樣會不會讓她永遠不知道自己有錯呢?」

「或許吧!沒想到用愛心說誠實話,還真的很難。」

明明就有怒火,終究還是隱忍下來,壓抑的情緒裡卻沒有「原諒」二字。排演繼續,身為聖誕晚會的籌劃者,我還是給了對方一個角色,心裡的嘀咕沒有人聽見。這豈不是虛構一個和平的景象?這樣的醒悟在事發當下是缺乏的,我總是暗暗的觀察那位姊妹,想著她怎麼可以在教會中如魚得水般左右逢源,明明她有錯在先,我卻成了那個無法包容異己的服事者。

內心委屈  日久澄明
服事路上的爭吵執拗總是發生在「現在」,如果我們願意把時間拉長來看,將時間推延個十年,那被冤屈攪混的水終會澄明,有時還會有驚人的發現;已經沒有氣不氣或恨不恨的問題,而是感慨,用萬千斗量的惆悵。

當年在服事之路上使我感挫折的同工,數年後上了新聞頭條,雖然報導隱逸了部分的名字,照片也遮掩了正臉,我還是從記者不同的敘事角度辨識這位曾經如此熟悉的姊妹,只是這次她不是在以言語傷人,而是用藥毒殺。一條人命讓她用牢獄生活抵償,也許會喚醒她,使她對過往懺悔。

我難過的是,原本同行的人,怎麼會走到如此偏差的路徑?是不是早該在服事的各種窘困中,坦白直言她的問題;並且我能誠心為著不原諒的罪,向神禱告認罪,讓同工不只是事情的合作,而是生命的扶持。

或許這起多年以後的憾事還會發生,但至少我可以如同保羅一般坦蕩:「該守的道,我已守住」,不會只能唏噓,而心有虧欠。

同工情誼  一夕生變
這樣的人際危機,在我的服事之途偶有發生,卻未曾轟轟烈烈,直到成了人妻人母的多年後。那時,自以為在教會服事多年,又不好引發爭端,一定是可以和人同工的最佳人選,就毫不言慚地對邀請我服事的傳道說:「沒問題的,我一定會和大家相處愉快。」哪裡知道,就在同工團隊越來越穩固,福音的果效越發顯明之際,暴風雨來臨。

一個春風和煦的主日午後,同工會上,張姊首先發難,直指我在帶營會時濫用學生資源,任憑自家小孩干擾聚會,總要其他同工或學生前往照看小孩云云。指責語氣越來越強如狂風掃落葉,毫無還手餘地。傳道的臉又青又白,其他同工像是認同發言而鴉雀無聲。

我突然明白,前一日在超市遇見張姊。「太巧了」,我當時開心地這樣想,但她語氣不耐地回應我熱情的招呼,之後又不打招呼自行離去。廿多年的交誼,她一向是個熱心助人的老大姊,我剛懷孕時,她帶魚帶菜來家裡為我備餐,胎兒穩定後就要我去她家用餐,深怕我補不夠。

情誼的一夕生變,竟然是在服事過程讓她看見「真相」:教會講愛,於是就出現了這種予取予求的人。張姊有愛心,也講公義,想必她是用愛心說誠實話,只是話語過激,幾乎算是指控了;尤其是當我發言辯駁:「我承認那次野營活動當中你看到的沒錯,可是為了整個活動,我已經好幾天沒睡飽,營會中累癱了,沒注意小孩,沒想到這對你們來說是困擾。」「你當然沒想到,因為你只看到自己。」

攻擊如大浪席捲了我的聽力,只有止不住的眼淚和無盡的懺悔,這就是落人口實的服事啊!換個角度,我可以坦然自己沒錯,但這番話可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若非此嚴厲的責備,我還真不會馬上修正在服事中過於大而化之的個性。

傷口結痂  走出無形謊言
傳道面對這樣的火爆場面,不知如何收拾,在安慰我的同時,也極力勸服對方細察當中的誤解。

就事論事,或許難以辯解,但是否定一個人的人格,就是對人的傷害。甚至我會忍不住以世界的價值觀想著:如果不在教會服事,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我既沒支薪,還常自掏腰包,更是壓縮工作時間,才得以到教會,如何是個占教會便宜之徒呢?

針對對方所以為的惡,我寫了道歉信,可是,她走了,換了教會。等不到她的回音,連面也不給見,是不是還在生氣?她強力要求我退出服事團隊的次週,就再沒出現在服事崗位上。可惜她不知道我早就安守家居,以子為貴了。她對我的指責,或者我認為的冤枉,就像一道傷口,隨著時間結痂,沒有痛了,只是它一直在。

偶爾我會想起來,服事的路上,得要更加小心,會讓人誤以為圖利的任何小細節,我都要公私分明。偶爾還是會想起來,她,多年的好友,也許再也不會見面;但想告訴她,我會永遠記得她對我的好,這個好,早就像「把愛傳出去」的活動一樣,在接續的服事上,讓一個好,成為數十、甚至數百個好。

在心頭上羈留許久的「她欠我一個道歉」,是另一種不原諒的形式。箴言十九章有言:「作假見證的必不免受罰,吐出謊言的終不能逃脫。」服事上,懸著那顆心,讓我像是個說謊者:「我在教會感受到滿滿的愛,所以你也要來信耶穌喔!」卻沒有服事的滿足和喜樂。我想,我需要走出這無形的謊言,道不道歉不再掛心,只要大家都還在神國路上,也就安心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