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旅拾光》夢中國度

4022_夢中國度


◎童貴珊(磐頂教會師母)

我出生於赤道島嶼,小時候唱的童謠兒歌,離不開橡膠椰林的荒野蒼莽,再配一口海風熱浪的鹹味,偶爾還有難以抗拒的榴蓮香,漫溢至遠處。

或許熱久了,第一次看到白雪覆蓋的瑞士明信片時,我打從心底裡發出驚呼,心旌搖蕩。於是從國中開始,我一心夢想著到這個寧謐優美、猶若童話仙境的歐洲小國深造。但那終究是一場不敵現實的美夢。

踏上青春年少嚮往的仙境
十九歲第一次離家時,我從一個赤道島國遠行千里到另一個豐饒島國深造。那年十二月,我在台北多雨潮濕的木柵宿舍裡,領略了生平第一次濕冷的凜冽寒冬,一針寒噤直入心脾。打著哆嗦,我心想,或許林葉婆娑的熱帶,還是比較適合我。

然而,時隔卅年後,當我們的車子沿著阿爾卑斯山一路從法國邊界進入瑞士時,一份終能親臨夢想國度的如願以償,仍令我激動莫名。

秋末初冬,繁花雖落盡,綠意仍未退,山區淡抹一片薄雪,車子隨著起伏蜿蜒的山谷,緩緩地曲折前行。瑞士的山、綠地平原和別具特色的房子,又渾樸又壯闊,如果能住在這樣一個迷人國度裡,不論她怎麼冷酷蕭瑟,都能輕易被原諒。

我們選定一家坐落於薩斯格倫德(Saas Grund)的山間民宿入住。出發時,才發現那是個沒有地址,只標示郵遞區號的小鎮,唯一具體的線索,是民宿的名稱。幾經轉折,好不容易打聽到遊客中心,報上民宿名稱時,員工隨即在地圖上畫了個標示,那肯定是個大家彼此熟絡到誰家有幾隻貓狗都瞭若指掌的地方。

日動影移  風吹草低見牛羊
一切就定位後,我走出戶外,這才發現,這個被譽為「瑞士的遠足旅行明珠」的淳樸小鎮,是個被群山環繞的山谷。我靜觀遠處山巒,日動影移的身姿,別有一番靈動。

咫尺之遙的平原上,有掛著大鈴鐺的牛隻低頭吃草,遠處有牲口歸欄的蹄聲,一幅風吹草低見牛羊的野樸景致,看得我醉心不已。

隔天一早,我們搭乘免費纜車,到海拔兩千多公尺的高山。這個位於瑞士南部的小鎮,是冬季時的滑雪勝地,但我們抵達的深秋時分,仍未見遊客蹤跡,只有零星幾位登山客,與前幾天在人滿為患的旅遊勝地馬特洪峰相較,這裡少了喧囂聒噪的熱鬧,沉靜的不可思議。

我們一家三口安然自在地各自尋找樂子,孩子來來回回地玩著輪胎纜繩,我則徑自走向湖泊旁,隨著丘陵起伏的山路曲徑慢慢散步;即使走遠了也不怕,只要回過頭呼叫一聲,便能劃破寧謐的日空,聽見彼此的回應。

短暫浪漫終不敵深刻關係  
早晨的陽光熾烈耀眼,仿若初春,天地驚蟄。我站在湖邊的高處眺望山底,除了一聲浩歎,我發現自己無法用任何單薄的詞彙來形容眼前所見一切,彷彿一說便俗了;或許,最美的景致,只能存放心底。

準備離去前,或許我本能地將自己視為過客,也或許那份如願以償的美好已稍稍安慰了我長久以來的缺憾,我發現自己毫無不捨之情,反倒思念起台灣的種種。

我其實心知肚明,我若在此世外桃源住久了,或許最終也會愛到人的盡頭,甚至有一天赫然發現,所有的努力與保存,不過是費力支撐著的短暫浪漫或深情片刻。

從我出生與成長的赤道島國到台灣,從安身立命的台灣再到這個陌生而美麗的夢中國度,我發現,不論外在如何美好,始終不敵一份深刻的關係與情感的連結,人與人如此,人與土地亦然。

在此前提下,原來的台灣異鄉,終成我的故鄉;如果把關係拉得更深遠一點,有一天,當我們終於要卸下世間客旅的身份時,所有的故鄉,再度轉瞬成為異鄉,我們會為了嚮往那更美的永恆家鄉,而載欣載奔地前往赴約嗎?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