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接受安樂死還是要堅持下去?我們的社會文化正在被你決定

4021_安樂死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安樂死在已開發國家有越受歡迎的趨勢。在幾個西歐國家,輔助自殺與安樂死是合法的:如瑞士、比利時、盧森堡和荷蘭。北美多數州屬於非法。紐西蘭的國會與英國地方議會則在爭論中。

這樣的趨勢是種悲劇:一旦安樂死漸漸為人接受,那麼選擇此道者勢必增加,適用的界線也會放寬。根據荷蘭一項歷時數年的研究,因為心理壓力、憂鬱及孤單而選擇自我了結的人增加許多,意即安樂死合法,使得非絕症者選擇自殺的比例上升。

因潛水意外幾乎喪命的瓊妮.厄爾克森(Joni Eareckson Tada)對於攸關生死的抉擇權就有十分深刻的體會。

瓊妮身兼作家、演講家與殘障人士權益促進者等多種身份。1967年時因潛水意外,讓她留下四肢麻痺的後遺症。經過多年復健後,她成立了瓊妮與好友事工(Joni and Friends),提供有特殊需求的家庭訓練計畫,也協助世界各地的教會受訓。

她曾服務於負責起草民法的國家機關,當時她的夫婿肯(Ken)為公立高中教師。某次她受邀到丈夫的高中演講安樂死的立法議題,那時安樂死在加州尚未合法,只是有許多提案躍躍欲試。肯希望瓊妮和學生聊聊死亡權利的法律內涵。

當瓊妮透露自己受傷後曾陷入絕望時,發現大家竟然對此話題很感興趣。她想讓學生知道,他們的回應與參與,會決定整個社會的面貌。便詢問:「你們覺得,社會在協助人們決定何時有權終結生命時,應該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有好幾個人都舉起手。他們覺得社會應採取行動,幫助這些受傷及瀕死的人;有的學生認為不論治療多困難,都應該堅持下去;有學生則希望,能有辦法可以縮短病人等死的痛苦。

有位學生分享自己母親照顧發展遲緩妹妹的經驗,他認為社會應該要做點什麼來協助沮喪的母親。瓊妮問他:「該怎麼幫呢?」他答道:「我也不太確定,但是社會本來就應該多協助像我媽媽這樣的人。」瓊妮反問這個學生,是否也有做點什麼幫媽媽減輕負擔?例如帶妹妹到戶外玩,或者幫媽媽跑腿採買?如此母親可能不會覺得壓力這麼大…。學生終於微笑回答:「好好好,我知道妳想說什麼了。」

瓊妮認為,社會並不是由一群圍著大圓桌,思考政治趨勢或文化波動的人所組成的團體。人人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每個人的行動、決定都攸關社會。不論做與不做,都會對周遭的人產生漣漪效應。所以,每個人的觀點都非常的重要。

也許有的人面對生命末期,強力支持開放安樂死,或者努力捍衛,要讓心臟繼續搏動直到最後一刻。無論是哪一種決定,請務必了解,我們就如同英國詩人約翰.多恩(John Donne)所說的:人非一座孤島。

我們並非與世隔絕,因此我們的決定和行動,勢必會影響身邊的人,不只是你和家人、同事朋友,醫護人員,還有所有認識你的人。社會中的人際網路是連動的,身在其中的人都會受到影響。當你決定要勇敢對抗病魔,其他人會看到你的勇氣與耐力,他們的道德決心會受到鼓舞。當你決定要揮手放下一切時,他們的道德決心也會被削弱。

換言之,要接受安樂死還是要堅持下去?我們的社會文化正在被你決定。

就如同保羅在羅馬書十四章7-8節所言:「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新譯本)

(資料來源:The Gospel Coalition ; USATODAY)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