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療護vs.安樂死的不同】每個人的生命課題:預先設想生命品質、餘生,應該如何被對待?

安寧療護與安樂死有何不同
安寧療護與安樂死有何不同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安寧療護和安樂死有何不同?當患者病痛得難受,為何不讓對方自行決定安樂死?

台北醫學大學台北癌症中心執行副院長、史懷哲宣道會董事長邱仲峯醫師受訪表示,安寧療護和安樂死,不但完全不一樣,而且是相反方向。「安寧療護」是醫院照顧患者到最後一程,但是絕不「加工」用藥物讓患者提早死亡,但也不會想辦法用插管等延長患者痛苦的時間,所以會協助患者止痛、症狀控制,陪伴安慰患者;「安樂死」則是用人為方式,提早結束患者生命,讓患者不受痛苦。

90%病痛可以控制症狀
「解決症狀痛苦並不難,90%的病痛都可以控制症狀,讓病患滿意;但真正困難的是心理和靈性的痛苦,連醫師都難解決!」邱醫師指出,有些人尋求結束生命,不一定是身體的痛苦,有可能是心理或靈性的痛苦。

有些個案或特例,會讓大眾以為臨終患者都很痛苦;事實上,在安寧病房的病人多是受到很好的照顧,痛苦的不多,多半是身體虛弱。

他表示,「安寧療護」的精神,基本上是反對安樂死,認為生命的長短不是由人決定,安樂死是讓患者自己選擇提早結束生命。全世界推動安寧療護的國家,在醫學界都不贊同安樂死。

最重要的關鍵是:「預先想好自己的生命,包括生命品質、餘生,應該如何被對待是最理想的?」若是到臨終才想時就會很為難,通常越早思考越好。

所以政府才會提出「預立醫療自主計畫」,就是把相關的情形解釋說明,之後每個人可以就自己的理解程度提出看法,譬如「我在末期臨終時,到底要不要插管?放鼻胃管或尿管?…」這些都可以讓當事人先想清楚再做決定,只要做出決定,簽名後就具法定效力,醫院就會遵照個人意願來做。

邱仲峯醫師分享安寧照護與安樂死有何不同(李容珍/攝影)

邱仲峯醫師分享安寧照護與安樂死有何不同(李容珍/攝影)

及早思考 好好活到最後一刻
為何很多患者到最後痛苦不堪,想要做安樂死,甚至想要自殺?邱醫師觀察,很多是沒有先想好上述這些問題,若是及早思考過這些問題,做好心理預備,好好活到最後一刻,就不會遇到這麼大的衝擊,甚至做錯決定。

他指出,政府最近推動「預立醫療自主計畫」,就是為了解決目前「無效醫療」的困境。因為過去很多人沒先想清楚,事先表達個人意願,當人躺在加護病房,照顧他們的醫療團隊不知患者意願如何,而去做一些處置,包括開刀、插管,可能都不是患者所願意的,而是希望活得有品質、有尊嚴。

所以提早讓患者了解,或透過預立醫療決定,更多了解安寧療護的精神,自然會做更好的規畫。邱醫師表示,安寧療護才是符合人性,也是符合基督教信仰精神,因為生命主權在於神!

台灣靈性照護必須急起直追
談到臨終患者的痛苦如何解決?邱醫師表示,死亡時間不是人所能決定,但是安寧療護主張讓病人減輕痛苦,尤其是安寧醫療團隊主要目的就是幫助病人解決痛苦,有尊嚴地走人生最後一程。

痛苦又分身體、心理和靈性的痛苦。他指出,90%的末期疼痛,可以被完全控制,10%控制不太理想,但不是完全沒有效,關鍵在於安寧專業團隊的協助(止痛專家)以及患者能配合用藥,若患者不配合,用藥效果就有限。

即便遇到有些患者對疼痛很敏感,經判定剩下日子不多,在病房仍可以執行「臨終鎮靜」,也就是施行麻醉,這並不影響會提早死亡,只是減輕疼痛。

邱醫師提醒,台灣的安寧療護水準在全世界排名第六名,勝過日本、韓國,但是台灣較不重視心理和靈性照顧,也是需要急起直追。有些國家即使醫療照顧不如台灣,但卻提供很好的心理和靈性照顧,讓臨終的人仍感到很滿足,因為有些人的身體病痛問題可能是來自心理和靈性。

目前政府國健署也規定每家醫院安寧病房要有心理師,並且鼓勵設有心靈關懷師,透過政策引導推動。

教會社區服事 需要學習靈性照護
本身也是史懷哲宣道會董事長的邱醫師提到,近年來教會開始看重社會及社區的需要,教會要進入社會,成為社會幫助,很多教會投入社區發展,也訓練志工到醫院陪伴病患。

史懷哲宣道會目前培訓的靈性關懷師約有五千多人。靈性照護是一門專門的技術和學問,不是天生就會,需要練習、學習,有信仰背景會更容易進入。邱醫師鼓勵教會若要關心病患或臨終病人,一定要推動弟兄姊妹學習靈性照護。目前有十多間教會和史懷哲宣道會合作推動,尤其教會不會忌諱談生死的問題,透過靈性關懷,讓人的生命被照顧,更是分享福音的機會。

2016年第一屆基督教暨天主教靈性關懷師授證感恩禮拜

2016年第一屆基督教暨天主教靈性關懷師授證感恩禮拜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