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宣教江湖 遇主收刀入鞘

4021_俠女行走宣教的江湖 遇主也要收到入鞘


◎李約

多年前曾經寫過〈黃昏之思〉,在這篇文章裡談論水滸傳的魯智深。這個人物應該是虛構的,可是我一直感覺他有血有肉、真實的存在著。多年來不自覺地在他身上印證自己,想起來覺得很驚訝。

內心認同英雄俠女角色
小學畢業即將進入國中的那個暑假,年近十二歲,我第一次讀到水滸傳的漫畫:魯智深本為經略府提轄,是個軍官,號稱鎮關西,一身武藝甚是了得;卻因為見到賣唱的金家父女被鄭屠欺壓,心生不平,找到賣肉的鄭屠,故意叫了十斤瘦肉十斤肥肉,都要細細切作臊子整他;他們起了口角,魯智深一拳打死了鄭屠,不得不逃亡、削髮入山為僧,一步一步,最後上了梁山落草為寇。

如今回想大人們說:「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實在很有道理。因為年少時期血氣方剛,衝動起來自認是故事裡的英雄好漢,不知會惹出多少事端;青少年時又愛看武俠片:鄭佩佩飾演的金燕子、徐楓在銀幕上飾演俠女,她們身手矯健而伶俐,在陽光淒迷的竹林裡上下翻騰、在暗夜中的客棧裡飛簷走壁。

我不知不覺把魯智深加上金燕子放進自己的靈魂裡,那是成長過程中某個部分的自我認知。卻沒有想到,這種自我認知竟然一輩子在血液裡流竄。

廿多歲那年離家出走,獨自住在郊野一棟無人的大宅,我絲毫不感覺畏懼;年輕時自己一人到彼岸自助旅行,在長途火車裡挺身斥責一群欺負落單之人的大漢,沒有想過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後來好友們對我說:你都不知道,你一出門,天上有多忙碌?可曉得要動員多少天使前前後後保護你?

反覆思想魯智深結局
作者塑造魯智深這樣一個人物,與其他好漢們很不相同:他原本無意出家,只因自己一時衝動犯下殺人之罪,不得不接受命運的安排,削髮剃度,卻完全不能夠融進那個吃齋念佛、坐禪修定的寺觀系統,於是跌跌撞撞地上了梁山,成為殺人放火的和尚。

他外在成為和尚,裡面卻無法改變為清心茹素的誦經者,仍然喝酒吃肉、殺人如麻。這種內外衝突形成一股張力,豈非作者有意刻畫為要呈現某種悲劇性色彩?

近幾年常把魯智深的人生結局放在心裡,反覆思想:書裡寫到他這關西漢子來到浙江,不知道錢塘江有潮信,半夜聞聲只道是戰鼓響,賊人生發,他摸了禪杖又要殺出;寺僧解說這潮信日夜兩番來,不違時刻,並推窗指著潮頭叫他看。

此時他心中頓有所悟,想起從前智真長老對他發出的偈言,最後兩句說的是:聽潮而圓,見信而寂。他自省得既逢潮信、合當圓寂,於是沐浴更衣,寫下幾句話,就此坐化。「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水滸一百零八個好漢,最後個個令人悵然,好結局的沒有幾個。唯獨魯智深因為看得透徹,到頭來,真如了他的願望,得著個囫圇屍首(全屍)。

憑著血氣  行走江湖
這魯智深,常常打敗別人卻戰勝不過自己,擊殺過多少人命,卻掌握不了自己的命。他一路走來,披著和尚的架裟,卻提著禪杖當作武器,與梁山兄弟們拚搏殺出半片血淋淋的天下;一回頭忽然發現,所有爭戰拼鬥、是非成敗不過是一場空。

當錢塘潮信轟然襲來,這莽僧一步跨進江海天地之心,頓時大澈大悟,「今日方知我是我」。走到最後一刻,他認識了自己。只是我不禁感嘆,如此就算是解脫了嗎?單單只認識自己卻不識天命,還是憾然啊!想著他,以及多少如他一樣的人物,嗟嘆不已。如果魯智深能夠遇到耶穌、信靠基督……水滸傳是否會有完全不同的版本?

然而現代女版的魯智深卻有幸遇見基督、又被呼召事奉基督,只是多年來在拓荒宣教之地殺進殺出,憑的仍是一股行走江湖的血氣。好友邵潔曾告訴我:你身上一直配著一把看不見的長劍。

某次我在路上氣急敗壞怒吼一名騎機車蛇行的醉漢,對方竟然嚇得逃竄而去;邵潔回頭望我一眼,不溫不火地對我說了一句話:「你要收刀入鞘!」當下我心頭一凜,如蒙冰雪澆頂,瞬間瞥見內裏那個性烈如火而又驕傲自義的老我。

收刀入鞘  卸下頑強老我
這廿多年辛勤耕耘在偏鄉的禾場上,經歷過多少風雨波折,在屬靈生命的追尋上又曾慘遭過多少次潰敗;如今宋公明已死,吳學究仰天無言,我偃旗收兵退到曠野之地,痛切檢討。這番退隱把自己裏面的認知體系完全打碎又翻新,猛然看見:我不是魯智深,也不是金燕子,我也不是宋江吳用。我不是任何人,我就是我。

越認識基督,就越認識自己。我在主面前自省:這麼多年的拓荒宣教,不自覺隱藏著自以為路見不平就要拔刀出鞘的血氣,常看見別人種種過犯,卻看不見自己的問題。

直到聖靈光照,我俯伏下來認罪,痛切悔改,至終承認攔阻教會復興的最大關鍵,原來就是自己裏面那個堅不可摧的老我。不信基督不靠聖靈,只知動手吃喝醉酒,直到一天葡萄園主返家來…唉!難道要到那時才幡然醒悟,「如今方知我是我?」只怕是為時已晚!

越認識自己,同時也越發認識基督,深深體會到神對我何等憐憫,祂的愛又是何等長闊高深;也更明白為什麼保羅自稱是「罪人中的罪魁」。即使如此,他並沒有停留在自怨自毀的狀態裏,而是不斷「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有為者亦若是!我也應該這樣。保羅對腓立比教會的肢體說:「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我也應當如此。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